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75章 撤离

第75章 撤离

        九峰迷凰阵横跨一里方圆的水域,这距离对于金丹修士来说本可以忽略不计,随便一次御剑就能遁飞一圈,但庞赤信想冲到袁河面前,却一点不容易,层层都是封锁,步步都有阻拦。

        阵中有近千头小喽啰,它们吃光庞赤信的尸体,立刻环游于广寒剑阵外边,金鞘剑脱困而出以后,首先要冲破小喽啰的封锁线,更何况还有八大妖将联手施法,妖气凝结为墙,有效迟缓了飞剑遁速,庞赤信每行一步都倍感吃力。

        妖族的数量优势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是一场蚂蚁吞噬大象的战斗。

        单独挑出任何一头水妖,都绝非庞赤信对手,但只要把水妖组织起来,妖力汇为一体,金丹修士的败亡就显得轻而易举。

        只要途中不出乱子,严格执行袁河的命令,庞赤信将在劫难逃。

        可惜天下之事,不如意者常八九。

        梅婠被剑鞘镇住,担心重蹈凰蛊附身的覆辙,惊慌大喊:“袁河,快过来救我。”

        “娘娘你不用担心,那剑阵伤不了你,老道士肉身已经被毁,他法力坚持不了太久,很快他的剑阵就要不攻自破。”袁河眉头轻皱,这头妖师本来是己方的最强杀招,凰蛊脱体一刻,就该尝试毁掉庞赤信的神魂,她具备绝杀之力,可她偏偏没有反击报复的念头,只顾待在原地感叹着劫后余生,结果让剑阵给困住。

        但袁河并没有埋怨什么,如果妖族都是老奸巨猾之辈,以他们远超人族的庞大数量,早就统御这方天地了,苍天对待万族万灵都很公道,妖族都有恒久寿命,也有无数族群,天赋更是出类拔萃,却在灵智上存在先天缺陷,这也是他们衰败的原因。

        “你先救我脱困,让我来对付他的残剑,一招就能灭了他!”梅婠显然是受到银袍青年的惊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非要尽快脱身不可,但她见袁河违抗自己命令,又朝梅哈儿喊道:“哈儿、力霆,你们过来,给本宫咬断这些剑丝!”

        这两头妖将碰巧位于袁河的左右方,闻言有些迟疑,都没有自己的主见:“贤弟,要不先救娘娘?”

        “袁主事,娘娘是大天师,言出法随,违拗她是要受罚的!”

        “要罚也罚我一个,你们务必守好峰阵,老道士已经穷途末路,再坚持一会儿他就要魂飞魄散,这是关键时刻,你们千万不要走神!”袁河心头涌出一股不妙预感,梅婠非但帮不上忙,还有可能拖后腿。

        果不其然,庞赤信的飞剑迟迟攻不到袁河跟前,原本已经有了莫大忧虑,再这么磨下去,不等他夺舍袁河,金丹法力却要先一步耗空。

        他也根本没有想过猛攻梅婠,妖师神通可以力敌金丹修士,他现在肉身不存,勉强困住梅婠,在他看来已经是侥幸之极,谁知他听了梅婠言辞才赫然发现,在场这一千头妖怪里,最大漏洞竟然出在妖师身上。

        那还等什么?

        金鞘剑立刻调转方向,对准蛙躯斩了过去,如果他早些弄清楚其中关系,绝对不会自毁剑鞘,他一定不惜代价先攻击梅婠,迫使主持法阵的八头妖将前来支援,那么九峰迷凰阵就能不打自溃。

        梅婠一见庞赤信来袭,祭出望梅珠拦截,这颗遗珠妖力奇大,但是面对已经有了拼命之心的庞赤信,开始节节败退。

        ‘噗!’

        梅婠防线被突破,头颅被斩了一剑,她顿时尖叫起来:“哈儿……”

        梅哈儿见不得老祖受伤,一步跳下三生玉峰。

        到此时,八将去其一,九峰迷凰阵的封锁之力开始减弱。

        “猿老爷,七头妖将主阵也无妨,照样能够困住老道士,你可不要跑!”本来夜翼王孙建议袁河撤离,跑的越远越好,但那是银袍青年未死前的局势,现在已经大不一样,袁河承诺不杀他,他要牢牢抱住袁河的粗大腿,如果袁河一走,梅婠与其它妖将非要把他打成肉酱不可。

        谁知他尚未说完话,扭头一看,袁河已经不知所踪。

        阵法绝对不能继续主持,梅哈儿跳下玉峰一刻,围攻局面已经被瓦解。

        袁河完全可以预见到,庞赤信不会杀掉梅哈儿,反而会擒拿折磨,然后各个击破,牛力霆身为望梅水府的统领,不可能坐视不管,下一个跳峰的就是牛力霆。

        既然法阵早晚会破,继续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

        袁河一走,庞赤信在同一时间遁剑挪移,直接升空冲出了河面。

        “这猴儿身上藏有异宝,能干扰老夫神念,在水中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但只要老夫贴着河面,居高临下就能锁定他的方位!”

        此时岸上道门针对巫凰族的狙击战已经快要落下帷幕,有能力逃入大河的巫凰人都已经入河,金乌国丞相文天礼、元帅钱中舟、龙门府主雨过庭正在北部的边荒水域实施大清剿行动。

        如果袁河向北撤离,他的处境最安全,但他并不知道水族大军已经集结,他认为只有龙门水府参与了拦截战,在他的判断里,连梅婠都被镇压,雨过庭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他选择了南行的方向。

        早在他答应梅哈儿护送陆族时,已经提前安排恶不作兄弟与霍烈石,分散潜伏在边境线上,他提前布置了两层陷阱,准备把庞赤信引过去,即使老道士再奸诈,也肯定料不到袁河留了这一手。

        这是一次撤离行动,绝非逃亡,袁河有把握干掉这一位失去肉身的金丹修士,磨也能磨死。

        当然,假如袁河能够依靠金遁靴的瞬移之力甩脱庞赤信,那就再好不过,虽说金丹修士的全力追击非同寻常,但袁河拥有筑梦石在身,很容易藏匿水中的游动路线。

        谁知他一路南行了百余里,赫然察觉到庞赤信在河面上如影随形,附骨之疽般紧咬着他不放,他心知肚明,只要他在某一处水域停留片刻,飞剑必然一坠而下。

        当初雨过庭赠送他一双金遁靴,最多只能驱使十余次,他不敢频繁祭动,遁行全靠风骨轮在支撑。

        “且先引诱他一次再说!他剑力释放越多,死的就越快。”

        恶不作兄弟的潜伏地点已经遥遥在望,袁河忽然止步,抬头凝望河面:“下来吧,咱们斗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