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69章 瓮中捉鳖

第69章 瓮中捉鳖

        八大妖将的根脚都不是真灵后裔,听完夜翼王孙的解释,心里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唯独袁河是例外。

        夜翼王孙给不出东涯大祭的准确时间,但袁河仍旧被致命压力所笼罩。

        这种祭祀专以真灵后裔为祭品,袁河根脚应该包括在内,即使他这一族不在其列,但他把那么多真血炼到体内,只要有一种真血满足祭祀需要,他也会在劫难逃。

        当初他研修《万象镇劫身》,本以为占了天大便宜,练成之后能够躲避天劫,就可长生不死,他还曾惊叹过长耳猿族得天独厚的资质,谁知这一切,竟是虚妄的美梦。

        他寿数只有二十几岁,修为处于入门的开灵期,该如何抵御那些活了成千上万年的老怪物们联手主持的屠妖血祭?

        种种思绪在脑中反复胶着,目光越发阴沉。

        夜翼王孙见状,怕他迁怒自己,忙说:“东涯大祭其实是一种血属法阵,只要是法阵,全都存在漏洞,这世间没有完美无瑕的阵法,一旦找了出来,就能躲避过去!”

        天地似穹庐,又何尝不是约束生灵的大阵,但天有口、地有缺,总会残留那么一丝瑕疵。

        袁河盯着他问:“你是在告诉我,你知道如何躲避东涯大祭?”

        “我知道。”夜翼王孙点头:“如果你们答应饶我性命,我就透露给你们!”

        “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格!”袁河冷笑:“况且你区区一介低阶练气士,所知办法也不可信,你说出来,我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等我验证了你的办法之后,如果成功了,我自会放你,假如失败,你照死不误!”

        这么讲,也算公道!但是袁河会遵守承诺吗?

        袁河见他犹犹豫豫,又道:“如果你不说,现在就死!”

        “我说,我说就是!”其实夜翼王孙只是略懂一点,他指指风骨轮:“当初吾父送我这柄宝轮时,曾经顺口提及。

        他说:‘这宝物是采用幽凰风髓炼制出来,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遁行,都能御风不受干扰,而且可以藏匿体内的血脉气息,如果月蛮人使用血祭秘法搜索你,注定要一无所获。’

        我听了以后,一时好奇,问他:‘风骨轮这么厉害,是不是也能躲避东涯大祭?’

        吾父摇头:‘东涯大祭有三锁,锁血脉,锁方位,锁生机!风骨轮只能解开血锁,却解不开生机锁与方位锁,而且这轮子只是法器,品质太低,练气期与玄胎期修士可以拿来解血锁,修为再高一些就要失效了。’”

        袁河听他讲的头头是道,让他细说三锁的情况。

        但他也是一知半解,按照他的意思,东涯大祭一旦启动,在祭阵的笼罩范围内,只要是合适祭品,阵力都能锁定祭品的生机流动、血脉气味、以及准确方位。

        想要躲避血祭,必须让生机消失,血气消失,方位也消失,暴露其中一个,必定会被阵力擒拿。

        袁河听的似懂非懂,生机是生命本源,一旦消失就意味着死亡啊!

        他刚刚想到这里,忽有一股破水之声传入耳中,打断了他的思路。

        扭头北望,河面上石猛与宫维羽的战斗已经落下帷幕。

        宫维羽寡不敌众,虽然格杀四头蛮兵,却丧命于石猛之手。

        那石猛对伏蛟女极有信心,认定夜翼王孙会被轻而易举擒杀,可是过了这么久,却迟迟不见伏蛟女归来,他终于按耐不住,潜入河下寻找。

        袁河判断伏蛟女身上携带有某种感应法器,能让石猛寻获方位,他旋即朝八妖挥挥手:“有敌人追了过来,我们做一个陷阱给他闯!”

        言罢驱使广寒剑丸,把夜翼王孙架了起来。

        行了十几里水域,他们降落在一座地缝深谷的边沿。

        这谷宽度只有三四丈,长度也不过是十余丈,俨然就是天然地牢。

        枭魂山水域到处都是类似地缝,早前潜伏时,袁河已经摸清附近环境,有许多合适的陷阱位置供他选择。

        他先把夜翼王孙与月蛮人镇压在谷底,尔后让梅哈儿与青棘鲛往深谷注入妖毒。

        “这就算完事了?”群妖极不理解,问道:“袁主事,任谁一看,这里就是有埋伏,谁会傻乎乎往深谷里钻?”

        “傻不傻,要看值不值!”袁河说:“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如果人贼不贪心,他就不会往里跳,但假如他一门心思要拿夜翼王族领赏,那么明知深谷里有危险,他也会心甘情愿的拼命!不信的话,咱们等着瞧!”

        如果跳进去,就是瓮中捉鳖,伏击会轻而易举,假如不跳,到时再合力围攻,反正别想逃。

        群妖齐声说:“我们最喜欢看好戏!”

        远远撤离深谷,潜伏在附近水域里等待月蛮统领石猛的到来。

        不多时,石猛驾着战车行驶过来,手里握着一枚乌玉符,这符叫做融灵符,一符有两面,可以分离驱使,真气注入进去,能够感应同伴的位置,此符的品质不算高,在水下使用,只能捕捉百里方圆的符力,但已经足够他追踪到伏蛟女。

        “应该就是这里了!”石猛环顾搜索,很快锁定了伏蛟女的准确位置。

        他的神念顺着前面深谷向下蔓延,下潜不足一里已经到底。

        他赫然发现,谷底有一座洞穴,伏蛟女与两名蛮兵静躺在里边,身上血迹斑斑,分明是毙命多时。

        “到底是谁杀了你?我一定把他挫骨扬灰!”石猛略显愤怒,他与伏蛟女已经并肩作战二三十年,交情莫逆,骤然看见同伴陨亡在此,难免会有报仇之心。

        但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更在乎抓捕夜翼王孙,复仇仅仅排在第二位。

        “我已经告诉你们躲避血祭的办法,你们为什么不守信用!快放我出去!”夜翼王孙陪着三具尸体困在幽暗谷底,身处的洞穴被布置了重重杀机,洞外充斥着妖毒,他已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形如等死,他的承受力原本就差劲,不管不顾大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