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22章 脆弱联盟

第22章 脆弱联盟

        陷阱已经布置妥当,人贼又在何方?

        袁河领着大小鳄兄弟耐心潜伏,苦等了一天,终于听到人贼出没的声音。

        “屈婆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咱下河已经大半个月,一直被牵着鼻子走,再这么下去,早晚要出事。”这是一位侏儒老叟,怀挂避水玉佩,身侧竖起一杆血光法幡,召出丈许血光圈,将他护在圈内,他模样猥琐鄙陋,小眼珠却是机警敏锐。

        “它中了我一记猎妖印,在岸上时我能轻易找到它的踪迹,但是入了水,我施起法来,时灵时不灵,原本我怕它跑远,那便再也抓它不着,谁知从昨天开始,它已经不再移动,该是藏到了什么隐蔽河穴里,就在前方不远的位置,这次保准能逮住它!”

        这位‘屈婆婆’掌托避水球,头顶银光钵,钵口倒悬,散射银光柱,把她面容照的清晰无余,气色看去沉稳老练,对这黑暗的水下世界似乎没什么惧意,她也是这次行动的发起者,小猴的血掌印正是拜她所赐。

        她法号屈广芬,早年从一座佛寺学来一套练气术,因破了色戒被老师撵走,从此独行江湖,本是一介俗尼。

        侏儒老叟叫易继川,猎户出身,早年入山打猎时遇着一具修士尸骨,从尸骨身上得了衣钵,无师自通入了法门,本领大增后觉得再当猎户没啥出息,便跑到山外边闯天下,十年前他与屈广芬认识,姘在一块,但没有夫妻之名,偶尔同个居,遇着事故时好相互扶持。

        数月前屈广芬碰上小猴,本想独自抓捕,却一时大意被小猴逃入大河,于是找到易继川邀为帮手,但易继川觉得合两人之力并不保险,他们不修水属真气,追踪也困难,便又物色了第三位强援鲍丰媛。

        “鲍姑娘真是好福气啊,你这头鲛宠已有风纹旋裹,不消几年就能引动风劫,倘若进阶到斩骨境,对你可是一大助力。”自从入了河,易继川时不时就要找鲍丰媛套套近乎,这姑娘有点背景,本是北岸澹国商阳郡朝宗仙庄的弟子,因谋杀同门担心获罪,逃到庄外逍遥快活,虽是戴罪之身,却有正统的练气传承,关键是年纪轻、有姿色,怎么讨好都不为过。

        “谁说不是。”屈广芬出言附和,她心知老姘头在打什么主意,却甘愿帮腔,她要维持小队伍的团结,抓捕蒲耳猿才是她的头等大事,她笑道:“三海水族最是顽固不化,如果被逮到,宁肯让咱们给炼碎妖魂,也不愿乖乖就范做奴仆,鲍姑娘能降服这头鲛妖,着实是有福。”

        “运气罢了。”鲍丰媛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自诩出身名门正统,历来看不起野修,她觉得野修生性凉薄,最是自私,于此她说话喜欢端架子:“几个月前南岸爆发兽潮,上万水妖攻上陆地,结果引来南岸修士的报复,深入这方水域展开扫荡,据说是把千秋水府与龙门水府一块打,导致三海水族逃亡避难,这头鲛奴逃来北岸,碰巧被我遇上,抓着它时已经奄奄一息,我并未打杀它,反而替它医伤,它这才甘愿追随于我。”

        说完朝身边的鲛人瞪一眼,冷脸怒斥:“你愣着做什么,快去附近搜一搜,哪些水族在这里栖居,生长的河珍有多少种,打探不清楚,便赏你一百鞭子!”

        “小的遵令!”鲛人抱拳施礼,长尾巴大力一盘,游进了栖侠洞。

        鲛人自腹部以上都是人身,腹部以下则是鱼尾巴,在水中游动时,只能看到它们的上半身,出于这个缘故,小猴把鲛人也错认成人贼。

        其实这支队伍只有三人,外加这一头鲛奴。

        比较起来,三人修为都要弱于鲛奴,都还是练气期修士,他们冒险深入大河,却有他们必来的理由。

        鲍丰媛与屈广芬都走佛门的练气路子,鲍丰媛的朝宗真气已经打通十二正经,却迟迟不能汇入奇经八脉,脉象不通,她便结不成玄胎,人族修士只有进阶到玄胎期,才算踏足长生之门,而蒲耳猿血碰巧能够导引佛门真气,助她冲关破境。

        屈广芬的佛法是下九流,真气威力不强,十二正经尚未炼满,她已经年过六旬,再不拼一把的话,马上就要老死了。

        至于易继川,他走的是冥道路数,当年他无意间得到一部练气术,心法却是残缺版,仅仅记载了打通十二正经的法门,他不知修炼奇经八脉的门路,已经练不下去,这辈子只能在练气中期打转,蒲耳猿血对他没用,不过猿骨却能增强他的法力,他要拿来炼宝,即使不能长生,也不想任人欺负。

        照此来看,三人各有私心,定然谈不上什么团结一致。

        他们停留一炷香的功夫,鲛人游了回来:“启禀主人,这一方水域不见水族栖居,极可能是发现主人踪迹,仓皇逃窜了,里边生长的草灵河珍并不算多,但是掩埋了一批蚌壳遗骸,料想应该是蚌族领地,另外据此三十里外有一座水山,那山上建有一座雄奇宫殿,宫中隐有彩光照射,好像存有奇宝!”

        “宫殿?彩光?”鲍丰媛甩了甩袖口:“前面带路!”

        不多时,鲛人领着三人赶来栖侠山附近,水中宫殿并不常见,要么是以前遗留的遗址,要么就是大妖巢穴,三人不敢大意,先行降落在河底,遥望山顶商议对策。

        屈广芬掐起兰花指:“一路走来,猎妖印的灵力越发强烈,那猴头肯定藏在这山中!待我施法逼它出来!”

        双臂忽一交错,就要念诵咒语,结果发现两位同伴漂游而走,附身河底污泥里,掀动蚌壳遗骸,珍珠灵光刹那间闪烁起来。

        那鲍丰媛颇为兴奋,捏着一颗绿珠说:“这是青颜蚌孕育的珍珠,吞服一颗就能永久定颜,我早就想购置一颗,苦于囊中羞涩,今日算是得偿所愿。”

        说着就要把绿珠吞到嘴里,结果被易继川一把抓住手腕:“当心有毒!等回到岸上检查过后,再吃不迟!”

        “是!是!川哥讲的有理!”鲍丰媛惊了一下,暗怪自己的不谨慎,旋即把绿珠宝贝似装起来:“能得这一颗青颜蚌珠,我已经不虚此行。”

        话是这么说,一双玉手却在污泥里摸来摸去,一点不怕脏,非要再摸出一颗不行。

        屈广芬见此状况,再也施不了法,此地的蚌族遗骸有上百具,珍珠可不能让两位同伴独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