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6章 宾客盈门

第56章 宾客盈门

        “既然袁主事应了下来,我们这就告辞。”

        铁霹雳与黄姵芝不会把袁河的话当作是敷衍,信口开河是人族作风,妖族不屑为之,等有了封地,他们一定会要求袁河兑现承诺。

        把他们送走,袁河招来几个徒弟,开始吩咐差事。

        望梅城是他所建,却没有管辖权,如果开府大宴结束以后,他不能获赐一间店铺,那他需要在栖侠洞建一个交易所,也是未雨绸缪。

        “过一段时间,或许会有水族寻到栖侠洞,拿河珍交换灵酒,咱们要尽快建造一座酒坊,我也会传授你们酿酒的法门,同时教你们辨认河珍的种类,以及做买卖的规则!买卖就是利益交换,这是人族繁荣强盛的因素之一,你们都要用心学!”

        袁河仅仅是教导,侠姿全程观摩了望梅城的建造,酒坊要如何盖,袁河会全权交给她。

        蚌族里边有一群聚灵蚌、息壤蚌,蚌壳开合之间,能将大河的灵气抽汇到身边,它们将来开灵化妖,孕育的珍珠都是天然的灵气精华,最适合看守与培植酿酒所需的灵果,朱九戒是蚌族老祖,袁河会让他在栖侠洞开垦一片灵田。

        当初梅哈儿替袁河收集一百种酿酒灵果,派兵搜遍整个望梅水域,哪座妖洞长有什么果子,袁河全都知道,到时直接寻上门去,连根拔除移植回栖侠洞,就能细水长流了。

        这次建宫袁河看似得到的赏赐不多,但他才忙了短短三个月,先从雨过庭那里得了一柄金遁靴,又从钱阿九那里换来两颗墨云乌贼内丹,后被梅婠娘娘奖励一根落宝云鲨牙齿和一部《惊雷臂》神通,霍冬珑还给他一套娲铠,单单这几样宝物已经相当划算。

        而他最大的收获是‘中饱私囊’,妖怪们诞于青黎长河,算的上得天眷顾,生来就占据无数河珍,但越是容易得到,越不知道珍惜,袁河让他们去开采枭魂石、黄泉泥、玄阴木,他们一亩亩往水府里送,让袁河随便挥霍。

        等把望梅城盖好,城外仍有几十座山堆的剩余,怎么处理呢?全部当垃圾一样扔掉!霍冬珑本想偷偷去捡,结果全被袁河提前收刮,她只能拿铠甲去找袁河交换。

        包括酿制猴儿酒的灵果,梅哈儿让那头六足破浪鳖和负责征发役民的避水红睛牛搭伙,拉回来满满七八座大屋,但是水生灵果的灵性溃散特别快,必须全部酿成酒,否则不能保存,若非如此,袁河根本不必在栖侠洞开垦灵田。

        等有了灵果,袁小青是酿酒的不二选择。

        最后让侠崇文出面和外族做交易。

        其实比较起来,薛无垢的心智更为细腻,她做生意肯定比侠崇文要精明,但是脱不开身,况且她的天赋是炼器,袁河对她另有安排。

        就这样,袁河把差事给几位徒弟逐一细说。

        建造、农耕、手工、买卖,各司其职,他们也从中找到兴趣,反正比枯燥练功更有意思。

        妖族面对新事务,普遍会因为稀奇而产生趣味。

        时间在他们的探索中快速流逝。

        一个月后,他们迎来第一批买酒顾客,这时酒坊刚刚盖好,果树才种在栖侠洞不久,但袁河从望梅城带回来几百坛酒,他们本身有存货,照样可以开门营业。

        “侠洞主,你家这座房子真是丑,方不方,圆不圆,怪里怪气,没有俺家的漂亮!”这是一头牛卒子,他老祖是望梅城的贡官主事牛力霆,根脚都属避水红睛牛一脉,嗜酒程度不亚于钱阿九:“梅婠娘娘赐给俺老祖一套六进六出的大洞府,睡起来那叫一个舒坦。”

        “你家的洞府还不是吾师建出来的?没有吾师,你全家只能窝在水草搭建的牛棚里。”侠崇文不理解什么叫‘六进六出’,反正他认为比不上栖侠宫,抬肢指指面前的丑房子:“这是酿酒的酒坊,不需要漂亮。”

        酒坊是侠姿领着虾族建出来,即使丑陋,但是没有被河水冲塌,已经非常不容易,她此时正在附近建造第二座酒坊,什么时候建的和栖侠宫一样气派她才会停工。

        牛卒子嘿嘿傻笑:“袁主事是咱望梅水府最有名气的智妖,俺老祖特别佩服他,专门派遣俺过来,让俺给他磕头作揖,顺便换他酿制的猴儿酒!俺老祖知道袁主事嗜好读人贼的书籍,这不?他把俺祖上打杀人贼的战利品全部拿了出来,一并送给袁主事!”

