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47章 金遁靴

第47章 金遁靴

        雨过庭的根脚是金遁鲛人。

        她的天赋就是瞬间遁形,滴出的泪珠也具备瞬移威能。

        她当年把一颗祖传的泪坠上贡给圆圆老祖,但这么多年过去,被圆圆老祖反复驱使,坠上封印的鲛泪早就耗空妖力,如今仅仅是一个纪念品。

        “圆圆前辈可有什么话,让你传达吗?”

        袁河照实说:“不敢隐瞒雨天师,我在清水国惹了一点麻烦,这麻烦不利于国中诸族的团结,吾祖亲自召见我,言明了利害,让我前来金乌国暂居一些年头,顺便拜见雨天师你。”

        “只是拜见?”雨过庭对麻烦已经司空见惯,猿猴们爱惹祸,正如乌龟爱缩头,螃蟹横着走一样稀松平常:“难道圆圆前辈没有叮嘱过你,到了金乌国,让你投靠我座下,照顾你的安危?”

        这声音轻盈悦耳,听在袁河心上,颇有一番舒适享受,他目光大胆直视雨过庭,不像梅哈儿那般耷拉脑袋,生怕冒犯妖师威颜。

        自打袁河穿越到这一方世界,所见所闻都与奇形怪状的水妖有关,今天难得碰上一位妖中佳丽,自是不愿错过欣赏机会。

        初见雨过庭,其实很难把她年轻的容貌与妖族大天师联系在一起,但哪怕再孤陋寡闻的小妖也知道,雨过庭担任龙门府主已经超过一千年,这是一头婆婆级的老妖怪。

        “倒是叮嘱了。”袁河对她说:“我三年前已经到了金乌,落脚于边境的栖侠洞,那洞中的同道对我义真礼切,奉我作师尊,我实在不忍心与他们分别,便决定常居在那里,但圆圆老祖的嘱托不敢忘,今后会准时给雨天师呈上贡品,不让两族的情分淡薄。”

        雨过庭忽然展露笑容,夸奖道:“你很明白事理,圆圆前辈有你这样的孩儿,也是有福。”

        她高兴的是袁河没有挟恩索报,仅此一点,就让她对袁河的印象大好:“千秋水府的情况我了解一些,栖侠洞的将卒应该没有留存,你在那妖洞里收了几位弟子?是否开灵化妖?”

        袁河回答:“共有五位,其中一位开灵不足一世,余下四位是近年才渡劫成功。”

        “修为这么浅,即使你教了什么东西,他们也学不会,留在那里徒劳无益,你可以搬来龙门居住,隔年回去指点他们一次,这便足够了!”雨过庭不忘初心,圆圆老祖的活命之恩她会尽力偿报:“刚才吾族对你讲的话,我都听在耳里,我会在师宫里给你准备一间洞府,只要你不外出惹事,三五年后他们就会接纳你。”

        不待袁河回话,梅哈儿先急了起来:“贤弟,你莫忘了你已经接下建宫差事,你若留在这里不走,怎么给梅婠娘娘交待?”

        “我知。”袁河表态说:“启禀雨天师,栖侠洞位于边境,多有凶祸发生,正是因为吾徒妖力太低,我才要住在那里,我若搬来龙门,恐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雨过庭闻言陷入沉默,她一直在审视袁河,总觉得袁河的眼神散漫不羁,缺少对妖权的敬重与忠直,当然猿猴族的性情普遍狂放桀骜,但袁河身上另有一股深邃气质,使人难以揣摩其心中所想,雨过庭阅妖千万,经验告诉她,这类水妖正是灵活多变的机智之士,人界修士往往具备这种特征。

        而这种特征的妖修,无一例外都擅长趋利避害,袁河明知道栖侠洞危险大,为什么要执意落户?难道袁河认为居住龙门的危险要比栖侠洞还大?

        如果是这样,雨过庭自然不会强迫,她说:“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便勉强!但你是圆圆前辈亲自派来,如果因为我的照顾不周,导致你殒命在金乌国,将来我没有脸面见她!”

