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27章 火劫

第27章 火劫

        “妖族驾驭不了真气,又该如何驱散?”

        前些天袁河研究紫薇天师遗留的《白冥寒焰》,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这心法是道门练气士的传承,他必须先把白冥真气炼出来,然后才能驱使寒焰,真气偏偏始生于经脉当中,首先游走十二正经,其次连通奇经八脉,但绝大多数妖族都没有经脉,这是无法逆转的先天缺陷。

        侠崇文是虾族,他妖躯里全是血肉,真气在他体内根本走不动,即使修炼一千年他也入不了门庭,霍烈石是半人半鱼,真气只能游走上半身,一旦靠近鱼尾巴,就会被堵塞。

        因为这个缘故,妖族一律淬炼肉身,不练真气,但他们与人族所追求的长生大道全部出于同源,都要吸收天地灵气、吞噬天地精华,仅仅修炼过程不同,要么淬炼肉身,要么淬炼魂魄与元神,最终又殊途同归,等修为走到一定境界,他们都要渡真劫,妖族渡的是原始真灵,人族渡的是无量真人。

        但世间生灵无数,总有那么一批稀有族群,不止能修炼肉身,也能修炼元神,袁河就是这种特例,他与人族一样,体内存在经脉穴位。

        他尝试修炼《白冥寒焰》,入门其实很顺利,经脉里诞生了一股白冥真气,但有一个疑难他解决不了,已经练不下去。

        自他开灵化妖以来,妖气全部积攒在猿骨当中,只要他试图游走真气拓展经脉,妖气必然要失控,逐渐混入真气当中,呈现紊乱的状态。

        他掌心已经能驱使一缕寒焰,但寒焰显形后会时而溃散,他控制不住,这是妖气与真气相互排斥所导致。

        反复练了几次,他判断这应该是道统法则的限制,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他必须选择其一,或是专注淬炼肉身,或是专注淬炼元神,否则两种道统他都不会有成就。

        有关这种修行奥秘,霍烈石多少了解一些,给袁河提了一个建议:“鳄老爷,灵猿族拥有类人的美誉,蒲耳猿更是上古真猿的后裔,它与咱们这些披麟带角的妖族不一样,那位屈广芬讲过,它天生无魂无魄,想要渡开灵火劫,必须淬炼六识,六识合一才能结出妖丹,而佛门真气对六识凝结大有帮助,你不妨让它尝试修炼《宝光心经》,等它把宝光真气炼出来,不止能解除猎妖印,还能缩短它开灵的时间。”

        这是一举两得。

        “屈广芬随身携带有《宝光心经》?”

        “原本她只记在心上,与鲍丰媛照面后,为了研修各自的佛门功法,她们两人互换了练气术,《宝光心经》被鲍丰媛收藏了起来。”

        袁河已经把三人的储物袋全都收在手上,《宝光心经》刻在一副竹简里,他粗略扫了一眼,对霍烈石说:“我处事历来公道,你告知了解印之法,这是一件功劳,你身上所中的毒素都是我一手布置,你先去巡逻,等会儿自有解毒灵草交给你。”

        又想到他初来栖侠洞,对领地范围不熟悉,又指示恶不为替他引路。

        等这一鲛一鳄离开,恶不作谄媚着说:“小老爷,那天小的去万珠洞采买灵泥,咬死两头黄蜥鳄,救了侠洞主的命,小的也立过功。”

        “怎么?你也想要赏赐?”

        “不敢不敢!小的就是想让你知道,虽然小的本领不济,但办事勤恳,绝不偷懒!你可不要把小的驱逐啊!”

        小老爷招兵买马,收了一头鲛人为喽啰,眼瞅着自己要失宠,恶不作需要表一表忠心,又说:“小的最近总觉得体内灵风似有满溢的迹象,假如小的强行冲关,有望触发风劫,但是能不能渡过去,小的没有一点把握!小老爷,小的想冒一冒风险,你看行不行?如果小的侥幸渡劫成功,到时再办差,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风劫威力太大,你先不要渡。”袁河拒绝了他:“我刚刚招收了一头小猿猴,他有本事与水魃族攀上交情,等他打通枭魂山的水路,咱们返回铁翼国,到时我领你前去王宫,请老国舅们给你护法,保你平安渡劫!”

        “谢小老爷天恩!”恶不作激动坏了,这真是天大的赏赐,趴在地上猛猛磕头。

        “好了,你也去巡逻罢!”

        袁河望着他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这次围猎人贼,他本想让恶不作与人贼血斗一场,最好斗成重伤,但那三人死的太利索,根本找不到机会,继续养着恶不作,如同火药桶上玩火,他需要另想办法,彻底消除这一隐患。

        思虑片刻,袁河变回猿躯,取出了螺号,给藏匿河底隧道的侠崇文发号施令。

        听见袁河召唤,虾蚌两族的孩儿们纷纷从巢穴游出来,栖侠洞很快恢复了原本的热闹气氛。

        “哈!人贼死啦!”袁小青跟着侠崇文来到山顶,一眼看见鲍丰媛的尸体,自顾欢呼雀跃,啊啊大叫了一阵子,对着鲍丰媛连踢带打:“让你打俺,你倒是继续打啊?不打不是好汉!快起来!”

        袁河盘坐在殿门前,朝他招手:“都已经死了,不要再侮辱她的尸身!你过来!”

        “哎!”袁小青一步跳到跟前,撒欢说:“老祖宗你可真厉害,打杀了人贼,连一点伤也没有受,如果青姐姐也像你一样有本事就好了!对了老祖宗,另外两个人贼呢?”

        “全死了,尸骨无存!”袁河问他:“你识字吗?”

        “字认识孩儿,孩儿不认识它们呀!”袁小青挠挠头:“孩儿自幼生活在鸟巢里,鸟族不教化人界的文字。”

        袁河一听,没有把《宝光心经》交给他:“那就先跟着我学文知书。”

        往前瞄了一眼,见侠崇文与紫锯虾几个孩儿都在围着尸体打量,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人贼的模样,既好奇又畏惧,即使是死人。

        “老师,这头人贼该怎么处理?”侠崇文请示问。

        “毁了!”袁河知道水妖爱吃人,但栖侠洞不会出现这种事,“你们全都过来,为师有要紧事情对你们讲。”

        等他们并成一排趴在门前,袁河正欲开口,忽听血蚌爆发一阵惊恐的嘶鸣声,袁河注目看去,见蚌壳内升腾一层火苗,一下淹没了软躯。

        “不好!老师,蚌孩儿的开灵火劫降下来了!”侠崇文抬肢一拨,将紫锯虾与还阳蚌扫到一边,远离血蚌的火焰辐射。

        眼下只是渡劫的开端,过上一会儿,火势会越烧越旺,血蚌吃疼之下会四处翻滚,容易撞到孩儿们,整个栖侠洞,除了袁河与侠崇文,其余河兽沾上一丝天火就要被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