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4章 七窍玲珑

第54章 七窍玲珑

        望梅宫中,袁河久留不出。

        山下群妖俱不敢四散,他们都在等着梅婠娘娘的召见。

        水府初开,百废待兴,妖官的选派与任命,水族的迁居与安置,朝贡秩序的恢复,诸多事务都需要梅婠娘娘拿主意。

        三海族的弃民也在等待,心情却大不一样,个个如同被审判的罪犯,紧张等候着判决来临,他们并非梅婠娘娘的心腹水族,随时都有被撵走的可能,他们不愿意再回到边荒亡命,却身不由己,只能在心里祈祷梅婠娘娘能够善心大发,准许他们在此定居。

        对梅婠娘娘的期待越深,他们对龙门府主雨过庭的怨恨就越强烈,妖师统御三族,一言九鼎,本可以改善他们的境况,却偏偏无动于衷,随便给一点微薄怜悯就能让他们感激于心了?不可能。

        它日若有弃民加冕妖师,必叫三族全部混血,一头纯种都不留!

        滔天怨念早就在弃民心里形成,如果说有谁能够心如止水,恐怕也只有霍冬珑一位。

        弃民自幼徘徊生死边缘,饱受生存压力,性情普遍走上极端,要么麻木怯懦,要么暴虐冷酷,霍冬珑却不同。

        她静静的站着,独自立在弃民队伍前面,神色淡然,无愁无忧。

        她只是妙龄,尚未成年,看去弱不禁风,稚嫩不能担当,实则极有主见,寻求庇护绝不是解决困难的办法,靠谁都不如靠己。

        所以无论梅婠娘娘如何决断,她都坦然接受,得之不会喜,失之不会悲。

        与她同龄的族亲,找到一片织衣灵叶就能放歌起舞,唤醒一道天赋神通就能彻夜狂欢,躲过一次人贼追杀就能喜极而泣,但这些都打动不了她的情绪。

        她心净无尘,爱不深沉,恨不刻骨,仿佛是天生的修道种子,这其实与她玲珑娲的体质有关。

        这一族能感应自然循环,大道始于心间,修为每跨一步,心上就能开出一窍,若能炼出‘七窍玲珑心’,心动法随,自然万物都能为己所用。

        可惜霍冬珑混有冬眠鲛的血脉,七窍开不圆满,她证不了玲珑真娲之躯。

        即使如此,她的根脚也属上上品。

        “喝上一口猴儿酒,俺老牛能快活三天!”

        “再吃上一口新鲜贼肉,死了也值!”

        “喝着酒,吃着肉,住着敞亮大洞府,看着孩儿们天天长大,生活如此有滋有味,何必要死?”

        “对对对,咱兄弟共聚望梅城,必能快活一万年!”

        不远处有一百多头妖将,七嘴八舌畅谈着美妙妖生。

        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追求不过是喝酒吃肉安逸过活,他们也满意现状,即使弥天杀机下一刻就到来,却耽误不了他们此刻的痛快。

        将来的事,他们懒得想。

        正吵着,袁河出了望梅宫,顺着山梯下到道场,朝他们喊:“娘娘要任命护府、收贡、刑罚的官员,所有妖将尽数觐见,你们快些上山罢。”

        望梅水府的管理结构非常简单,核心衙门只有三个,府官负责望梅城的防卫,设一统领,下设巡将若干。

        贡官负责征发徭役与收缴贡品,刑官负责辖内所有妖洞的秩序并通缉私入者,设有主事,下设执事若干。

        梅哈儿是大总管,统御三官,梅婠娘娘让他筹备宴会,故而没有召见。

        将军们早在等着任命,听了袁河所说,争先恐后涌去望梅宫。

        他们走后,道场变的空荡。

        袁河一眼瞧见了霍冬珑,朝她招了招手。

        等她盘着蛇尾滑过来,袁河放低语调:“这座城池能在三个月内竣工,有赖你族人一砖一瓦的辛苦堆砌,刚才我对娘娘提到你们的功劳,也讲了你们想栖居望梅水府的愿望……”

        她见袁河稍作停顿,已猜到梅婠娘娘的决断,怕是不会收留弃民:“能有三个月的太平,我们已经知足了,娘娘是让我们离开吗?”

