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3章 惊雷臂

第53章 惊雷臂

        袁河要提防的正是人贼,鳄妖只是借口。

        落宝云鲨对他有大用,非要不可。

        正欲开口,却见梅婠娘娘转身进了大殿,立在殿中打望一圈,问他:“你使用的青玉是什么河珍?”

        言罢蓄积妖力抬脚踩一下,溅起点点灵星,玉板并没有碎裂,仅仅留了一道浅浅脚印:“防御力真是不错。”

        她很满意。

        袁河回答道:“这种青玉叫做三生玉,使用枭魂石、黄泉泥与玄阴木渗透而成,无意间被我炼制出来,我见这种玉石能挡住法器攻击,凝固快速适合建宫,就统一采用这种灵材,是否还有其它用途,我却不得而知了。”

        “三生玉?本宫好像有些印象。”梅婠娘娘沉思片刻,忽地抚额说:“哦,想起来了,这是巫凰族常用的玉珍,这一族生来就没有魂魄,偏爱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对妖族与人族没有什么价值。”

        巫凰族?袁河知道前世的神话里存在巫族,巫凰又是什么族?他发觉妖师阅历就是广博,比起人族手札的记载要全面一些,便有心讨教:“巫凰族生活在什么地界?娘娘,他们与咱妖族是敌是友?”

        梅婠娘娘思路缓慢,作了一番回忆状,才说:“巫凰妖相,却流冥血!他们是介于妖冥之间的族群,与人贼是死敌,偏生又瞧不起咱们妖族,照面也会厮杀,真要区分,该是敌!但他们数量稀少,快被人贼杀绝,在东涯洲罕见踪迹,久而久之,咱妖族已经不知道世间存在这一族群,才懒得管他们是敌是友。”

        她之所以了解,显然是家族积累的缘故,望梅妖国连续诞生两位妖王,世代教化的知识比其它水族多。

        落于宽敞的妖师座椅上,她抛出一根倒钩状的灰色巨齿,立在袁河跟前,几乎与袁河齐高,仅仅一颗牙就有这般大的体积,可想而知牙主的完整体格有多么恐怖:“这是你要的落宝云鲨牙齿,先收起来!”

        袁河听命照办,他判断梅婠娘娘另有新的赏赐,心里颇是期待,这位娘娘的尊容活像人界的风尘女,给他的观感远逊于龙门府主雨过庭。

        但如果赏赐的宝物比金遁靴更厉害,那么袁河会改变看法。

        “哈儿曾经讲过,你身上有圆圆大王的信物,想必你时常跟在圆圆大王身边听教,她有没有对你讲过无花圣祖的故事?”

        袁河对她的问题相当意外,照实说:“我开灵化妖不足十年,受教有限,从未听圆圆老祖宗以及清水国的猿族妖师提过这位无花圣祖,但我知道无花山,位于北岸的积雷大泽,这之间是否存在什么关系?”

        “那无花山正是无花圣祖的祖居与问道之地!”梅婠娘娘肘放椅柄,手掌支着侧脸,闲情逸致对他讲述:“我梅花蛙族在大河传承久远,获悉一些上古秘闻,某些事甚至比你家圆圆大王了解的更深,当然圆圆大王也一定清楚无花圣祖,她不告诉你们,应该是担心你们这些孩儿找人贼拼命。”

        “担心我们拼命?那无花圣祖的根脚肯定是猿族无疑了,还请娘娘赐教!”袁河只对上古秘闻有兴趣,妖族和人贼的世仇与他无关,针对这些事情,他历来站在旁观者的立场。

        梅婠娘娘笑道:“这不算什么赐教,碰巧你是猿族,又给本宫立了功,必须犒赏你,否则以后谁还愿意替本宫效力?本宫思来想去,赏你猿族遗物最为合适,既然是遗物,来历须给你讲的明明白白,同时也了结梅花蛙族与你灵耳猿族的一段因果,算是有始有终。”

