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8章 筑梦石

第58章 筑梦石

        听完梅哈儿所讲,袁河觉得随行一趟并无不可。

        他至今炼化的六种真血都是水族,变身以后所施神通只能在水中使用才有莫大威力,出了河面全要大打折扣,即使白玉踏云鳄的自愈之术,如果缺少河水哺育,伤势的愈合速度也会放缓。

        今次难得碰上一头陆上妖族,而且是根脚稀有的辟邪霞蚣,袁河需要尝试换取此蚣真血。

        为了答谢三府联合护送之恩,贡品必不可少,无论三府提出什么要求,那头辟邪霞蚣都拒绝不了,即使让他断肢献血也轻而易举。

        不过施压一头斩骨期圆满的大妖将,必须梅哈儿出面不可。

        袁河直接对梅哈儿讲了心中所想,也算是随行的条件。

        “只要你愿意去,一切都好说。”梅哈儿痛快答应下来。

        这其实是一次徭役,梅哈儿是水府大总管,征调境内任何一头妖卒都令出如山,唯独对袁河区别对待,六年前没有袁河出手建宫,大总管也轮不到他做,他自然不会逼迫袁河,非但如此,在参与护送途中,万一遇着危险,他还会全力保护,不让袁河死在岸边,否则没法给雨过庭交代。

        连他都能预料到这次护送任务有可能发生危险,袁河肯定想的更多。

        如果此行靠近河岸时,他们倒了霉运,不幸遭遇大股队伍的人贼修士,那么袁河必须要保证自己平安撤回来。

        到时他会有两条撤退路线可以选择,一是向南撤入龙门水府,假如这条路线被拦截,他就要往西去,遁入枭魂山水域。

        袁河提前让恶不作、恶不为、霍烈石全部向北开拔,分三路潜伏在回撤的路线上,作为接应袁河的挡箭牌。

        当然这是预防万一,以前金乌国诸路水府护送陆族,都没有遇上什么危险,从概率上分析,他们也能平安往返,袁河并不希望使用这三道挡箭牌。

        作了这番安排,袁河跟着梅哈儿前往望梅城。

        一晃六年过去,袁河已经认不出望梅城的模样,这座四四方方的城池再无轮廓,草藤、青藻、水树密密麻麻缠住城墙,城内的巨屋也尽数淹没在污泥里,俨然就是一派大河的原始环境。

        唯独望梅宫仍旧青光闪烁,甚至增添了五颜六色的珍珠、翡翠、玛瑙河珍,把三山宫殿点缀的美轮美奂。

        梅婠娘娘偏爱人界建筑,特别任命一批执事官员,专门负责望梅宫的清洁与护理,杜绝了河水污秽。

        袁河先去拜见梅婠娘娘,尔后在总管府暂住下来。

        据梅哈儿所说,三日后锦绣水府的妖兵才会把陆上妖族护送过来。

        等到日期来临这一天,城外巡逻的喽啰给梅哈儿汇报,锦绣总管李善大人亲自参与护送,已经领着陆族进入望梅水域。

        袁河陪同梅哈儿停驻南门,等待李善一行。

        没过一会儿,忽听一阵呜呜的啼哭声钻入长耳,袁河顿受感染,这哭声来自一头年幼猿猴,情绪充满无助与惊恐,听的久了,袁河竟是难以自制的黯然神伤,神志也有眩晕之状,他下意识抚住双耳,赶紧收敛妖气,屏蔽这股哭声的侵入。

        “贤弟,你怎么了?”

        “袁主事,你捂着耳朵作甚?”

        身边站着十余位妖官,一见袁河的怪异举动,纷纷找他打听。

        袁河弄不清其中蹊跷,猜着说:“那批陆上妖族已经过来了,据此还有几十里的水程,我刚才试图捕捉他们的方位,却听到一阵异音,这像是一种反击妖术,克制了我的长耳神通,差点伤着我。”

        “岂有此理!咱们好心好意接待这些陆族,竟敢暗使诡计,刁难袁主事,等下他们过来,非得狠狠教训一顿不可!”

        这完全是不分青红皂白,蛮不讲理。

        人家陆族从来没有到过大河,赶路途中免不了会紧张戒备,袁河先以长耳偷听他们,本就是冒失之举,结果神通被克,只能说是技不如妖,怎能去责怪他们?

        但袁河这几天四处送礼,给大大小小的妖官都送了一批猴儿酒,直把元帅宫的酒坊生意都搞的寡淡萧条,将军们得了袁河好处,才不管谁对谁错,反正要帮亲不帮理。

        梅哈儿见群情激愤,也不制止,等会儿见了陆族,先让属下们唱白脸,让他们闹一闹,陆族给的贡品会更多。

        反正这次任务是轻装简从,最多三四位妖将随行,闹够了他出面打圆场,并不会影响护送途中的关系。

        又等一盏茶功夫,前方水域亮出一团金虹霞光。

        群妖注目望去,不由暗叹一声,好大一条蜈蚣!

