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72章 战前

第72章 战前

        梅哈儿盛怒之下,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执意要拿夜翼王孙出气。

        若非袁河眼疾手快,驱使金遁靴转移了夜翼王孙,休想问出布置九峰迷凰阵的办法。

        “梅兄,我知你心里有气,但救娘娘要紧,万万不可冲动。”

        梅哈儿听到袁河劝说,怒火泻了不少,咬牙道:“你带他过来,让他把法阵说出来,如果说的不好,我再杀他,然后去救娘娘。”

        往常时他胆量颇弱,骤一听闻梅婠娘娘的处境,就仿佛大变了性情,已然准备着浴血奋战,赴汤蹈火了,即使袁河撵他走,他也不会避战。

        袁河这才把夜翼王孙拖到群妖面前,警告说:“如果你敢隐瞒半点,死的会很惨,救不出娘娘,下场也一样,你好自为之。”

        根本无须袁河提醒,夜翼王孙就如倒豆子一样尽数招供:“首先要有九座三生玉峰,作为摆阵使用,你们九妖各镇一峰,联合驱使,假如缺了一座,少了一妖,威力无法困住金丹期修士……”

        “放狗屁!俺们天天住在三生玉炼制的城池里,这东西奇怪的很,不能被我水族所用,又该如何驱使九峰?”牛力霆抢着斥骂。

        夜翼王孙缩缩脖子,忙说:“我懂得结阵法门,待我在九峰上画了符咒,你们的妖气就能与九峰产生感应,三生玉能炼制无魂生灵的辟谷丹,蕴含有迷惑之力,只要把这力道释放出来,金丹期修士会被扯入幻阵,心智失控,不过……”

        “不过什么?快说!”群妖齐声催促。

        “但凡是法阵,阵力笼罩的范围都有限制,九峰迷凰阵也一样,这九座山峰相隔的距离不能超过一里,否则阵力不能锁住目标!”夜翼王孙越说越快:

        “如果你们布阵成功,锁住了目标,会造成他的意乱神迷!在这期间,你们不要尝试制服他,否则会导致他的短暂清醒,金丹级别的修士太厉害,抓住一次机会就能反败为胜,同时不要尝试杀他,巫凰族镇压妖奴一律使用凰蛊,法门与道士不同,人在蛊在,人死蛊亡,妖奴也要陨亡!你们最好派遣一妖闯入阵中,找到娘娘大人,施法破了凰蛊,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凰蛊又该如何破?”群妖的思维都有些僵化,早前他们联手对付辟邪霞蚣,黄姵芝不慎被一头凰蛊钻入体内,被袁河使用广寒剑丸驱逐,虽然袁河不曾对他们透露凰蛊的事情,但镇压辟邪霞蚣与镇压梅婠娘娘的人贼都是巫凰族,随便联想一下,就能猜到他们法门一模一样,群妖却硬是想不到一块去。

        夜翼王孙回答说:“吾族从孩童就在研修御蛊之道,我有办法把蛊虫炼化,但是需要时间,我法力低微,想把一位金丹士驯养的蛊虫从妖奴体内摄出来,至少也得三五天才能办到,可是九峰迷凰阵极耗法力,即使你们储备的三生玉多不胜数,以你们斩骨期的妖力,也不能让法阵运转这么久!我建议你们锁住金丹期修士以后,立刻带着娘娘大人逃走,去找你们的妖王陛下,这样的强者一定有能力灭杀蛊虫!”

        “如果我们逃走,法阵该怎么办?万一人贼清醒过来,照样会追击,即使不追,也会驱使蛊虫杀掉娘娘!”

        “对!这办法不能使,你重说一个!”

        “我甘愿留下来御阵,继续迷惑金丹修士,给你们逃亡赢得时间!”夜翼王孙这是要自保,但他是正大光明的阳谋,反正办法提了出来,爱用不用:“如果你们对我不放心,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带着娘娘大人逃走,一路留下监视我!”

        “我觉得可行!”

        “要不,咱就兵分两路?”

        “袁主事,你怎么看?”

        群妖七嘴八舌。

        袁河忽一摆手,制止他们争论,问夜翼王孙:“我刚才没有把局势讲清楚,除了你族妖师与梅婠娘娘,还有一位道门人贼,他是在抓捕你族妖师,你的九峰迷凰阵可以迷惑巫凰族,对道门人贼是否有效果?”

        “啊!竟然还有道士在场!”夜翼王孙大惊失色,如果有金丹期道士在此,那么此战不用打了,几乎不存在胜算,他颤着说:“九峰迷凰阵只迷‘凰’,对道士没有作用的,除非,除非……”

        “你打个屁的结巴!”牛力霆又是抬蹄一脚,旋即传来一股惨叫。

        “莫打,莫打!我说,我这就说!”夜翼王孙赶紧道:“吾父对我讲过,三生玉是使用枭魂石、黄泉泥、玄阴木炼制而成,这三种天地材宝是上古时代炼铸地府的材料之一,传闻地府之中只有鬼尸与无魂生灵能够出入,如果使用真冥法力驱使九峰迷凰阵,可以唤醒一丝地府之气,一旦锁住金丹期的道士,他的神魂与肉身必然分离!”

        他左右望了望群妖:“你们有谁懂得真冥法术吗?即使略懂,我们加起来也法力太少,勉强驱使了九峰迷凰阵,释放的地府之气也一定稀薄的可怜,只能造成金丹道士的短暂失控,如果不能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一击灭杀他的神魂,他势必舍弃吾族老祖与娘娘大人,掉头攻击我们的法阵,金丹道士的雷霆反击极是可怕,我们联手也绝对挡不住!”

        “你说的真冥法术到底是什么?”袁河翻手托出一颗冰块,这是他从黄姵芝体内抽出的黑焰凰蛊,又小施神通,掌心冒蹿一团白色寒焰:“早前你逃到河面时,曾经张口怪叫‘白冥真法’,这种焰法包括在内吗?”

        “原来白冥真法是你所施展!”夜翼王孙直觉心跳加速,眼中尽是恐惧之色,真冥法术专克巫凰血脉,无论觉醒了什么样的翅膀,只要碰上这些法术,神通都要大打折扣:

        “既然你炼成了白冥真法,可以作为主阵者,即使娘娘大人的凰蛊奴印也能逼出来,倒是不需要兵分两路的逃亡了!关键是灭杀金丹道士,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抓不住,我们的下场都会很悲惨!”

        “我这里还有一枚剑丸!”袁河让他认真辨认,其实早前使用惊雷臂把他打落河底时,袁河已经祭出来一次,悬在他头顶威慑,但他对广寒剑气相当陌生:“此剑叫‘广寒剑’,能释放雪花剑气,是否也有真冥之力?”

        “广寒剑丸!”夜翼王孙突地睁大双目,不可思议的说:“真冥六术当中,我们巫凰王族只得了其中四术,独缺广寒术与幽泉术,因为没有道门传承,本以为是失传,想不到还是不曾绝迹。”

        他在巫凰王宫见识过四术,故而认得白冥真法,却对广寒剑气不熟悉:“你有两道真冥之气傍身,注入九峰迷凰阵后,可以迫使金丹道士神魂出窍十个呼吸时间,白冥焰与广寒雪都有诛魂神威,斩杀金丹应该不困难,这一战我们有胜算!但三生玉峰必须是九座,缺一不可,你有这么多玉峰吗?”

        “哼哼!”群妖皆是冷冷发笑。

        袁河不再理会夜翼王孙,召集了群妖,说:“咱们要先出河,在河面上结阵,阵成之后,直接坠入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