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49章 三生玉

第49章 三生玉

        “你的话这么管用?”梅哈儿对女妖的威望很是意外:“那行,本殿就听你的意见,先把这些弃民组织起来,一块坐到六足鳖的壳上去,咱们尽快启程,等到了望梅水府,本殿再安排你们的居所!”

        “谢殿下厚恩。”女妖平平淡淡的致谢,回身挥了挥手:“将孩子都送到这位鳖前辈的货殿里。”

        她语气轻柔无力,却令行禁止,弃民们纪律森严,执行认真。

        观他们的动员速度,应该是常常训练。

        袁河感觉女妖身上的妖力与侠姿相差无几,应该也是近几年才开灵渡劫,但弃民们俱都对她俯首帖耳。

        袁河观看的很仔细,弃民队伍里有三头风纹裹旋的大妖卒,鲛鱼、海娲、巨鲸三族各有一头,他们却是女妖的副手,甘愿听命。

        都说妖族臣服于强者,但袁河的耳闻目睹却不一样。

        等弃民们全部乘上鳖壳,袁河、梅哈儿与蓝峰辞别,就此离了龙门水府。

        返程的水速明显缓慢下来,重量剧增导致六足破浪鳖不敢全力遁行。

        “你都混了哪一种血脉,叫什么名字?另外把弃民情况讲述一遍!”袁河望着女妖,指指她的脸:“把脸上的绡纱也摘了,这里的蓝鲛与蓝娲这么多,倘若各个都蒙着面,让我怎么辨认?”

        女妖尚不知袁河身份,她其实一直在默默打量袁河,感应不到袁河身上的妖力压迫,修为应该与她一样都是开灵期妖卒,她判断袁河是梅哈儿身边的小喽啰,此时却对她发号施令,一时之间让她不知该如何回应。

        “吾贤弟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梅哈儿见她看向自己,笑说:“他是本殿的结义兄弟袁河,梅婠娘娘任命的建宫主事,你家雨天师的座上贵客,还是清水国圆圆大王身边的受宠孩儿,此次徭役的大小诸事都归他管,你们往后的差事全由他分配,你可要识相一点,把他伺候舒坦喽,否则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拜见袁主事。”女妖被袁河一连串的头衔给惊住,心想真是妖不可貌相,区区一个小卒子竟然拥有这么大的权势,看上去比妖将级的王子还要威严一些,俨然颠覆了她的认知。

        她刚出生就被放逐到边荒,并不知道龙门水府对水猿族有优待,甚至是许多水族的根脚她也甄别不出来,她每日都在为生存作斗争,缺少教化,也没有时间与精力研究外族:

        “我究竟混血了几代,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我身上有冬眠鲛族与玲珑娲族的特征,这两族在龙门已经灭绝了,我是最后一道血脉,我寿数有十五载,自打我记事起就在边荒水庄生活,被一位青莲鲛族的女将收养,那前辈夫家姓霍,我便随着这一姓氏,名字取自两族根脚,叫做冬珑。”

        “冬眠鲛与玲珑娲都是好根脚啊。”梅哈儿叹了一声:“冬眠鲛能够融水无形,与大河大海化为一体,谅外族法力再强,也侦破不了这种隐身,梅婠娘娘渡妖师劫成功后,曾被王宫赏赐一件冬眠腰带!

        至于玲珑娲,传说有海娲娘娘的一丝嫡血,咱大河外族见了你们,不会打杀的,你以十五岁的寿元却能号令诸多弃民,想必是玲珑娲的根脚在起作用罢?”