        他驾着一座水车过来,车上装了十几枚竹简,上面记载着什么内容,他一字不识。

        侠崇文倒是认得一批人界文字,却是半吊子水平,直接说:“这批书籍最多换一坛酒!”

        “才一坛?”牛卒子语露苦恼:“你家住的这么远,俺往返一趟需要游一天,结果才拉回去一坛酒,净是瞎费力气!”

        “你的书是使用凡竹编制,一点灵气都没有,都是凡间的东西,不值钱!看在你家牛老祖佩服吾师的份上,再给你加一坛!”

        “一坛加一坛,也才两坛而已,俺老祖胃口那么大,咕噜一声就要喝完,到时又要打发俺跑腿,这可咋办呀!”牛卒子唉声叹气,其实也搞不清应该换几坛,他老祖又没有交待。

        “牛兄弟,等你把酒拉回去,告诉牛老祖,吾师不止喜欢人贼的书籍,灵露珊瑚,五行精矿,云属妖骸,都能拿来换酒,我这里有一份换酒的清单,哪一种河珍能换多少酒,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你拿回去给牛老祖查看,下次你再来,就不必为难了!”

        “好,这就么办!”牛卒子转忧为喜,他不在乎自己亏不亏,只要侠崇文能帮他解决以后的麻烦,他就很高兴。

        交易顺利达成。

        牛卒子把两坛酒装到车上,准备离开的时候,侠崇文又问他:“吾师曾有交代,如果有哪位同道前来换酒,让我问一问,梅婠娘娘的开府大宴是否举办?望梅城的集市开了没有?”

        “大宴召开于两天前!如果不是为了忙这场宴会,俺老祖早就派俺过来了。”牛卒子住在望梅城内,了解非常详细:

        “这场大宴的场面却不隆重,国中十六座水府,只有龙门水府的雨天师、宝马水府的马天师、锦绣水府的李天师过来捧场,其余水府全是派遣妖将应付娘娘,她很不高兴,对开集已经没了兴致,但是大丞相与大元帅麾下总管一力促成,把整条街的店铺全部要到手上,一律开成了肉店。”

        梅婠娘娘刚进阶妖师不久,没有声望,若非龙门、宝马、锦绣挨着望梅水府,都是邻居,这三府的妖师也不会来。

        牛卒子走了以后,侠崇文去到栖侠宫,把这些消息原原本本上报给袁河。

        听闻丞相与元帅霸占集市,袁河想在望梅城卖酒已经不可能,却也影响不大,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需求存在,就一定有顾客主动找上门。

        事实也正如袁河预料的一样。

        整座望梅水府,只有栖侠洞才贩售猴儿酒,那些嗜酒的水族将军们,隔三差五就要派遣小卒子来一趟,有时十几支队伍结伴过来,导致栖侠洞宾客盈门,应接不暇。

        各种千奇百怪、五花八门的河珍也源源不断送到袁河手上。

        但是这些河珍究竟有多大价值,袁河自己也算不明白,毕竟他没有光临过人界的交易所,什么是稀缺品,什么是廉价品,什么是常用品,什么又是非卖品,人界与妖国生意不流通,不存在行情,他难以做出精准衡量。

        不过河珍对他多多益善,无论任何一种宝物,肯定先收入囊中,将来终归会有用处。

        这种火爆交易持续了整整两年,期间侠崇文给袁河上贡十余颗云属内丹,却都是妖卒遗骸,对袁河并无用处,他也并不着急,只要猴儿酒一直卖下去,他相信一定能收集到理想宝物。

        谁知这个时候,驻扎望梅城的元帅宫妖官从钱阿九手上拿到猴儿酒配方,并从其它水府运来酿酒所需的灵果,他们在城中开了一间酒坊,严重影响栖侠洞的买卖,顾客一路锐减。

        袁河考虑过炼制新酒,但既然元帅宫看上贩酒生意,无论他酿出多少种灵酒,都会被元帅宫的妖官抢取豪夺。

        此举并不妥当。

        收集真血需要另想他法。

        随后的日子,他待在栖侠宫内心无旁骛的练功,研究《广寒剑典》、《惊雷臂》的同时,陆续掌握银罡化云蟹、墨云乌贼、落宝云鲨的变化神通。

        青黎长河的生活环境,极容易忽视时间的流动。

        日夜转换、四季更替、风雨雷电,这些自然规律统统被隔离在大河外边,当真是岁月如梭。

        这天梅哈儿过来找袁河叙旧:“自从贤弟你把望梅城建好,六年来竟然没有入城一趟,这边境的破洞到底有什么好处,值得贤弟你如此留恋?”

        一句话把袁河说的好像老了许多,六年就仿佛是指缝间的事,如似昨日啊:“栖侠洞破是破了些,胜在安静!兄长难得出城一趟,是不是在给娘娘办差?”

        “确实如此,我是水府大总管,小差小事随便交给喽啰们就能办,能让我亲自出面,都是棘手麻烦,哎,城中的妖将有一百多位,用起来都不称心,每次遇上什么事,我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贤弟你,你说奇怪不奇怪!”

        袁河就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寻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