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81章 吸星

第81章 吸星

        半个月后。

        金乌王金道远终于驾临望梅水府。

        又过三天,等国中最具权势的妖修全部聚齐,袁河才如愿与金道远见了面。

        这是一场气氛凝重的宴会。

        金道远端坐在主位上,两侧各有十把妖师座椅,椅子后边站着各自心腹。

        梅婠排在末席,袁河位于她身后。

        “有关东涯大祭,除了雨过庭与玄悲,余者尽可安心,此祭落不到你们头上,你们的当务之急是给本王迎千五劫做准备。”

        他打扮颇为华贵,戴有长冠,穿着锦袍,却是面如金纸,初看就像患有大病的垂危老者,实质上这是金乌真火散发的颜色,看他样貌普通丑陋,讲话却洪亮有力,妖目顾盼间威严自生,让群妖敬畏犹如神明。

        大殿中的妖师们正襟危坐,提不起半点冒犯念头。

        妖将们纷纷垂首,静如石像,根本不敢与金道远对视,连喘息也在极力克制,生怕弄出半点声响。

        袁河是唯一妖卒,也在耷拉着脑袋,自打宴会开始后,始终支着耳朵倾听金道远的声音,专注了解东涯大祭的情况。

        “东涯祭只要逆古血,青黎长河虽大,身怀这种血脉的水族却不多,但你们且不可侥幸安逸,即使逆古血被杀绝,只要妖族还在,世代繁衍中,这种血脉就不会终止在我们子孙体内流淌,东涯祭不会停止,月蛮道庭不覆灭,他们会恒久祭祀下去!”

        这是在说,水族的任何一支子孙将来都有可能重新唤醒逆古血。

        妖师们全都憋着一股邪火,忍不住吵囔:

        “他们能祭我们,我们也能杀他们,大河水族就该联手结盟,尽出妖军,前去攻打月蛮道庭!”

        “纵然打不破,也能拔除他们安插在大河两岸的钉子!”

        “其实我们也可以远遁深海,不在东涯洲栖居,看他们去哪里找祭品!”

        “海中的庞然大物不知有多少,随便翻一翻身子就能压碎我们的妖国,吸口气能把我们尽数吞到肚子里,那些东西无情无欲,无仇无恩,无思无念,才不管什么族群同道,危险比人贼还要大,海中去不得!”

        “那该怎么办,难道干等着人贼把我们当祭品,一代代捕杀下去?”

        “咱妖族数量这么多,早晚会有圣者君临,振臂一呼,扫荡群贼,就像当年的无花圣祖一样!”

        “无花圣祖……她死的有多惨,你不该忘记!”

        吵到这里,妖师们登时偃旗息鼓,大殿重归于安静。

        这种争吵毫无意义,现今是在商量东涯大祭,扯那么远做什么。

        金道远绕回正题:“先解决眼前的难关!吾国身怀逆古血的妖师有两位,将卒有多少,不需要理会,消息也不用告知他们,且让他们安安乐乐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

        他望了望雨过庭与玄悲:“现在本王告诉你们躲避东涯祭的法子,这办法来自大厦古王,大河诸王中,他唯一亲身经历过东涯祭,曾经使用龙吸阵帮助祭品躲过祭杀,当时共有五大妖师主阵,但是死了四个,只有一个得以存活,所以这方法存在极高风险,你们能否躲过来,全看你们的造化。”

        言罢甩了甩衣袖,送出了龙吸阵图。

        “陛下,这法阵必须使用龙门牌坊才能布置出来吗?”雨过庭骤然听闻这么强烈的灾难,无法静下心来。

        自望梅开国时起,截止现在,三海族只出了她一位妖师,诸族传承尽数断层,她也是最近才获悉东涯大祭的情况,仔细观摩龙吸阵图,她发现这是一套依托龙门牌坊建立的奇阵,需要一妖坐镇龙首,七妖坐镇龙柱,集合八妖之力才能成功。

        她脸上愁绪更浓:“那牌坊连着地脉,我妖力有限,拔不出来。”她在考虑这么做值不值,如果拆了牌坊,她仍旧难逃一死,那还不如不拆!