        “殿下所猜属实!但不全面!”霍冬珑少有情绪波动,并不以自己的根脚为傲,因为她是弃民,根脚再好照样不被龙门的正统三海族接纳:

        “三年前爆发战乱,我随着弃民一块逃亡,曾被一群人贼追上,那人贼当中有一位老修士,他见了我的根脚,忽然出手杀掉同伴,并把我们藏匿起来,助我们躲过战火,我也不知道那位修士为何要这么做,但从那以后,弃民就推举我为庄主。”

        “海娲娘娘是功德圣妖,她活的时候庇护过一批人界道门,这些道门的练气士不会为难海娲娘娘的子孙。”梅哈儿脸上没有感激色彩,即使人贼当中存在一批好人,那也稀有之极,绝大多数仍是见妖就杀,所以他不会因为某人的善念就对人贼另眼相看。

        袁河听到这里,关注点不在霍冬珑的根脚上,他问道:“你养母有子嗣吗?”

        “她一共收了三十多位养子养女。”

        “有没有亲子?”

        “倒是有一位,他原本是边荒水庄里最有希望进阶妖将的族员,但是三年前人贼杀来,他为了逃命,把我们这些弟妹丢给人贼,至今不知去向。”霍冬珑听袁河这么问,恐怕是见过青莲鲛混血,但她不愿意多谈这位兄长,指着脸上白纱:“袁主事,前段时间我的面部被人贼的飞剑所伤,这绡纱是疗伤使用,请你多包涵。”

        袁河点点头,他此时已经笃定霍冬珑就是霍烈石的妹妹,当年霍烈石狠心抛下弟妹,作为抵挡人贼的挡箭牌,本以为人贼会把这些弟妹全部杀光,谁知人贼里竟然出了叛徒,把这些弟妹全部救了下来。

        即使双方照面也没有关系,不影响袁河建造宫殿。

        当初建造栖侠宫,袁河使用两个月时间,基本是他一个人单独完成,望梅宫的规模要大上几十倍,劳力却大幅增加,他不止拥有三百多位混血弃民,梅婠娘娘还派遣了一千多位将卒。

        劳力是足够了,只等选择了河珍物料,望梅宫就能拔地而起。

        梅婠娘娘给了三到五年的期限,但如果物料挑选顺利,袁河有把握在一年内就搞定这座大工程。

        “使用金光琉璃到底行不行?”袁河从猿击袋取出一块金光琉璃:“栖侠宫你也见了,整座宫殿都是我使用这种河珍搭建起来,虽说那座宫殿的质地透明,但结实耐用,自生金光,如果望梅宫也统一使用这种河珍,等几个月后梅婠娘娘过来,说不定就能竣工了!”

        “贤弟啊,这种材料有缺陷,任谁看上一眼,就能透视宫殿内部的情况,梅婠娘娘不太喜欢,她让你尽量选用不透明的河珍。”梅哈儿抓着琉璃抛了抛,摇头说:“你还是另选新宝吧,也不要担心损耗,望梅水域这么大,你随意挑选,无论你挑中哪一类河珍,都能尽数开采!对了,你东西我可没有见过,到底是从哪里开采出来的?”

        “不是开采,我是使用枭魂石与黄泉泥炼制。”袁河言罢取出一块淡红色的石头与一滩灰褐色污泥:“这两种河珍的储量非常丰富,建造十座望梅宫也绰绰有余。”

        另选河珍的话,会浪费很长时间,袁河不太情愿,但这是梅婠娘娘的要求,他也只能照办。

        霍冬珑见着枭魂石与黄泉泥,秀眉猛的一挑,沉吟了片刻,对袁河说:“袁主事,我这里有一副人贼遗留的手札,或许对你会有帮助,你不妨看一看。”

        说着递出一个竹简,袁河拿在手上,不着急观摩,问她:“这是什么手札,你说的帮助又是怎么回事?”

        “前些天有人贼潜入水庄抓捕幼儿,我们费了很大代价才把他杀死,从他身上得到这部手札,上面记载着青黎长河的部分河珍资料。”霍冬珑脸上的伤势正是拜这修士所赐:“我曾经详阅研读,有一种叫做三生玉的河珍,是采用枭魂石、黄泉泥、玄阴木炼制而成,手札上绘制有图案,故而我能辨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