        “不是离开。”袁河直视着她,这女妖玉质凝肤,看上一眼,就要坠入她浑然天成的安宁气质里,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威胁,可谁又能猜到,她却是一位久经杀伐的老手呢。

        “娘娘说,跟随她的属下过多,没有你们的位置,最多在城中赐给你们一座大屋,专门给她做衣裳!你可以安排三十头小妖在城中,具体让谁留下,你自己挑选!余者暂等几日,娘娘很快要举办开府大宴,届时广邀诸路妖师,他们都已经彻底化形,日常免不了要穿你们的衣裳,娘娘的意思是让你们分散投奔这些妖师!”

        袁河没有隐瞒她们的功劳,如实作了汇报,但梅婠娘娘讨厌麻烦,三海族不止会招人贼,也与其它水族不友好,容易引发内斗,留下几十头没有关系,如果是五百六头,指不定就是一个大隐患。

        “三海族繁衍困难,产子与人族一样,需要一世时间才能哺育一代,如果分散开,我们这些弃民会慢慢死绝!”

        “留在边荒也一样死,不如死个安稳!”袁河这话很难听,却是事实。

        霍冬珑沉吟一会儿,摸去腰间的丝袋,托出一套蓝铠:“袁主事,这副铠甲使了我积攒的最好衣料,附有‘水转法移’的神通,如果遇上攻击,甲面会自行演化水漩涡,把攻势卸到河水里。”

        “水转法移?你化妖才一两年,孕不出娲泪吧?”袁河知她是冬眠鲛与玲珑娲的混血,冬眠鲛天赋单一,就是融水隐身。

        玲珑娲却天赋诡奇,心上每开一窍,就能领悟一道神通,玲珑真血越浓,神通越厉害,最常见是‘水转法移’,无论法器还是妖术,奔杀到跟前,可以借水挪移,几乎每一头玲珑娲都会使。

        霍冬珑说:“我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他们给我的唯一遗物就是这颗娲泪,多次助我避难,把它上贡给袁主事,是希望你能赠我一批原始的枭魂石、黄泉泥与玄阴木。”

        “你要做什么?”

        “弃民里有一批伤残与低劣根脚,妖师们不会养他们,无论剩余多少,我都会带他们返回边荒,我要使用这些河珍建造一座堡垒。”霍冬珑见识过三生玉的天然防御,准备重建弃民水庄。

        袁河不由肃然,这小姑娘妖怪倒是硬气:“你的根脚这么好,各大水府会抢你,何必陷自己于危难之中呢?”

        “我自幼受他们照顾。”霍冬珑很平静:“现在我长大了,当然要照顾他们。”

        “嗯。”袁河点点头:“铠甲我收下,河珍会给你,不会叫你失望。”

        做完交易,霍冬珑去给弃民通知情况。

        这时梅哈儿刚刚替钱阿九选完一座大屋,正想去制作请帖,好前往各大水府递送,看见袁河待在道场上,赶过来相见。

        “贤弟,娘娘有没有收你做真传弟子?”梅哈儿已经准备给他道喜。

        “娘娘根本没有提收徒的事。”袁河心想,除了雨过庭那种欠了恩情的妖师,谁会收泼猴为徒啊!净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那她肯定封你官职了吧?”梅哈儿目前是大总管,希望与袁河继续共事,这些天他几乎与袁河形影不离,他发现袁河极善于处理麻烦,再难办的问题到了袁河手上也能迎刃而解,关键是天大的事也不会慌,如果有袁河这样一位好帮手,往后娘娘交代的任何差事,他都有把握办利索。

        “我妖法太浅,胜任不了妖官的职务,娘娘叮嘱我要勤修苦练,等渡了斩骨风劫再另行提拔!我很快要回家,以后兄长办差时途径了栖侠洞,一定来找我叙叙旧,咱们不醉不归!”

        “你要回栖侠洞?开府大宴你不参加吗?”

        “那是妖师大宴,没有我的位置。”

        袁河打算在望梅城开一间店铺,但梅婠娘娘说了,等妖师们把临街店铺确定以后,如果还有空余,再让袁河选择,而且选了以后,每月贡品一点不能少。

        等到开府大宴结束,袁河再过来看一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