        “本王会助你一臂之力。”金道远不止提供躲祭办法,也负责调停属下们的关系:“龙门牌坊世代庇佑三海遗民,今次一旦拔除,灾祸恐怕会频发,玄悲已经上禀本王,愿意让龟族与三海遗民互换栖居水域,擎天水府临着王宫,三海遗民可以尽数搬迁过去。”

        玄悲作为两大逆古血妖师,早就料到雨过庭会犹豫,于是提出这个建议,先免了雨过庭的后顾之忧,她才会痛快拆牌坊。

        雨过庭朝玄悲望了一眼,这头玄武作了这么大让步,她根本无法拒绝,点头道:“有陛下支援,拆出牌坊该是轻而易举!还请陛下言明,使用牌坊把龙吸阵布置出来,待在阵中就能躲避大祭了吗?这法阵的威能只有‘吸星之力’,迟缓东涯大祭的祭杀,却根本不能抵御啊!”

        听见‘吸星’两个字,袁河猛的睁大双眼,《万象镇劫身》的第一重神通就是‘吸星斗云’,两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

        金道远知她有疑惑,详细介绍道:“本王先说东涯大祭的运转法则,目前大祭已经开启,先给祭品种了三层枷锁,第一层是血气锁,第二层是生机锁,第三层是方位锁,这三锁无法打破,只能躲避!

        所以龙吸阵内,必须要有一位天赋遮蔽血气的逆古妖,你族有一支滴血蜗,一定要入阵不可,还要有一位天赋遮蔽生机的逆古妖,你族有一支冬眠鲛,也非得入阵,最后是躲避方位锁,这是你的天赋,金遁瞬移术能够干扰东涯祭的捕捉!”

        大河里水族无数,具备躲避三锁的根脚有很多,但逆古血脉却少的可怜,只能在三海族里才能找到。

        雨过庭一听登时有点眩晕:“滴血蜗与冬眠鲛都已经灭绝,陛下,我找不到他们入阵!”

        “混血也没有吗?”金道远语气生冷,如果连混血也已经绝种,那雨过庭绝对是自食恶果。

        雨过庭旋即朝身后的蓝峰挥挥手:“你立刻去寻找弃民,六年前他们分散入驻了各路水府,还有一批迁居枭魂山,统统带回来!”

        玄悲随之打了手势,示意一头龟将:“陪他去找。”

        除了玄悲,在场群妖的目光都有些嘲弄,但雨过庭一概无视,追问金道远:“假如找不到混血,是不是就布阵失败了?”

        “不!本王还有备用之策!逆古血脉是最佳的布阵选择,因为它们能把阵中的八妖尽数藏匿起来,如果缺少,那就只能使用法宝,但法宝漏洞太大,东涯祭阵能感应出来!”金道远最后才说道龙吸阵的‘吸星’作用。

        他先叹息了一句,才道:“东涯大祭先把祭品锁住,然后分批祭杀,在祭杀来临之前,你们只能等待!逃脱的唯一机会是在‘祭杀日’,但是这一天到来时,谁也察觉不到,祭杀之力无影无形,偏又强如天劫,一旦降在身上,瞬时就死,即使你们藏匿了血气与生机,但方位躲不过,不等你们施展瞬移,就要被杀死!

        ‘龙吸阵’可以感应与迟缓祭杀之力,给你们瞬移赢得时间!但你们瞬移一次,祭杀之力重新降临一次,当年大夏国的五大妖师,他们瞬移了几十万里,耗尽了龙吸阵的‘吸星’灵性,最终四人被杀,活着的那位本来也要死,但东涯祭恰在杀他之前落下帷幕!”

        这与东涯大祭的运转法则有关,‘祭杀日’的时间是固定的,熬过去就能继续活,熬不过去就要成为血淋淋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