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67章 敌在何方

第67章 敌在何方

        这是清晨。

        太阳缓慢爬出天际。

        晨光穿透河水,辐射到一位穿着战铠的女人身上,她眉粗眼大,杀机咄咄,环顾之间凝结一股凶煞之气,一看就是那种久经血火拼杀的宿将。

        其实月蛮人的成长轨迹大多和她类似,自幼就要接受战斗洗礼,其族神通与正统道门大致无二,以练气为根基,寻获强大力量,但他们生来体质有异,流淌有上古真蛮的血脉,法术往往与自身蛮血有关,神通远远超过普通人族,这也导致他们自成一体,道统走上了异端化。

        他们以部落教化传承,权利并非集中在道门,而是蛮国的王庭里,他们尚武好斗,诸部与诸蛮之间时常爆发战争,道门也逃不脱他们的攻伐,但道门掌控着东涯洲最多的疆土与人界,他们无法覆灭,于是改变策略,准许道门前往蛮国开山立派,两族世代联姻,以此达成和睦共处的盟约,并联手缔造月蛮道庭,统御东涯洲。

        但盟约也有限制,除了月蛮与人族,其它异族都要尽数诛灭,这次围剿巫凰人,就是由月蛮诸国发起,道门必须听从号令出面支援。

        而只要牵涉到战争,往往离不开战功的引诱,这位女将不远万里追到青黎长河,执意杀掉夜翼王孙,正是为了拿到蛮国的悬赏。

        算起来,她与石猛是第一波冲到大河的月蛮统领,作为这种前锋悍将,肯定具备非同一般的神通手段,她也自持甚高,七岁开始练气,满二十凝结玄胎成功,同年在故乡的乌獠深潭徒手擒杀一头蛟妖,赢得了伏蛟女的尊誉。

        她眉心浮闪着浪花灵印,这是她结玄胎时唤醒的水蛮图腾,只要入了水,法力非但不会削弱,反而会增强,神念的探测范围也会扩大。

        她此刻正悬浮在青棘鲛注入妖毒的水域里,断定附近曾有水妖出没,却无法锁定踪迹,心里作出两种判断,一是水妖感应到她,吓到逃之夭夭,二是水妖性情奸诈,正在远远潜伏,好伺机猎杀她。

        想到这里,她摸出一根三角战旗,悬在背后,这才祭出灵箭,搭在掌中的弓弦上,目光转向了河面。

        此时石猛与宫维羽的对话尚未结束,那位夜翼王孙见有强敌来袭,再不敢停留片刻,月蛮人善使弓箭,无论他在空中飞的多快多高,都难逃蛮箭的射杀,虽然河下也有杀机,但他脚下有风骨轮保护,总归还有逃脱升天的希望,他咬着牙就要冲入大河。

        谁知不等他坠空落水,河面先有惊变发生,‘嗖!’地射出一道灵光,直扎他的黑翼,他根本没有防备,但是身为夜翼王族,父母把家中宝物一股脑传给他,全身上下已经武装到牙齿。

        灵箭距离黑翼寸许来近,怀中悬挂的玉佩陡然一闪,防御自生,在他双翼上映出一层薄光。

        但是很邪门,灵箭到了跟前,竟是一下溃为绿雾,犹如墨汁泼出来,粘在了双翼表层的薄光上。

        黑翼就此变成了绿翼。

        那位伏蛟女似乎早就料到夜翼王孙的举动,她射出的仅仅是追踪箭,目的是为锁定夜翼王孙入河后的逃亡方位,而非一箭杀他。

        他却被吓的魂不附体,啊!一声,全身忽然脱力,生生摔倒了河水里。

        “扑腾!”

        他入水一刻,战车上的石猛标矢一样掠出去,双掌犹如苍鹰之爪,对准宫维羽脚下急抓。

        “轰!”

        掌力横压,在河面砸出一条庞大水缝,震的宫维羽不得不冲天飞起,刚刚在半空闪了一个身形,十余支连珠灵箭已经射到面前。

        石猛浮在河面,堵着下河之路,四位弓兵合拢周围。

        这一击把他逼在半空,他俯望一看,战车上少了两个人,肯定是入河追踪夜翼王孙,但是这两人都是练气期的小兵卒,如果能抓到王孙呢?石猛只在这儿咬着他,不让他移动半分,如此有持无恐,莫非河下还潜伏有蛮将不成?

