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62章 凰蛊

第62章 凰蛊

        群妖河下商议之际,殊不知岸边战场另有变故发生。

        月影摇摇晃晃垂印在河面上,波光粼粼,映照着一对面容冷峻的少年男女,他们模样类人,却长着一双蝉翼,似风一样在背后忽扇,助他们在半空起降,躲避着飞剑劈砍。

        他们被四个道门修士包围,剑气接天连水,把他们困在其中。

        “这些巫凰人真是难缠,明明法力低微,却比泥鳅还滑溜,飞剑怎么也斩不中他们!”

        “不用担心,他们能坚持到现在,全靠背上双翅,年纪如此幼小,能有多少法力可以使?等他们翅膀扇不动,终究要伏诛在我们剑下。”

        “这翅膀像是与生俱来,全靠力气驱使,与飞禽别无二致,他们到底是人还是妖?”

        “管他们是什么东西,杀了就是!仙盟给他们明码标价,宰一头幼儿也有功德,赏赐不止是精进修为的灵丹,如果杀掉王族血脉,还阳丹也会赐下来!”

        一说到还阳丹,热血直冲这四个修士脑门,让他们斗志更显昂扬。

        那对少年男女处于下风,却也不显气馁,仿佛都是天生的战士,只要还有一息尚存,就绝不束手待毙。

        双方斗的正酣,忽见一条大金蚣破水而出,妖气滚滚外散,贴着河面卷起一层数尺高的浪涛。

        那四个道门修士以为有水妖出河觅食,俱都大惊失色,他们是低阶练气士,抵御不了妖将,再顾不得网中猎物,纷纷御剑远躲。

        少年男女却是未有逃避念头,他们互望一眼,那少年激动说:“这蚣妖的节足上已有雷闪,分明是斩骨后期的大妖,真是天赐良机!小妹,快把咱家祖传的凰蛊取出来,镇了这蚣妖,替咱们灭敌!”

        那少女稍有犹豫:“哥哥,道士已经远遁,咱们逃亡要紧,蚣妖修为虽高,却是陆上妖族,咱们以后要在大河里生活,凰蛊还是留着镇压水妖为好!”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瞻前顾后!”那少男怒斥:“快祭蛊!等蚣妖蹿上河岸,想镇也来不及!”

        那少女咬咬嘴唇,托出一鼎掌上小缸,悬在身前,祭蛊的咒语飞快念出来,背上双翅附了一层幽黑火焰,随着她不断扇翅,黑焰尽数入缸,凌空一转,呼呼飞出三条蚕状火虫,受了她法力驱使,破空扎进了河水里。

        巫凰族道统奇特,虽然也修真气,炼的却是真翼之躯,修为每提升一境,翅上能唤醒莫大神通。

        传说世间曾经诞生过巫族,但是早已灭绝,唯一带有‘巫’标志的典故、遗址、法门统统来自于巫凰族,因此这一族被认为是巫族的一支血脉,却从来不被他们自己承认,虽然他们继承了巫族的养蛊法门。

        蛊,是一种被豢养出来的奴灵,具备变幻莫测的灵奇神通,但是祭炼温养极耗心血,人族从来不使,因为对修为提升没有帮助,除了能斗法之外再无它用。

        巫凰族的寿元与妖族一样漫长,却存在先天缺陷,他们只能修炼冥属真气,其它真气统统炼不出来,即使他们的真翼也带着单一的冥属威力,极容易被道门修士克制,为了弥足这个缺陷,他们从巫族继承了养蛊术。

        蛊灵是被豢养出来的邪恶生灵,为天地所不容,无论神通有多大,必须寄生才能延续生命,一旦脱离了宿主,朝夕即死,而宿主基本都是养蛊人,养蛊人要拿自身寿命来换取蛊灵的长存。

        巫凰族的先祖们为了规避这一法则,另辟蹊径创出了镇妖蛊印,先把奴印镇在蛊灵上,再让蛊灵寄生妖族体内,这样一来,非但有了可供驱使的妖奴,还能释放蛊灵的神通,两全其美。

        但是这种蛊稀少之极,当年镇压紫薇天师的烈水凰蛊是其一,少年男女携带的黑焰凰蛊是其二,他们这头蛊灵是家中老祖的遗物,封印已经种好,如果他们老祖还活着,三蛊合一能镇压妖师,他们修为太低,镇压妖将已经是极限。

        望着蛊灵扑向辟邪霞蚣,那少女难掩紧张情绪:“奶奶死前特别叮嘱我,妖族不修真气,只要让凰蛊附了身,绝对没有挣脱的可能,但人界道门里有六种御冥真法,那是我巫凰族的天敌,这六法施展出来,凰蛊遇之就要被克!”

        那少男努努嘴,责怪妹妹总是患得患失,哼着说:“道门的冥术成千上万,他们也不知道是哪六术克制我们,否则我们逃不到青黎大河,就要被他们杀光!”

        说着,望见辟邪霞蚣已经掠到岸边,三头凰蛊冲河而出,黑针一样扎进了霞云里。

        此时吴餐阳一门心思登岸,根本不作任何防备,他背上的白竹与黄念寿负责警戒,感应到下方有灵气奔袭,忙说:“大哥小心,人贼像是施了暗器!”

        这两妖从未听闻过巫凰族,自然不会知道其族的神通为何,只当他们在偷偷驱使法器。

        “不碍事,打在身上不疼不痒!他们都是人贼的小孩儿,即使摞在一块,围攻我三年,也伤不了我一块蚣甲!”吴餐阳也不重视,毕竟人贼修为实在太低,如果不是为了登岸逃亡,这些小人贼一个也别想活。

        谁知话音刚落,内丹忽然涌出一股灼烧感,蚣头里仿佛燃起熊熊烈火,妖气再也不受控制。

        “啊!”

        惨叫一声,他从半空掉落,半截蚣躯落在水里,另一截摔在岸上,几百头小喽啰被震的隔空翻跟斗,摔向四面八方,顿时哀嚎一片,好在他飞行不高,小喽啰并没有任何伤亡。

        “大哥,你怎么了?”白竹与黄念寿捞着落水孩儿,一边问话,同时要戒备岸边杀机,心情真是五味杂陈,好不容易上了河岸,却是这般狼狈的下场。

        “像是有什么邪灵钻到我体内,镇住了我的内丹。”吴餐阳预感到奴印要在体内生成,大喊:“三妹五弟,你们快带着孩儿们走,我已经控制不了我的妖力,只怕要沦为人奴了!”

        白竹与黄念寿同时扭头,盯住展翅浮空的少年男女,施奴印的人贼必是他们,只需把他们杀掉,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两妖想到了一块去,但妖躯刚刚拔地蹿起,吴餐阳蚣尾一扫,妖气排山倒海,结成一股冲击气流,直把他们震的七零八落。

        蚣头犹如蟒蛇高竖,冷森森凝望他们,双目中升起两团火花,神态已然大变,再无往昔的结义之情。

        少年男女种蛊成功,降落蚣头上:“快转身!追上那四个道士,咬成一堆烂泥巴!”

        自始自终没有看白竹与黄念寿一眼,因为杀掉两妖纯粹是浪费时间,他们的族人全部堵在悬剑桥下,如今有了辟邪霞蚣这一大悍将,他们还要去营救同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