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9章 封岸

第59章 封岸

        “哦,原是如此。”梅哈儿才不管什么梦什么石,反正见宝就要收:“既然是猿猴族的遗物,应该交还给我贤弟。”

        李善总管在旁一听,旋即明白过来,闹了半天是为了索要贡品啊,那他不能继续插手,陆族也给他朝了贡,他若阻拦,肯定会得罪水族同道,当下退到一边儿,任凭梅哈儿捞光陆族藏宝,也打定主意不再吭声。

        “殿下你不开口,我也会让筑梦石物归原主的。”那白竹很识趣,手指弹了下,痛快把石丹送于袁河。

        其实心中极是不舍,她能甩脱人贼追杀,从岸上逃入大河,这颗筑梦石功不可没,人贼入道后都能凝神聚念,这是一门天视地听的神通,专用于探测天地环境,也可以远距离追踪感应妖族,却因为人贼惧怕筑梦石的反制,都不敢散开神念,结果让她成功逃脱。

        不过今时为了疏通水族关系,她毫不犹豫把筑梦石当作贡品献了出来。

        袁河也心安理得的接收,有了贡品才值得出力。

        云猴内丹到了手上,袁河却觉得不对劲,脱口问:“咦?这石丹不是被吞噬修炼过吗,怎么还有如此磅礴的妖气?”

        甚至比紫薇真睛还要强一些,他捡到大宝了。

        “这至少是一位渡过千三大劫妖王的遗丹,但是曾经破碎过,筑梦石仅仅是遗丹的一部分,妖气却也强过妖师。”白竹所说是从祖上流传,真不真,她也不知道,反正往贵了说,好让水族承情。

        袁河常年研究各种妖骸,非常识货,觉得她低估了筑梦石原主的修为:“这遗丹牵涉到吾族前辈,将来肯定要上报大河猿祖圆圆大王知道,还请阁下详细说一说,这筑梦石年限几何?与那渝国筑梦山有什么关系?”

        “这……”白竹难以解答,她祖上是口头相传,只给每一件藏宝草作介绍,她哪知道真实来历呀。

        那头辟邪霞蚣寿数大,接话道:“我们这些陆族世代繁衍于筑梦山脉,此山绵延几千里,常年都有残破梦境流窜,因此而得名,却是不知道缘故,直到发现一批与云梦猕猴有关的遗物,但他究竟活在什么年代,又是什么时候陨掉,谁也不知。”

        他声音老迈,郁郁消沉,百足上已有雷闪,再熬上几十年岁月,就有望冲击妖师境界,论及修为,在场当属他最强。

        但是妖在屋檐下,同样得低头,面对袁河这种小卒子,他也客客气气。

        “你们是世居筑梦山,怎么突然要迁移到北岸呢?”袁河打听不出所以然,开始询问他们的来历。

        “那山中迁来一座道门,拿妖族血祭,留下必死,筑梦山外尽是人界王国,也不会给我们活路,只能渡河寻找领地。”辟邪霞蚣是大统领,不会忘记他的本职责任,又转去梅哈儿等妖,说起场面话:

        “小老妖吴餐阳,今带领陆上六族,共计五百四十七头妖口,冒昧叨扰了贵域,还望诸位大人见谅!哎,我六族共住筑梦山卷云洞,却无端遭了大难,本来洞中有六位妖将,结义为异姓手足,人族修士前来屠戮时,我二妹梅花鹿,四弟裂电貂,六妹青麻蜘尽数被杀!我与三妹、五弟领着他们的孩儿逃了出来,这些孩儿都不识水性,我要庇护他们安危,不能化形见礼,也请诸位大人海涵!”

        他说的凄惨伤感,又有礼有节,让水族同道们听了,无不涌出同情之意。

        “你家二妹是梅花鹿?这种陆族与我梅花蛙是远亲啊!”梅哈儿也被他打动,言语温和不少,抬头往蚣背上张望,真就看到一批梅花小鹿,越看越亲切。

        那白竹见此一幕,旋即从蚣背上飞出,落在梅哈儿等妖面前,盈盈屈身,逐一作揖,且每作一个揖,都有宝物奉上:“即是远亲,我家二姐的遗物自当奉给殿下你!

        素闻牛族同道善使巨力,我这里有一柄重铜锤,从人贼手上缴获所得,还请这位牛大人笑纳!

        龟族同道最喜敛气沉睡,我这里有安神灵果一颗,特意奉给这位龟将军品尝……”

        每一头妖官都拿到了贡品,他们态度转变很快,与白竹称兄道妹,看去好不亲热。

        狐妖普遍知进退、明事理,要不怎么会有‘奸诈如狐’的名声?关键她们媚骨天生,连人贼都能伺候的服服帖帖,何况是呆头妖?

        很快,妖怪们就开始亲如一家。

        顺利放行!

        快活护送!

        梅哈儿大手一挥,点齐三头妖将,然后陪同锦绣妖官,领着陆上妖族朝龙门水府进发。

        袁河却有点不爽,趁着探路的机会,私下对梅哈儿说:“不要忘了云属宝物!”

        梅哈儿很是为难:“贤弟,这批同道不容易,今后要亡命岸上,东躲西藏,苦的很啊!他们不是贡给你一颗妖王内丹吗,有这等稀世重宝在手,你还要什么霞蚣宝物?况且他们如此敬重咱,咱再索要他们的藏宝,岂不是要丢尽咱大河水族的面皮!”