        他想通其中关键,不由心急如焚,大喝一声俯冲石猛。

        必须要拼命不可了。

        夜翼王孙却没有想太多,入水后猛施法力,踩着风骨轮疯狂逃命,这两个轮子本来御水就能唤出风力,但翼上绿雾含着奇力,仿佛巨石一样镶在身上,导致他的水速提升不起来。

        也就游出几十丈的距离,又一支灵箭奔袭到后背,他不躲不闪,只顾前冲。

        伏蛟女凝神一看,顿有意外的表情,心想:“这落魄王孙的宝物还真是多!”

        夜翼王孙身外不知何时悬出一颗水晶球,围着他呼呼盘旋,灵箭一至,立刻被水晶球撞飞。

        想要射杀他,不容易办到。

        伏蛟女瞬时收弓,双腿大力一弹,化作一条水浪滑出去,途中肉身急翻,形成狂暴螺旋,沿途水域被她这么一搅,就似发生了狂风大浪,并朝前蔓延,很快就罩住了夜翼王孙。

        他顿觉身体不受控制,受了风浪一打,他止不住在水中摇晃,起先他还能辨认方向,随着风浪不停加速,眩晕的感觉开始出现。

        “碰!”最终抵头撞进了河底污泥里。

        等他吃力翻腾起来,赫然看见,头顶垂落三支灵箭,相互交叉挪移,箭气结成一张灵网,劈头钉在他身上。

        纵然他有水晶球保护,箭气伤不了他,却也无法动弹了,被如此窝囊的生擒活捉,他甚至没有看见敌人的身影,惊恐大喊:“你到底是谁?月蛮人都是你这种藏头缩尾的阴险之徒吗!”

        伏蛟女静静浮在河水当中,对夜翼王孙不答不应,也不去痛下杀手,反而皱着眉头,显露一副凝重之态。

        她刚才全力擒拿夜翼王孙,无法照顾周围的状况,她身后原本跟着两位弓兵,此刻丢了一人,她掀起风浪时察觉到一道电力一闪而过,肯定是有御电水妖叼走了他,至于另一人……

        她眯着眼睛盯着那人的尸体,到底是如何被暗算的?

        “青黎长河的水妖如此凶滑吗?”她极不理解,据她所掌握的情况,悍不畏死的冲锋才是水妖惯用的伎俩,如今它们竟然玩起捉迷藏的游戏,怎不让她疑惑。

        考虑好一会儿,她决定去查看尸体的死因,游了数里远,见尸体坠落于污泥里,却是担忧此人被毒杀,因此不敢触碰,只凝神查看,发现脖颈处开了一个血窟窿。

        “竟然是剑伤?”她略有惊色,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有飞剑遁行,她一定能感应出来,难道使的是无形剑?

        刚刚想到这里,一道冷森血流从伤口内蹿出来,直奔她面门。

        这血流俨然就是长剑状,如此近的距离,她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但她早有防备,身后的战旗瞬时挪移。

        ‘叮!’

        精准挡住了剑尖。

        此地极度危险,她即刻就要脱离尸体的范围,却有两条水藤破泥而出,绕水缠住她的身体,战旗自动护住,变的光芒大盛,映出一团璀璨蓝圈,把肉身保护的无懈可击。

        谁知下一刻,左右两边的水域猛烈摇晃,呼呼着射来两道水流,啪啪的打在蓝圈上,她在水中感应敏锐,是有毒妖在附近偷袭,一妖喂了青棘毒球,另一妖喂了毒蜂针,却摧毁不了她战旗的防御。

        但攻击实在太多,而且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发动,她根本没有抵御的机会,空有一身蛮术却无法施展,只能依仗战旗保护自己。

        毒攻尚未落罢,一柄巨型水叉自头顶坠落,这一击势大力沉,直接震碎了蓝圈,战旗灵性大丧,面前的飞剑见她空门大开,抓住时机长驱直入,一剑贯穿她的脖颈。

        她软绵绵瘫倒下去,眼里残留着浓浓的不甘之色。

        敌人究竟在何方?

        死前连敌人是谁,她竟然都没有弄清楚,遭遇与夜翼王孙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