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38章 袖里乾坤

第38章 袖里乾坤

        这一方水域距离河面比较近,并不安全。

        袁河带着释心颜潜回河底,先把她放在一座水山上疗养,然后转去清理战场。

        他朝峡谷潜游过去,听见一阵哭嚎声。

        “哥哥,你到底是死是活?快应小弟一声!”这是恶不为的声音,他正浮在峡谷上空,谷中塞满山峰碎块,把他哥恶不作压在谷底。

        这些碎块都是银罡螃蟹谢云自爆妖躯所形成,冲击力过于强劲,方圆数里的水山全部倒塌,碎石滚落以后几乎填平峡谷,恶不作有没有被砸死,扒开碎石才能知道。

        “小弟听你的话,遇着危险赶紧跑,刚才有三位大将军与人贼打仗,小弟怕被他们发现,远远跑开,谁知小弟回来一看,这峡谷里已经堆满山石!哥哥,你快快告诉小弟,你是不是还在峡谷下边!你要是再不吭声,小弟就开始挖谷了!”

        恶不为准备把山石一块块搬走,袁河立即冲到他跟前:“恶不为,你哭哭啼啼在这里做什么?”

        “啊!小老爷!”恶不为扭头一看,仿佛找到大救星,赶紧跪地磕头,哭声更响:“小老爷,吾兄在这里渡天劫,他像是被压在峡谷下面,求小老爷救救吾兄罢!”

        “不用施救,你兄已经渡劫成功,妖躯需要闭关调养,你把山石全部搬走,万一水鬼杀过来,你能抵挡吗?净是害了他。”恶不作被压着,才有利于袁河实施控制:“等你兄恢复了妖力,尾巴一甩就能破谷而出,你老老实实在此守护,不准妄动。”

        妖族渡劫后,妖躯会出现虚弱期,至少要持续三五天,袁河暂时不需要担心。

        “小的遵命。”恶不为愚衷的很,小老爷怎么吩咐,他怎么照办,旋即趴在峡谷边儿上,耐心等待起来。

        袁河安置好他,扭头游走,前去寻找夏侯昌与三妖的肉身。

        刚才斗法时,梅哈儿释放一记‘烟罗印’,污秽了一片水域,虽然妖火已经熄灭,但毒素仍旧存在,夏侯昌与马奔的肉身全部跌落在这处水域。

        袁河没有克制梅花妖毒的办法,于是先找银罡螃蟹。

        这头蟹妖极是不凡,属于上古真妖的正宗后裔,假如能渡过妖王天劫,几乎万物不侵,无毒不克,根脚追的上还阳真蚌。

        可惜已经阵亡。

        蟹甲一碎,妖命绝对保不住,且下场是尸骨无存,袁河仅仅在战场内找到一团血水,水中漂浮一根银色真骨,还有一枚内丹,里边蕴含有蟹妖的本命精华,足够袁河炼出银罡真血使用。

        他把真骨收入猿击袋,内丹清理一番,抛入口中,这丹上满溢有银云,稍微吸收一丝,就能轻松化解梅花妖毒。

        有了这层防护,他才游入‘烟罗印’污秽的水域。

        刚刚趟了几丈远,马奔的庞大妖躯映入眼线,此妖鳞甲极其厚实,尚未被梅花妖毒腐烂,但毒素顺着脖颈伤口渗入内府,他早已毙命多时。

        夏侯昌的尸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侵泡,已经被妖毒腐化为血水,只剩下一颗闪烁白光的剑丸,还有一截衣袖。

        “我记得此人曾经大笑自语,说什么‘天劫真是炼宝的绝佳鼎炉!这么快就把剑丸内的雷禁破的干干净净!’莫非他炼制的宝贝就是这枚白色剑丸?此丸与那枚黄沙剑丸相比,谁强谁弱呢?”

