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51章 猴儿酒

第51章 猴儿酒

        袁河正想着,梅哈儿着急采集玄阴木,拉着他就走:“姐姐你忙罢,由你守着法阵,小弟再不用担心师宫安全,等娘娘法驾到此,一定上报你的功劳,给你请赏。”

        钱阿九瞪他一眼:“娘娘跟前哪有你说话的份儿!还给我请赏?先替你自己讨罢!”

        梅哈儿感觉好没面子,走的更快。

        钱阿九似乎有话唠的习惯,一个劲在后边笑骂他:“再说我天生就是寻宝行家,我会缺赏?不是看在咱两族是姻亲的情面,我不会做这苦差。”

        金钱蟾蜍的根脚能够感应天材地宝,寻宝的时候,额前能浮现一枚金钱,这枚金钱是妖道根基所在,这一族栖居的水域往往是大河里珍宝汇聚的地方,个个都腰缠万贯,富的流油,但也经常被人贼惦记,他们老祖宗钱中舟精修法阵,其实是被逼无奈,完全是为了自保才苦心钻研。

        袁河深知钱阿九的富有,倘若他想购置一批玄阵秘术,或者交换墨云乌贼的遗骸,普通宝物打动不了钱阿九,只能向梅哈请教:“这位钱殿下有什么爱好吗?”

        “旁的没有,唯独喜欢人贼的灵酒!曾经有人贼潜到她家的水域盗宝,让她给杀了,搜检战利品时找到一坛酒,饮了之后念念不忘,到处求购,咱王宫原本有一位酿酒师,前些年让天劫给劈死,她再也喝不成,急的时候甚至溜到岸上去抢人贼,那酒我也饮过,不是什么美味,却不知她为什么贪酒成性。”酒鬼的世界连妖怪也不懂。

        解释一大通,梅哈儿才问他:“你打听这做什么?”

        袁河直截了当:“我想研究一下法阵,好加强栖侠宫的防御,知道了钱殿下的爱好,我才能拿贡品去找她学。”

        “那你会酿酒吗?没有酒,她理也不会理你,我说情也没有用!”

        “酒?”袁河笑道:“兄长莫不是忘了,我们灵猿一族都嗜酒如命,而且是天生的酿酒行家,我懂得一种猴儿酒的配方,只要让我找齐一百种灵果,钱殿下想喝多少,我给她酿多少。”

        清水国的猿猴们无酒不欢,确实都懂得酿酒,袁河记忆里保存着这种‘猴儿酒’的酿制办法,工序与地球的酒大不一样,需要他动用妖力进行炼制。

        这种灵酒喝上一口,能够伐骨洗髓,有着精进修为的妙用,就是材料独特,一百种灵果缺一不可。

        “你们水猿族还有这等本事?”梅哈儿以前没有与猿猴族接触过,不知他们的擅长,打趣道:“我这位钱姐姐每次饮了酒,总要撒一撒酒泼,大河同道们都称呼你们叫泼猴,难道是爱饮酒的缘故?”

        “可不是吗!”

        “但贤弟你做事从容不迫,讲话心平气和,与你相交总让我有如沐春风之感觉,你与泼猴沾不上半点边啊!”

        “我是猿猴里的奇葩!”

        “奇葩何解?”

        “就是例外!”

        一路说说笑笑。

        梅哈儿得知他要酿酒上贡给钱阿九,担心他因此耽误了建宫进度,就让他提供一份酿酒所需的灵果清单,答应帮助收集灵果。

        这其实也存在互利的心思,金乌国内有不少爱酒前辈,虽然梅哈儿自己不喝,却能当作贡品献礼,他帮助袁河酿酒,将来免不了要赠他几坛。

        袁河自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接下来,梅哈儿去安置混血弃民,然后还要分派砍伐玄阴木的差事。

        袁河任务不同,这座避水空间才排空河水不久,需要实施一番大清理,否则他无法规划建筑。

        与梅哈儿分开后,袁河径直去了侠姿驻守的水山,攀上山顶时,见霍烈石正缩着身子朝山下张望,表情甚是紧张。

        袁河手指山下的弃民队伍,问道:“有没有看见你的旧交?他们都是从龙门外的边荒水域赶过来,奉命前来服役。”

        “好像看见了弟妹。”霍烈石却害怕见到曾经的族亲,忽然拜叩在袁河脚下:“求袁老爷准许小的返回栖侠洞,当初小的没有照顾好他们,已经没有颜面相见。”

        袁河是以白玉鳄的名义征调的霍烈石。

        这头混血鲛并不知道袁老爷与鳄老爷是同一头水妖,他也没有怀疑过,因为他享受三年来在栖侠洞风平浪静的生活,已经潜移默化把那里当成了家,谁做老爷对他都一样,只要不把他驱逐,他就愿意效力,即使他将来渡过斩骨风劫,挣脱‘镇阴令’的束缚,袁河判断他也不会冒起反叛之心。

        但是需要有一个防备,袁河以妖卒之躯统御妖将,是为了让妖将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挡灾,所以他不会驱逐或者杀死霍烈石,喽啰对他来说越多越好,衷心的喽啰他善意相待,不忠心的喽啰他必定镇压。

        “我很快要去枭魂山布置采矿的差事,到时你跟我一块回去。”袁河要抽空返家一趟,半个月前梅哈儿留下龟蛇双将保护栖侠洞,袁河要去瞧一瞧恶不作的情况。

        “谢袁老爷体谅!”霍烈石感激不尽,说完又在躲躲闪闪朝山下张望。

        袁河不管他,从猿击袋里取出一柄法盘,这盘上是他这些天制作的望梅宫模型,整个工程的规划,都在模型上清晰无余的展示出来。

        他把侠姿招到跟前,说:“姿儿,等将来的望梅宫修建出来,要和盘上的灵模相同,这灵模是我采用青磁石所炼制,你把妖风吹在上面,它能短暂解体,望梅宫的任何一座城墙,一条街道,一间密室,你都能在灵模上看清内部构造,施工一旦开始,你要驱使这灵模进行指导。”

        “老师,姿儿愿意指导,就怕指导的不对呀,当初修建栖侠宫时我糊里糊涂,已经记不清建造的工序。”侠姿害怕有负老师的期望。

        “工序由我来安排!等把河珍全部备齐,我会给役民布置差事,让他们各司其职,你负责监督,如果发现他们施工与灵模不一样,立刻来给我汇报。”

        “姿儿明白啦。”侠姿伸出两根大钳子,接住法盘,却不着急研究,请示道:“老师,你去龙门水府期间,有两位邻居找到我,他们是金角洞主归天方和墨竹洞主乌元艺,前些天梅殿下征发徭役,他们曾经派遣孩儿给咱们通风报信,想给你求个情,讨要一份清闲的差事。”

        袁河点头说:“正好我要把霍烈石带回栖侠洞,你身边缺少帮手,就把他们调派给你,担任你的副手。”

        侠姿显得特别高兴,这里的妖族大将军有一百多个,虽然看在老师的面上,对她客客气气,但是修为太强,照面时总会带给她妖力压迫,滋味不好受,如今多了几个帮手,可以让他们负责与大将军们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