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66章 狩猎

第66章 狩猎

        听此人讲话,显得极度狂妄,其实非他心中所想,不过是趁着说话期间让同伴探测附近水域的情况,免得打斗起来被水族偷袭。

        这场追杀不是他一个人带队,战车上站着六位练气期的蛮兵,车下还潜伏一位女统领,修为与他一样都是玄胎中期,专修御水蛮术,枭魂山水域没有妖族栖居,即使偶有水妖流窜,也一定躲不开这位女统领的猎杀。

        这是他的判断。

        那位宫维羽想拿话拖住他,好给夜翼王孙逃亡赢得时间,却连女统领的踪迹都感应不到,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如果是在陆地追杀,根本不会有废话,此刻宫维羽与夜翼王孙恐怕都已经被擒杀了。

        大河环境不同,所以出手要谨慎。

        但是再谨慎,谁的地盘,谁才能做主!

        这是袁河此刻的心中所想。

        石猛与宫维羽两伙人遁至这一方水域时,袁河已经飞快清理完战场,收捡辟邪霞蚣的尸体,尔后陪同八大妖将远游而走。

        却没有脱离他灵耳追踪的范围。

        他与八妖潜伏在一处地谷内,一字不差转述石猛与宫维羽的对话,又补充说:“这伙月蛮弓士是什么来历,我不得而知,他们乘坐法器过来,河下还潜伏一人,像是擅长御水神通,却没有追踪到我们,等会儿双方一定会斗起来,我们可以座山观虎斗,趁机来一场袭杀,当然也可以悄悄撤离,就此返回水府,是去还是留,诸位将军尽快商量。”

        袁河主张伏击,最好能生擒一头月蛮人,因为他必须搞清楚‘血祭’是怎么回事,免得将来神不知鬼不觉着了道,被人族悄无声息的祭死!他甚至联想到陆上妖界的覆灭,恐怕也与血祭脱不了关系。

        但如果将军们要跑,他却无法强迫,也只能等返回水府后,去找雨过庭与梅婠打听了。

        早前在岸边,把吴餐阳、白竹、黄念寿送出河面,就算完成任务,本可以返回各自水府,但袁河探听到吴餐阳被镇压,劝说将军们留下,参与伏击。

        霞蚣真血一直没有到手,袁河不愿意空手而归,同时他担忧巫凰族定居枭魂山,将来骚扰栖侠洞,决定先下手为强,能杀一批是一批,否则他只能搬家。

        三大总管愿意听从他的建议,陪同他战斗,各自都有考虑,如果现在回去,他们势必要被派往前线,人族与巫凰族的战斗规模这么烈,两族肯定要大举冲入金乌国,妖师显而易见会亲自出面拦截,水府精兵也会尽出,到时打起来,危险实在太大。

        他们碰巧在外办差,即使延迟回归也不会被问责,他们现在所处的枭魂山水域远离主战场,大可等到战事结束再回去。

        这也算是一种躲避兵役的办法。

        但是谁能想到,躲在妖迹罕至的莽荒地带,竟然能接二连三碰上人贼呢?

        “我觉得必须打他们,而且要照死里打!”蓝峰怒道:“听听他们是怎么讲的,一口一个畜生,浑不把我们水族放在眼里,简直该被千刀万剐!”

        “哎!”李善语露卑色:“咱妖族披麟带角,只要是人,无论是哪一族,都觉得我们根脚低劣,即使化了形,也不配与人族并驾齐驱。”

        他的看法代表着大多数妖族的心声。

        梅哈儿就深以为然,在金乌国他是王子王孙,但是在岸上,人族最鄙视他的族群。

        蓝峰却不在其列,三海族都认为自己的根脚比人族更高贵与显赫:“李总管你何必与人族攀比?咱们活在水里,他们活在陆上,两不相干!谁稀罕与他们并驾齐驱呀!”

        他主意已决:“这些人贼说什么血祭,想把我们杀光杀净,如果不反击,和畜生有什么分别?今天绝对不能让他们活着逃上岸,诸位将军,你们给个痛快话,到底愿不愿意打杀他们?反正我们龙门三将肯定留下!”

        “俺愿意!”避水红睛牛哞哞大叫,他才不管什么根脚,他就是喜欢打仗。

        “我听袁主事的安排,他刚刚救了我一命,他说让打,我就追随,他不让打,我陪他回府。”黄姵芝刚才被蛊虫附身,却没什么大碍,袁河出手极快,助她免了妖躯损伤。

        “于通将军与我有八拜之交,我要多杀几个人贼出气。”这是电鳗满水行在表态,却又说:“但如果李总管不主张打,那就算了,刚才一口气宰了十几人,其实已经够本!”他一切以李善马首是瞻。

        眼下只剩李善与梅哈儿没有发话,他们都是总管,决定非常重要。

        “还是听听袁主事的意见吧,他的灵耳能捕捉人贼的一举一动,而且头脑灵活,善于抓住战机,说实话,我李善在锦绣水府效力这么多年,今天是头一次杀人贼杀的这般舒坦。”李善对袁河越来越倚重,这次能把十几个人贼一网擒杀,袁河功不可没。

        他在锦绣水府时多次围堵入河人贼,单独一人的话,他能够轻易抓住,但只要数量增多,往往擒不全,人贼过于奸猾,如果不顾一切的逃跑,总会有漏网之鱼。

        但袁河的本领打破了李善惯有观念,袁河能让猎杀人贼的行动变的轻而易举,即使河面上有玄胎期高手,他也觉得会有极大胜算。

        “本殿赞同李总管所说,让袁贤弟给咱们出谋划策。”梅哈儿早在六年前已经察觉到袁河的作用,否则他不会亲赴栖侠洞邀请袁河,但如果一直停留枭魂山水域与人贼开战,什么时候才是头?

        等把袁河叫过来,他抢先说:“贤弟,巫凰人一批批逃入大河,这里距离望梅水府的边境非常近,将来免不了会入侵,等收拾了这两伙人贼,咱们要立刻返回水府,我要去王宫禀告这里的情况,让陛下调派重兵把守。”

        “正该如此。”袁河点点头,又对八将说:

        “这两伙人是在搏命厮杀,结局是不死不休,有大把可趁之机!他们一追一逃,只要动上手,兵力一定会分散,我们可以各个击破!我们共有八将一卒,妖力要使在一处,专挑他们落单的时候下手,合力围杀才最痛快!大河是咱们水族的大河,人贼不经请示跳到河里来,那就必须接受我们的狩猎!”

        策略就是围殴,集中妖族的数量优势,痛打落水人。

        “不错!咱妖族的天赋就是狩猎!”八将齐声合一。

        他们没有等待太久,河面的战斗已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