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83章 入微传说

第83章 入微传说

        该讲的,金道远都已经讲完。

        这几头小妖能不能躲过这场杀劫,全看他们的造化。

        “有关东涯祭的事宜,照此议定!雨过庭与玄悲随本王前往龙门,取回牌坊,余者在此等候滴血蜗与冬眠鲛。”

        他离了座椅,往殿外走,途径袁河身侧时忽然停住,最后叮嘱:

        “龙吸阵的千里目是一头修罗尸,他有妖师境的修为,才从清水国逃过来,携带有圆圆前辈的口谕,你快去偏殿见他罢。”

        “是,陛下!”

        袁河能得到一个龙吸阵的阵位,本以为是梅婠嚷求金道远的结果,骤一听闻清水国来了一尊妖师,他想法立刻就变了,这其中恐怕牵涉到两位妖王的交易,是圆圆老祖说服了金道远,而非梅婠。

        等金道远领着雨过庭与玄悲出了大殿,袁河才绕去了偏殿。

        这座望梅宫是他亲自督建,偏殿的走廊上有不少半化形的蛙族侍女,全都认识他,把他引到了修罗尸的寝宫。

        修罗族,是在冥域内天然孕育出来的族群,属于尸鬼生灵的王族血统之一,因其根脚与僵尸族类似,因此被称为修罗尸,东涯洲疆域最大的冥域在积雷大泽,他们多在这座古泽内栖居,青黎长河罕有他们的踪迹。

        袁河并不记得清水国存在修罗族,更何况是妖师级别的强者。

        见面之前,他怀疑对方的身份作假。

        但是见面之后,疑虑很快就打消了。

        “我名云克邪!自幼长在积雷大泽,十年前遭遇月蛮人的追杀,我姐云克殇带着我逃到青黎长河,投靠到圆圆大王麾下!当时我仍是一头尸将,近年才渡过脱壳雷劫,加冕了妖师!”

        云克邪双目闪着银光,他的天赋显然是体现在妖目上,尸族根脚稀奇古怪,铁躯、地遁、飞僵、灵目,各种神通都能使。

        修罗尸普遍修炼妖目,云克邪也不例外,他面容白净,看去像是俗世里的文弱书生,也有书生的傲气。

        他端坐一副青椅上,面无表情审视站在面前的袁河,一边讲述自己的来历:

        “我姐与我在积雷大泽找到一件猿族至宝,依仗此宝才被圆圆大王收留,那一年过后,你被圆圆大王驱逐,撵到了金乌国!临行之前,她对我讲了驱逐你的缘故,并让我问问你,她传授给你的神通是否修炼成功了?”

        话里所指的神通应该是《万象镇劫身》。

        但袁河想不明白,圆圆老祖为什么派遣一头修罗尸来问话,而不是猿族嫡系?

        云克邪见他脸色有异,解释了一句:“清水国已经被封锁,任何一头猿族都别想逃脱,她只能委托我!从清水到金乌要途径枭魂山水域,我的根脚才能畅通无阻!况且撵你走,多少与我有点关系,所以让我来找你,再合适不过!”

        云克邪也有点想不通,猿猴族的性情以火爆著称,他本以为只要见了面,可以轻松把袁河的心里话套出来,想不到却是打错了算盘。

        “那神通尚未炼成,我资质足够,但是缺少时间。”袁河有把握在三年内修成‘吸星斗云’,但是大祭临头,别说是三年,恐怕三个月都不会有。

        “此言当真?”云克邪略有喜色,旋即又敛住:“你放心,东涯大祭的祭杀,十余年后才会降临青黎长河,你还有充足的时间修炼神通。”

        “你怎么知道祭杀选在何时?”袁河觉得他是信口开河,金乌妖王都不清楚‘祭杀日’,妖师更加不可能获悉。

        “当年我与我姐找到的那柄猿族至宝,叫做‘无花珠’,上古时代月蛮道庭专门为无花圣祖开了一场东涯大祭,试图祭死她,但是被她毫发无损躲了过去,正是依靠这颗宝珠!同时还有她遗留的手札,上面记载了她推演的东涯祭情况!”云克邪情知他不会信,全盘给他解释:

        “无花珠只有灵耳猿族才能使用,早在我与我姐上贡这颗宝珠时,圆圆大王已经在研究东涯大祭,她收藏有一道避祭神通,特别交给你修炼,并把你撵到金乌栖居,好让你攀上雨过庭的交情!此次大祭开启,派遣我前来寻你,帮助你躲避东涯大祭,我本身也是逆古血脉,帮你就是帮我,这点你大可安心!”

        这番话真真假假,袁河半信半疑。

        “那你是如何说服金乌王的?身为清水国的妖师,他不会轻易让你我进入龙吸阵!”他必须问清楚。

        “当然是依靠无花珠!”云克邪托出一颗圆珠,一半珠体是空气,另一半珠体封印着稠密绿液:“你把妖气注入进去,能够让肉身入微,入微一刻,东涯大祭的祭杀立刻失效!