        袁河对人族法器不熟悉,虽然得到两枚剑丸,却甄别不出优劣,单从外形上看,白色剑丸貌似更胜一筹,丸中封印有片片雪花,神奇的一塌糊涂,至于那枚黄沙剑丸,卖相差劲的很,丸内全是沙粒,好似一颗小沙珠。

        “不管这两丸谁更厉害,对我而言其实无关紧要,这几年我锲而不舍研修《白冥寒焰》,却始终不能纯熟驾驭人族真气,似剑丸这种高阶法器,应该对真气要求更为严格,我恐怕驱使不动它们,想御丸飞剑又谈何容易!”

        袁河不由想起清水国,圆圆老祖已经活了五千多年,那是一头超级老妖怪,似这样的悠久寿数,肯定早把人界道门的传承琢磨一个遍,必然懂得剑道。

        “我先试着祭炼两丸,如果不成功,那就收藏起来,等来日返回老家,再找圆圆老祖解惑。”

        这么一想,袁河旋即释然,转去检查那截衣袖。

        这其实是一件储物鱼鳔,人族练气士普遍喜爱装神弄鬼,都把鱼鳔炼在袖子里,挥手便能施宝,显得神秘莫测,也有一定便利性,有些高境修士甚至炼袖为法,凭借一只袖口就能打的妖族灰头土脸,‘袖里乾坤’也是这么传开的。

        夏侯昌毕生专注修炼剑丸,袖中珍藏的其它法器并不多。

        袁河发现这些法器基本都含有水蛟气息,他不由寻思:“这人是不是打劫过一头蛟龙啊?”

        蛟龙一身都是宝,袁河却对这些蛟类法器兴趣不大,威能比不上他的变身妖术,但夏侯昌珍藏的道门典籍很符合袁河口味,返回栖侠宫后他会慢慢研读。

        把衣袖里的宝物粗略检查一遍,袁河转道去找梅哈儿,他以为这头蛙妖也已经陨亡,谁知找到蛙躯时,发现仍有生机。

        梅哈儿是被夏侯昌使用蛟筋软鞭缠住蛙躯,撞碎了一座水山,蛙头被砸烂,伤势较为严重,但如果施救及时,性命一定能保住。

        袁河早前偷听到三妖对话,马奔与谢云一直称呼梅哈儿为‘梅殿下’,说明他是册封的王子,如果能与一位王子攀上交情,这对袁河收集云属真血或许会有帮助,可是妖国的王子们都蛮横惯了,假如这位梅王子偏爱恩将仇报,以他妖将境界的修为,袁河拿他可没有办法。

        到底该不该救呢?袁河正考虑时,忽听东面传来划水声,并伴随一阵自言自语:“老师到底在什么地方呀,马奔将军领着两位妖官追杀人贼,会不会碰巧遇见老师?”

        一听就是侠崇文,他早前见到三妖追击夏侯昌,担心袁河被三妖抓住服役,想给袁河通风报信,却又担心在枭魂山水域迷失方向,所以每走一段水程要做记号,水速过于缓慢,拖到现在才到。

        袁河立即游过去与他见面,问了情况,才知道梅哈儿是执行徭役的妖官,而且是梅婠娘娘亲自任命:“如果妖官死了,会有什么后果?”

        “死了马将军与谢将军,应该问题不大,但梅将军是梅婠娘娘的孩儿,恐会有大祸!”侠崇文一下子紧张起来:“原来的千秋水府就死过妖官,那妖官正好是秋天师的孩儿,秋天师亲自出面调查,找到妖官陨亡的水域后,秋天师把附近的水族全部抓起来,统统炼魂审问!老师,梅将军是贵妖,死不得!万一真死了,咱们得领着孩儿们赶快跑!”

        如果是这样,貌似不想救也得救。

        “你跟我来。”袁河领着侠崇文去了梅哈儿的昏迷地点,让侠崇文驮着梅哈儿,他则把马奔的尸体从毒火水域挪出来,一块搬到释心颜疗伤的山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