        说完取出一双布满金鳞的长靴。

        三海族擅长编织衣裳,铠甲、头冠、披风、靴子,全都能制作的精美绝伦,且在编织时会炼入他们的本命鲛泪,由此让衣裳有了法器之威。

        历年以来,金乌王宫要求龙门水府上贡的贡品也都是衣裳。

        袁河自然也想要几件,他目前穿的衣服是兽皮做的,看上去和人界的野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他此行是为了征调三海族的建宫劳役,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如果他得了雨过庭的赐宝,调役就不好意思再开口,即使他硬着头皮提要求,雨过庭也未必会答应。

        他准备先听听金靴子的妙用,然后再作计较。

        雨过庭把长靴抛到他面前,说:“二十年前从岸上逃来一头通臂猿猴,姓孙名铁臂,我收留他在府中,他也知恩图报,参与龙门水府的巡逻,多次击退人贼的偷袭!

        但他族亲在岸上被谋害,他念念不忘报仇,我担心他登岸遇险,就给他缝制一身防御战袍,谁知他最终还是死在岸上,我曾经登岸杀掉凶手,取回了他的部分遗物,战铠与披风都已经碎烂,只有这双靴子完好无损,靴上镶嵌有我孕化的鲛泪,妖力注入进去,一步挪出,在水中能够瞬移三五十里,这便赐给你防身使用。”

        袁河极是心动,想不到竟然是一双瞬移靴子,这可是逃命的绝佳宝物啊,虽然只能瞬移三五十里,但是在水中挪移这么远,即使遭遇金丹期修士,也休想追上他。

        “你须记住,鲛泪的妖力用一次要少一次,等这双靴子丧失瞬移威能,你再来找我,到时我给你新缝一双!”

        “无功不受禄,不能平白拿雨天师的宝靴!”袁河从猿击袋里摸出一个锦盒,贡给雨过庭:“雨天师是妖师境的前辈,我的贡品恐怕你都看不上眼,但这盒中的‘祭骨丹’能够打通炼骨三关,如果你有开灵期的孩儿急需提升修为,可以赏赐给他们服用。”

        “你会炼丹?”雨天师颇是意外,祭骨丹对她无用,却对孩儿们大有助力,她还是蛮重视,但她赏赐金遁靴子是出于回报圆圆老祖的恩情,谁知却被袁河当作了交易,这让她为难起来。

        “仅是略懂,我至今只炼出这一种丹药,其它便不会了。”袁河看她犹豫表情,就知她心中所想,继续说:“还有一件事,我精通人界的工匠之道,已经被梅婠娘娘任命为建宫主事,但是缺少劳力,希望雨天师能够派遣一批三海族水民,前往望梅水府效力一阵子!”

        有了祭骨丹与金遁靴的交易,再提征调劳力的差事,就有了回旋余地。

        果不其然,雨过庭听完袁河所说,旋即收下了锦盒,却是问:“你今年多大了?”

        “我寿数不足一世!”

        “连三十岁都不到!”雨过庭顿显疑惑。

        她心想,这头猿猴的寿数这么少,却如此精通人情世故,又对人界涉猎极广,天资这般奇绝,随便培养几年就能担负起治理妖国的重任,圆圆老祖为什么不把他留在身边,反倒要撵到金乌国来?圆圆老祖是老眼昏花了吗?

        “你的丹药我收下!至于劳力,我会给蓝峰下命令,征调边荒水庄的弃民,一并派给你们使唤,数量有五六百,想必是够你们用了。”雨过庭看着袁河:“等你把望梅宫重建出来,务必给我发一张请帖,我要前去庆贺!”

        其实是参观,她想看看袁河建宫的手段如何。

        到了此时,梅哈儿终于逮到说话机会,帮腔道:“等劳力派过去,建成了宫殿,梅婠娘娘一定会犒赏,绝不叫他们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