        但是入微有限制,最多坚持一炷香,肉身就要恢复原状,祭杀会继续降临,而且珠内的绿液用一次少一次!圆圆大王说,最多使用三五次,这颗宝珠就要报废,不过足够我们配合龙吸阵逃避东涯大祭了,如果途中我们的瞬移被阻断,‘无花珠’就是我们的救命稻草!因为这件宝物,金乌王才同意你我入阵!”

        “圆圆大王她……”袁河迟疑着问:“她为什么不留给自己使用?”

        “无论有没有这场大劫,月蛮道庭都要拿她献祭!所以她避不避,都无关紧要,她目的是安排你们这些孩儿逃亡!”云克邪轻叹:

        “她活不长了!东涯大祭结束,就是她寿终之时,你往后再也见不着她!”

        他语气似乎透着同劫相连的无奈。

        袁河曾听庞赤信讲过,圆圆老祖排在祭品的第一位,她托修罗尸过来帮助自己,也应该是在安排后事。

        想到此处,袁河不自觉被一股伤感入侵心田。

        自他穿越这方世界,始终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任凭大河血雨腥风,诸族混战杀伐,他始终认为与自己没有关联。

        但残杀已经远远超过他的心理底线,处在这样的危险局势里,他绝不可能独善其身。

        他的心境在这一刻也有了大变。

        当初东渡金乌国,寻找《万象镇劫身》真血,他采用的方法不对,‘吸星斗云’极可能对躲避东涯大祭有帮助,但他至今没有练成。

        云克邪等他心情平复,继续说:“她活了这么久的岁月,并没有子嗣留下,却始终牵挂你们这些旁支孩儿,尤其是你,她曾说过,长耳猿族与无花圣祖血出同源,如果你成功逃到小藏冰河,她叫你无论如何要去一趟积雷大泽,前去寻找无花圣祖的衣钵,这颗‘无花珠’能够帮助你进入无花圣祖的真正洞府里!”

        “衣钵?”袁河浮现一丝自嘲:“即使有龙吸阵保护,有无花珠入微,大祭之下,存活率也极其渺茫,我未必能平安抵达小藏冰河。”

        “你讲的对,但你不能放弃希望!圆圆大王相信你能避祭成功,你自己更要有信心!当年无花圣祖陨落后,衣钵从此失传,传言就在无花洞府内。

        无花洞府肯定是位于‘无花宫’,那座宫殿早被月蛮修士给封印,成为月蛮门徒的寻宝地,数万年来,他们一代代的门徒,在无花宫内掘地三尺的搜索,始终没有发现无花圣祖的真正衣钵。

        我修罗族世代居住积雷大泽,历次无花宫开启,也会进入宫中寻宝,包括各地的妖族,同样派遣小妖去过,整个东涯洲修士全在惦记无花衣钵,可是谁也找不到,圆圆大王判断无花洞府被施法入微了。

        所以袁河,只要你避祭成功,就能依靠无花宝珠找到无花衣钵!有了这份衣钵,这方天地会任你纵横,你也能给历代惨死的猿族前辈报仇雪恨!”

        云克邪言尽于此,弹指把‘无花珠’交给袁河,让他尽快祭炼。

        这颗宝珠刚刚触手,昔年袁小青上贡的入微号角即刻有了感应,两者之间像是存在某种联系。

        袁河自是颇多吃惊,他忍不住联想,既然号角与无花珠产生感应,那入微神通应该源自一体,号角能让入微永久持续,无花珠能让活物变小,两者结合的话,是不是就能让自己的肉身永久入微了?

        心里涌出滔天大浪,面上却不动声色,袁河把无花珠收入囊中,出言告辞,准备返回栖侠洞找袁小青详细打听号角来历。

        谁知云克邪却说:“今后都不要外出,安安心心跟在我身边,只管修炼圆圆大王传授给你的神通妖术。”

        “我有几个徒儿在栖侠洞,要回去安置一番。”袁河抬了抬左脚:“我有金遁靴护身,瞬移到栖侠洞不过是眨眼之间,来回用不了多长时间。”

        云克邪沉吟起来,金乌王前去拆取龙门牌坊,龙吸阵一时半刻布置不出来,等到法阵建成,再约束袁河的行为也不迟,便点头同意。

        随手抛给袁河一块银玉:“如果途中遇见危险,捏碎这玉符,我会即刻赶到你身边,切记快去快回!”

        袁河拱手告退。

        下了望梅山,他反反复复回忆与云克邪的对话,总感觉这头修罗尸的身份诡异难测,不应该信任,但他偏偏找不出任何怀疑的破绽。

        “不管此妖与圆圆老祖如何认识、接触、托付,他身怀逆古血脉,寻求避祭之法肯定是真实的,这点毋庸置疑。”

        袁河决定先把云克邪抛之脑后,在祭杀日降临前,暂时不用防备他,搞清号角入微的秘密才是他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