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39章 分别

第39章 分别

        袁河携带的疗伤草药只有绿蒂莓这一种,他给梅哈儿服了几颗,什么时候能把梅哈儿医醒,他也判断不准。

        抬头瞧了瞧山顶,释心颜已经盘坐起来,她恢复非常快,百丝蚌珠的药效比绿蒂莓大的多,想必她很快就能自由行动,袁河要带她前去镇压恶不作。

        于是交待侠崇文:“你在这儿守着梅哈儿,他醒了以后,会问你人贼的去向,你告诉他,谢云自毁了妖身,与人贼同归于尽!咱们师徒在栖侠宫的时候看见他与谢云、马奔追杀人贼,赶过来支援,碰巧救了他,咱们也不要他的赏赐,只给他说个情,免去栖侠洞的徭役,你记清楚了没有?”

        “清楚是清楚……”侠崇文揪心问:“老师你让我独个守着梅将军?你要走吗?”

        自从见着血迹斑斑的梅哈儿,还有马奔的尸体,侠崇文总觉得此地杀机弥漫,这两位大人都是妖族大将军,妖法强了他不知多少倍,结果一死一伤,他们与人贼恶战想必异常激烈,也不知会不会再有人贼援兵杀过来。

        “我不走。”袁河对他说:“恶不作已经渡劫有成,妖法过于强大,他有可能造反,我必须去收拾他,等我把他打老实,就会过来见你。”

        这里只是枭魂山的边缘水域,距离水魃族的老巢相当远,冥气又不浓郁,鬼卒鬼将不愿意住,附近游荡的鬼群普遍蒙昧,没有什么灵智可言,即使围攻也奈何侠崇文不得。

        “婆婆,感觉怎么样了?”

        “伤势复原的非常快,谢过袁师救命之恩。”释心颜启开双目,拱手施了一礼,此刻再见袁河,心里已然多了崇敬:

        “袁师你真是好本领,那位玄胎修士连三位妖族大将联手都对付不了,却被袁师轻易击败,这份战功如果传出去,妖国的各路水府恐怕会争相供奉你。”

        这是实话,大河里有千千万万的水族,即使上百头开灵期妖卒一块参与围攻,也很难杀死玄胎后期修士,袁河却几乎是单枪匹马干掉这样一位大高手,妖国权贵们最喜欢拉拢似袁河这种战力彪悍的喽啰。

        “杀的不过是一只神魂,他法力不能尽数使出来,取巧钻了空子,胜的侥幸。”袁河并不希望消息传开,万一被夏侯昌的亲族寻上门来报复,所以必须保持低调:“况且是与婆婆联手,如果不是婆婆毒伤他的神魂,他绝不会死的那么快。”

        “老身的尸毒是与生俱来,化妖后孕在体内,也只有这么一手绝活,除了使毒,便再没有其它防身之术了。”回想大战经过,释心颜仍旧心有余悸,如果时间能回流,她恐怕不会跟随袁河冒险。

        袁河一听取出两枚竹简,这是当年从易继川三人身上得来的宝物,释心颜愿意帮助他,参与这一战,正是为了人界道门的练气术。

        他把宝物递给释心颜:“战前咱们有约定,杀了人贼后我给你练气心法,共有两套,一套是冥门的《轻阴术》,另一套是佛门的《朝宗真经》,我曾经尝试修炼过,却不得入门,所以没有什么经验传授,这需要婆婆你自行领悟。”

        “为了救老身,袁师你已经赐了灵丹妙药,再要你的心法,这让老身好生为难呀。”

        她推辞几下,才收入囊中:“袁师,那头鳄妖是否渡劫成功,你有没有找到他的位置?如今人贼已死,咱们即刻去降服他罢!”

        “婆婆你的伤……”

        “不碍事,不碍事!老身的躯体已经接好,血骨重新续上,游行没有问题!不把袁师你的事情办妥当,老身心里难安!”

        当下离了山顶,到了峡谷附近,袁河让释心颜慢慢清理碎石,找到恶不作真身,自行施法。

        他则绕道去找恶不为,引走这头小鳄。

        过了大半时辰,等袁河回来时,释心颜已经种好奴印,把镇阴灵木交给袁河:“已经成了!等那头鳄妖恢复过来,会有所感应,但他不会知道是谁镇压了他,袁师暂时不要驱使他,等你把修炼的冥道真气送入这根灵木里,增强了奴印威力,再让他替你效力也不迟!”

        “种进去就好!”袁河在手上抛了抛镇阴灵木,造型像是一根玉米,他往猿击袋里一扔,问道:“此事已经大功告成!接下来,婆婆是启程返乡,还是先回洞府疗养?”

        释心颜着急回家,说:“老身是水尸,只要身处枭魂山水域,随时随地都能调理伤躯,老身准备立刻赶路,边走边养伤。”

        “那好,青山不改,大河长流,咱们就此分别。”袁河抱着双拳:“婆婆,等你从岸上回来,请一定到栖侠洞做客,到时我给你接风洗尘。”

        袁河相送释心颜的时候。

        梅哈儿的伤势稍稍恢复一些,已有苏醒的迹象。

        侠崇文小心翼翼侍奉在一旁。

        “梅将军,你可算醒了!”

        梅哈儿迷迷糊糊睁开眼,待到意识恢复,先打一个哆嗦,惶恐不安的东张西望:“人……人贼,人贼在哪里?”

        这声音结结巴巴,一副畏人如虎的模样。

        “回禀梅将军,人贼已经死了。”侠崇文忍不住腹诽,这位大将军没有一点得道高妖的风范,与老师相比,真是大大不如。

        “死了?”梅哈儿一惊一乍:“真死了?你可不要哄骗本殿,那人贼是玄胎期的大高手,像你这样的小卒子,他一个人能打翻一两百!”

        “绝不敢欺骗梅将军,是谢将军自毁了妖身,与人贼同归于尽的!”侠崇文牢记袁河叮嘱:“当初你和谢将军、马将军追杀人贼,途径栖侠洞,被小的与吾师看见,一块追过来支援,但是我们的水速慢,赶到战场时人贼与谢将军都死了,马将军也中毒身亡,只有你昏迷不醒,小的就在这儿守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