        卖了一个大关子,梅婠娘娘才开始说故事:“无花圣祖的根脚是尖耳猿,与你同属灵耳猿族,她活着的时候,被誉为东涯洲妖族最强者,她加冕圣位以后召集四方妖杰,统帅三十六路妖王,在积雷大泽与人贼展开一场大战,可惜兵败被杀,陆上妖界就此覆灭,当时她甚至把招妖令发到了青黎长河,这河中唯一栖居的一支龙族也前去参战,结果一去不回,龙宫就此消失于大河。”

        袁河旋即想起龙门牌坊,禁不住手指北方:“那龙门水府……”

        “不错,那里正是龙宫遗址,本来战后幸存一批小龙,却遭了人贼追杀,全都吓到逃去深海,再也不敢回来。”

        “这是多久前发生的战事?”

        “大约有三会光阴。”

        三会就是三万年,无花圣祖应该不是《神猿图录》的著者,那位著者的寿数只有一万来岁,无花圣祖要更加古老,当然不排除那著者与无花圣祖后裔有关系。

        无花一脉是尖耳猿,袁河是长耳猿,袁小青是蒲耳猿,灵耳族的分支血脉着实不少。

        “你的天赋是听水声,无花圣祖的天赋是听空声,她死了以后,各路妖族被人贼分割瓦解,战火持续上万年,直至陆上再无妖国,陆上猿族被人贼打击的最严重,死的死,散的散。

        在望梅开国之前,有一头尖耳猿逃到大河,他法号原雷子,自称是无花圣祖的嫡系孩儿,当时初代望梅王还是妖将修为,收留他住在望梅洞里避难,有次遇上人贼袭击,他的神通在水里发挥不出来,不幸战死了!望梅王收捡了他的遗物,出于对他的怀念,遗物从不外赐,一直收藏到望梅国破灭,国破的时候,王库被抢的七七八八,他的遗物也丢了一部分,现今只剩下两样,本宫特别给你挑出来,当作是你建宫的赏赐,也算是给这位原雷子前辈的因果做下了断。”

        袁河见她托出一个竹简与一颗果核。

        竹简上应该记载着功法,果核体积与珍珠差不多,淡青的颜色,其余看不出什么端倪。

        “这简上记着一套猿族功法,叫做《惊雷臂》,本来是刻在原雷子前辈随身携带的真骨上,那截真骨被抢走了,但功法没有丢!果核是什么宝贝,本宫祖上没有传承,只说是桃子的死核,灵力流失殆尽,充其量是一个纪念之物,这便交于你了!”

        “《惊雷臂》?”袁河极是疑惑,脱口道:“臂上神通都是那些神力妖族在使,我耳猿族并没有神力天赋,原雷子前辈怎么会留下这样一套妖术呢?”

        “神力未必都是天生,后天也能领悟!”梅婠娘娘以诫告的语气对他说:“妖族法术都有本命传承,《惊雷臂》非你猿族修不成,当年丢失原雷子前辈的真骨以后,《惊雷臂》已经被人贼获悉,他们专门擒杀猿族,摘取真血炼入人躯,变形猿族掌握这一神通。

        二十年前龙门水府的供奉孙铁臂全族就是因此被屠,人贼为了修炼《惊雷臂》,抽光了他全族的妖血,如果让人贼知道初始传承在你灵耳猿族身上,他们也会擒杀你。”

        袁河闻言一怔:“娘娘,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始末?”心里又想,此功有隐患,即使练成,也不能轻易施展。

        梅婠娘娘觉得《惊雷臂》厉害,但留在自己手上没有用处,不如当作情分赏出去,至于会不会给袁河带来危险,与她就没有太大关系了:“那位雨天师受伤时,大元帅曾去探望,后又讲给本宫知道,打伤雨天师的人贼会使呼妖术,斗法时变身通臂巨猿,驱使雷纹猿臂破了她的金遁术,雷力又强又快,即使她能瞬移也躲不开,于是本宫猜测那人贼学过《惊雷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