        他好面子的毛病又犯了。

        如果他不开口施压,袁河不能单独索宝。

        但也不是毫无办法,陆族此行是在逃亡,肯定存在保命的需求,等有了恰当时机,袁河会询问辟邪霞蚣吴餐阳,通过交易也能达成心愿。

        吴餐阳驮运几百头小孩儿,水速不能快,走了大半日才抵达龙门。

        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巨鲸人蓝峰,参与执行护送任务,狐妖白竹照旧献上贡品,但蓝峰看不上她的宝物,一律退了回去,只催着尽快赶路,好了结这差事。

        这次三府共出动妖将十二头,外加袁河这个小卒子。

        远离了龙门水域,遁入边荒以后,袁河想起当年的霍冬珑,他对这头女妖印象极深,找蓝峰打听说:“蓝统领,弃民水庄建在哪个位置?”

        “原本建在这附近。”蓝峰扭头望望西部:“六年前他们去望梅水府服役,开府大宴结束后,八成弃民远迁外府,余者也都搬了家,具体搬到什么水域我们也不知道,近年有巡逻的妖兵见过弃民在西面出没,料想是搬去了枭魂山。”

        开府大宴只到了三位妖师,但诸水府都派了总管送上贺礼,他们被授予不小权力,各自都收留了几十头弃民。

        正如霍冬珑所料,老弱病残一概拒收,她自愿留在边荒照顾。

        她手上有三生玉,使用这种河珍修建水庄,可以阻挡水鬼的袭扰,剩余的弃民数量不足一百头,一间屋子就能全部容纳,只要做好屋外的隐蔽,落户在枭魂山会更安全一些,起码可以减少厮杀血斗,日常也有河珍河果可以采摘。

        蓝峰并不在乎弃民生死,只要被驱逐,在他眼里就是外族,自然不会刻意打探霍冬珑搬到什么位置。

        他反而对袁河更为关注,一改六年前的冷漠态度,难得挂上笑意:“这几年来,你年年派遣虾妖到师宫朝贡,雨天师时常夸奖你,这次她特别叮嘱我,护送完陆族后让你到师宫见她!另外你明年朝贡的时候,能不能多送一些猴儿酒!”

        他也是一头酒鬼,巨鲸人本就体大,天生就有海量,袁河每年送的贡酒根本不够瓜分,他知道望梅城贩售猴儿酒,但元帅宫的妖官忒是黑心,一坛酒就要他一身灵衣,靴子、腰带、头冠都要配齐,他已经买不起了。

        “蓝统领你开了口,我会送双倍。”袁河见状,冒起一个新点子,等回来见了雨过庭,可以讨要一间酒坊,然后与蓝峰合伙在龙门贩酒,蓝峰是地头蛇,可以罩住他的酒坊,三海族出产的灵衣灵泪还是具备极高价值的。

        其实袁河对贩酒一直不怎么上心,因为他在金乌国住不长久,不值得他花费心血经营。

        如果是在清水国,他肯定会把水猿族全部动员起来,让各种生意遍地开花。

        “这里的水域浮露微弱光芒,岸边已经不远了!”

        蓝峰登过北岸,判断距离岸边不足百里之遥,等阳光大亮,任务就算完成。

        往岸上行进,河底是上坡路,越是靠岸,上下水距就越浅,再走几十里,阳光就能穿透河水,辐射到河底污泥。

        他们现在的位置已经有了微光,蚣背的数百陆族全是满腔期待,渴望着登上陆地,呼吸新鲜空气,但是袁河的突然示警,即刻把他们拉回到恐惧的现实里。

        “前方有剑啸盘旋,此路不通,咱们绕路罢,另寻新的登陆点!”

        “剑声多不多?如果是一两人,直接打杀了,填饱肚子再回家,该多舒坦。”这是锦绣水府的刑官于通,根脚是齿鱼,嗜血成性,时常登岸吃人。

        其实在场除了三海族与袁河,基本都吃过外族,但蓝峰并不反对于通的建议,若是人少,大可杀了,好打发陆族上岸,早早完成任务。

        袁河却非常谨慎:“我听到的剑声有两道,飞行却很有规律,他们像是在检查什么东西,岸上极可能有他们的同伙在驻守,杀他们,就要引来一群!此行是为护送,同道安危最重要,何必去招惹人贼呢。”

        “贤弟有理,咱们绕路。”梅哈儿最烦打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蓝峰卖袁河面子,也说绕路,两府意见统一,锦绣总管并不会反对。

        谁知他们一路向西走了几个时辰,袁河处处都听见了剑声,而且剑啸各异,像是有修士大军在前面,封锁了河岸,但这可能吗?道门修士见天苦修,吃饱撑了才会这么干!

        袁河自己也纳闷坏了。

        那于通脾气火爆,大吼袁河:“你耳朵是不是有病?疑神疑鬼,听什么都是剑,岸边水域哪有这么多剑!如此胆小,真是丢光你们泼猴族的脸!”

        袁河也不动怒,只说:“你胆量大,可以去探探路!你要是敢浮出河面把人贼瞧清楚、看仔细,我敬你是鱼中英雄!”

        袁河要激他出去,抛一个诱饵,以便更准确的侦测岸边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