        这蚣的体型如蛟似蟒,盘水而游,掀起滚滚波涛,他躯节如同金块拼凑,每一节金躯都有一丈宽长,躯下生有纤细百足,整条躯体弥漫一层霞云,金虹交汇,阻断了河水。

        他的背上趴卧着密麻陆族,种类共有六种,蚣、狐、鼠、鹿、貂、蛛,由两位半化形的妖将统领,小兽小卒数百头,他们无不是噤若寒蝉,且不说河中猎食者的骚扰,仅仅是暗无天日的河下环境,已经让他们惊恐万状,自从进入大河,他们颤颤抖抖附趴霞蚣背上,连一声叫唤也不敢出。

        蚣头左右各有两位水族护送,这次锦绣水府派出四位妖将,由大总管李善带领,望梅与龙门也不会大动干戈,俱都会派遣精将出马。

        靠近南门,他们一行停止游动,正准备给梅哈儿见礼,却听一阵激烈的叫骂声响起:

        “刚才是哪个不要脸的东西使了妖法,伤了俺府的袁主事?快快出来给袁主事赔礼道歉!”

        蚣背上的小妖们原本在支着脑袋打量前方的水城,听见吼声传来,吓的他们肝胆俱裂,飞快挪挪身子,一头挤一头,围的更紧。

        那三大统领辟邪霞蚣、白霜狐、黄风鼠也都有些紧张,谁也不敢出声。

        这种局面必须水族出面周旋,那位李善做了上百年的锦绣总管,见过不少大阵势,遁至梅哈儿跟前,老练的说:“梅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咱家天师都已经讲妥当,三府联合把陆上同道送去北岸,你放任这些妖官无理取闹,有点不合适罢!”

        梅哈儿挥了挥手,制止属下们的聒噪,笑着说:“本殿最是讲理,我贤弟根脚是长耳水猿,擅长在大河里听声,为了这些同道安全过河,本殿特别把他调来,一块参与护送,谁知刚才却被你们一伙施了妖术,差点打伤他的灵耳,你来评评理,你们这么做对不对?”

        在场这么多妖怪,水猿只有一头,梅哈儿此话刚落,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袁河身上。

        “我们一直在赶路,谁也没有动过妖术!”李善极是迷茫。

        他朝三位陆族统领望了望,问道:“长耳猿天赋捕音,你们孩儿当中是不是存在灵奇根脚,天赋能够克制他的灵耳?”

        沉默了片刻。

        蚣背上那头白霜狐狸朝大伙儿拱了拱手,说:“请问这位猿大人,你的神通究竟如何被克?是不是听到一阵猴儿啼哭,导致你心神失控,眩晕无力?”

        “不错!”袁河打量过去,见她已经有了类人躯体,但肌肤却是狐狸皮,通体白毛状,如果她不开口,根本甄别不出公母,她显然是陆族的二统领白竹。

        她身边那位黄毛老鼠是三统领黄念寿,鼠头人身,尖嘴长须,模样丑陋,体格却高她一头,裹有铠甲,背悬猩红披风,气派甚是雄壮。

        袁河见两妖打扮得体,即使麾下的小孩儿也都穿了衣裳,他历来钦佩这些注重人界礼仪的妖族,又说:“我自化妖以来,无论听谁都无往不利,今天在你跟前却失了神通,心里着实好奇,还请阁下赐教一二。”

        “赐教不敢当!我也没有能耐克制你的灵耳!”白竹翻手托起一枚淡蓝色石块,展示说:“你听到的声音应该是来自这颗筑梦石,产于南岸渝国筑梦山的灵物,我白霜狐一族在筑梦山繁衍了数千年,祖上曾经遇到过陆上的灵耳猿族,他们在山中游玩时听见这石中声音,在他们死后,这颗灵石被祖上收藏,天然能克制人族修士的神念之力。”

        “筑梦石?”袁河忽然想起《神猿图录》上记载的一种陆上灵猴,忙问:“你祖上是否说过这筑梦石的来历,它是天材地宝,还是妖族遗骸?”

        “该是遗骸!”白竹回道:“吾族天赋幻术,曾经有老祖吞噬了石中妖气,结果混了一丝云梦猕猴的血脉,因此这颗灵石被祖上认定为此种猴族的遗丹。”

        果真是这种猕猴!袁河顿觉稀奇,云梦猕猴的天赋是制造幻境,幻境源自他们自身的梦,所以只要被扯入他们的幻境,那就和做梦一样,很难分辨真假,传说他们的始祖是在石中孕化,又被称为云梦石猴,内丹就是一块石头,封印有他们毕生最重要的记忆场景。

        这种记忆不止有画面,还有声音。

        为了防止记忆被窃取,云梦石丹天然克制千里眼与顺风耳的神通,这也是袁河遭到石丹反噬的原因,亏是他远距离展开窃听,没有遭到损伤,如果他面对面探测石丹,有可能当场昏厥,瞬间被拽入石丹的残梦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