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37章 险象环生

第37章 险象环生

        不等袁河回话,夏侯昌突施偷袭,飞剑遁水急冲,正中其中一具鲛躯。

        可惜这只是假身,挨了一剑,鲛躯似云雾一样溃散,旋即又重聚如初。

        青莲影云鲛天赋奇特,假身不过是一道影子,即使溃散,对袁河本体也造不成丝毫伤害,且能与本体隔空挪移,相互调转方位,即使飞剑认出了本体所在,靠近一刻,假身可以及时替代本体的位置。

        如此虚虚实实,夏侯昌的飞剑别想斩中袁河本体,继续耗下去,不等他伤着袁河,自己的神魂恐怕要先行消亡。

        而他此刻最缺的就是时间,绝不能被袁河拖到消耗战里。

        想到这里,他另行计策,决定施展解剑秘法。

        他的沧沙剑丸是采集数万粒灵沙淬炼而成,聚可成剑体,散可作沙针,剑体的攻击范围有限,沙针却不同,只要他出手果断,攻势完全可以把三具鲛躯全部笼罩在内,虽然沙针的威力不能与剑体同日而语,但妖卒能有什么防御力?

        只要沙针击中袁河,就能穿透而过,夏侯昌是这么判断的。

        “开!”

        大喝一声,飞剑呼啸再起,朝袁河奔袭过去,途中开裂剑身,碎为残片,剑片又溃为沙型,铺天盖地好似万颗微闪流星,风驰电掣冲击袁河所在水域。

        夏侯昌瞧的清晰,袁河躲避不及时,必然要被沙针击中,这让他心头一喜,觉得灭敌就在眼前,谁知不消片刻,喜意却一荡而空,反倒是涌出莫大焦虑来。

        沙针冲到袁河跟前,三具鲛躯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一头白鳄盘浮当场。

        这厮到底是什么妖孽呀!

        夏侯昌已经无语了,鲛人竟然又变成白玉踏云鳄,这种鳄妖蕴含自愈天赋,即使他把万枚沙针一股脑全部射入鳄躯,也杀它不死,因为它的伤口能够自行复原。

        “你这妖物有些本事,但老夫真不信,你以区区开灵期修为,还能继续施展这等大神通变化!”

        袁河不回答,只取出一颗回灵蚌珠,仰头吞服。

        夏侯昌再不吭声,火速收回飞剑,悄悄转了身形,准备抓住时机逃跑,回灵珠能瞬时补满妖力,继续拼斗并不明智。

        以袁河目前表现的手段,夏侯昌觉得即使他肉身尚在,擒拿袁河也很困难,他自知没有灭敌办法,继续留下来,有可能被袁河耗死,反而凶多吉少,此时不跑又等何时呢?

        袁河却不会给他溜走机会。

        鳄躯猛的一晃,又变为紫云六睛虾,当初袁河只炼化一颗紫薇真睛,施展万象镇劫身之后,只能唤醒这一睛的神通,但对付夏侯昌却已经足够,此妖目能看破鬼尸隐形,还能照射紫光,削弱鬼尸法力。

        夏侯昌心生退意,见虾目光束照射过来,驾着飞剑遁游躲避,但他仅仅挪移十来丈水距,忽又悬停。

        环顾四望,鬼群不知何时聚拢过来,密密麻麻封锁了方圆水域,铜墙铁壁一样把他困在中心。

        迟疑了片刻,他御剑冲入鬼群,相对于袁河的咄咄杀机,他觉得鬼群更容易对付一些,岂知这是一条绝路。

        潜伏多时的释心颜忽然杀出,张口喷出一团血雾,瞬时罩住夏侯昌,他凄厉大叫:“尸毒!”

        这种妖毒专门污秽神魂,只要沾上一丝,魂躯就要被蚀烂:“竟敢毁老夫道基,老夫要把你挫骨扬灰!”

        这吼声怒中生悲,怨中带恨,飞剑忽地灵光大盛,隔水一挪,朝释心颜横斩过去。

        释心颜被吼声吓的肝胆惧裂,转身想跑,但她距离飞剑太近,剑气掀起的水压迟缓了她的速度,几乎定住她的身形。

        眼瞅着飞剑就要击中她,袁河妖目陡闪,紫光一射而出,宛如一根紫色光柱将夏侯昌彻底覆盖。

        飞剑攻势立刻被阻断,夏侯昌只觉魂躯被紫光锁住,动弹不得,他极是不甘:“你们想让我死,我也不让你们活!”

        他自知逃生已经无望,索性搏命一拼,能杀一个算一个,神魂忽的燃起火光,强行挣脱紫光束缚,钻回到飞剑当中。

        这是一种玉石俱焚的秘术,烧掉神魂转为真气,驱使剑丸展开最后反击,但等真气耗尽时,神魂生机也要断绝。

        夏侯昌修炼这种自焚法术,原本是为了防止被师门擒拿,对他抽魂炼魄,他不愿沦落到求死不能的下场,万一被师门镇压,他会自行了断,谁知他千般算计,却把这法术用在与妖卒子的斗法上,如果让岸上的同道们得知,指不定会怎么笑话他。

        “杀!”

        他满腔悲愤驱使飞剑。

        释心颜原本已经逃开,眨眼又被追上,拦腰切断她的尸身。

        剑势却不停止,突地上蹿,呼呼冲向袁河。

        这变故爆发太快,袁河一直施展妖目照着飞剑,却不能撼动神魂,飞剑斩击释心颜时,他急忙撤了紫云六睛虾的变身,重复青莲鲛躯,向后急遁。

        那飞剑紧追袁河不放,一口气追了十几里地,直到剑内的真气耗光,剑上的灵光忽然熄灭,化作一颗珍珠状的剑丸,漂浮在水里。

        到此危机才算解除。

        袁河却不敢松懈,生怕夏侯昌没有死透,妖目在剑丸上看了又看,直至他确定这丸内没有魂力感应,夏侯昌的神魂已经彻底陨亡,他才收丸在手。

        三年前他杀掉屈广芬与易继川,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今天碰上一个人贼神魂,打杀起来竟然如此棘手,如果这人贼肉身尚在,他想取胜怕是没什么机会。

        但人贼终究是死了,纵然冒了极大风险,仍是他笑到最后。

        “也不知释婆婆是否还活着?”

        袁河记挂着这位好帮手,游回去收拢断为两截的尸身,妖气微弱,残存着一点生机,他立刻取出一枚百丝蚌珠,给释心颜吞服下去,这种珍珠能够续接残躯,尸首分离也能接的完好如初,且不损妖道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