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猿传在线阅读 - 第18章 贡官到访

第18章 贡官到访

        “好!你能感应到这颗真睛内的妖力,应该就是无垢蚌无疑了!”

        袁河把眼珠抛入血蚌壳,见壳中血气弥漫,汇作雾团缠绕眼珠,灵光在珠上微微闪烁,这正是炼化征兆,真实根脚已经得到确认。

        “你的贡品我也收下,往后安心在这里住下来。”袁河话不多说,让侠崇文领着晶蚌与血蚌返回山脚,去给蚌群划分定居水域,等把这一族的小孩儿全部安置妥当,到时再作计较。

        他也没有闲着,‘化金灵泥’已经运回来,侠崇文装了十六七个大蚌壳,这些蚌壳都是从万珠洞寻获的妖骸,每一壳能容纳千斤泥量,足够他使用。

        接下来要采集其它物料,验证化金灵泥的效用。

        “虾孩,陪为师去采矿!”袁河朝紫锯虾招招手,准备离开山顶。

        紫锯虾生怕跟不上老师速度,八根钳肢略一弯曲,嗖!一下弹起来,结果没有掌握好方向,闷头撞在避水柱上,磕的它晕晕乎乎,好似醉酒一样站不稳当。

        “熊孩子!”袁河笑骂一句,虚空抓它起来,夹在腋下,跃身扎进了河水当中。

        接下来的日子,袁河先后在栖侠洞水域开采震荡石、隐形竹、重水玉、乌铁木、黑纹铜等十余种河珍,裁成砖块搭配化金灵泥,反复验证黏合与韧度。

        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化金灵泥貌似并不具备黏合力,不能把其它河珍粘起来。

        栖侠洞的所有新奇河珍已经被袁河搜寻一遍,他还是心有不甘,于是想到了枭魂山,那片水域里遍布枭魂石,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挖回来一堆石块,谁知却有了意外之喜。

        化金灵泥与枭魂石一旦接触,能够缓慢融合,并凝固成一种新型河珍,类似玻璃一样透明,他一时兴起,给这种新型河珍取名‘金光琉璃’,因为它凝固成型后,表面有金黄色的灵光浮闪,可以起到照明效果。

        有了‘金光琉璃’,袁河再不需要其它物料,他只需使用‘化金灵泥’为胶凝原料,以枭魂石为架构主体,就能盖出一座浑然天成的玻璃宫殿。

        这一天,袁河领着侠崇文前往枭魂山水域,斩断一座山峰搬了回来,刚刚摆在栖侠山旁边,忽听一阵雄浑的嘶吼声钻进长耳里。

        “千秋水府内有河马族栖居吗?”袁河旋即问。

        “河马全部住在东边的宝马水府,府主天师叫马宝宝,他根脚是一头独角河马,有几千头马子马孙,老师,你问它们做什么?”侠崇文弄不清楚状况。

        “我听到一阵马鸣声,正赶来栖侠洞。”

        “但河马都住在宝马水府呀,它们从来不出远门,莫非是迷路了?”

        说到这里,只听‘咚咚咚!’,击鼓声开始阵阵扩散,鼓音掀起一道道冲击波浪,沿着栖侠洞水域一路横扫,途经之地哀鸣绵延,虾蚌两族的小孩儿俱都匍匐拜倒,瑟瑟发抖。

        袁河与侠崇文也被音波震的左歪右晃。

        “哎呦!这是招妖鼓!”侠崇文大喊:“老师,有贡官驾临,我须带上贡品前去迎接!”

        袁河没有拦他,贡官早就该来,拖到现在已经算是晚了。

        他的长耳尾随侠崇文身后,一路跟去东部水域的一座山头。

        那山上停靠一座双轮巨车,车前趴卧着六头河马兽,缠有缰绳连接车身。

        车上摆着一只大鼓,鼓边站着一位马头人身的水妖,犹如铁塔一般雄壮,他穿有黑鳞软铠,背挂猩红披风,显得威风凛凛。

        他手里握着两根鼓杵,每隔十息敲动一次,看见侠崇文游过来,他停下动作,粗声粗气的问:“这是四洞交界山,本将敲了这么久,就来你一头小卒子,其它妖洞难道都被人贼覆灭了?”

        “小的是栖侠洞洞主,拜见大将军!”侠崇文见他化形了部分人身,修为肯定到了妖将境界,这种大妖他可惹不起,先磕头见礼,才回答:“回大将军的话,自从我老祖跟随秋天师出河后,小的只去过万珠洞,那里已经被人贼洗劫干净,其它妖洞的情况,小的不知道。”

        “你这头小虾儿倒是运气好,没有被人贼盯上!亏得你还活着,否则本将就要白跑一趟!”马妖不管妖洞是否覆灭,他只在乎自家的差事:

        “你听好,本将姓马名奔,来自宝马水府!前段日子秋天师被人贼所杀,导致人贼杀到咱大河腹域,王宫得到警讯后,咱大丞相亲自出面,统帅四路水府妖军,已经把人贼驱逐出大河,大丞相返回王宫前,命令我宝马水府管辖你们!”

        “小的以后就是马天师麾下的水民了吗?”谁做上官,对侠崇文无所谓,反正徭役与贡品都免不了。

        “暂时而已。”马奔道:“王宫里有一位梅婠娘娘,很快要渡雷劫,如果她进阶妖师成功,那么千秋水府就是她的私有领地,到时候,管辖权自然要交还给她。”

        简略提了一下新府主,马奔道出来意:“本将这次过来,是为巡察千秋水府内四十七座妖洞的情况,可谓损失惨重,但贡品该缴仍旧要缴,吾家马天师……”

        说着话,他抱着双拳朝天虚拱,以示对自家老祖的尊敬:“这次马天师也参与了围猎人贼的行动,抢得一张器图,急需一批金精炼制法宝,你洞中可有此类河珍?”

        侠崇文老实汇报:“我祖上传有四根妖将的金钳肢,全是天然金精,就是不知贡品数量够不够?”

        “有就好!速去拿来!”马奔面色一喜:“马天师情知你们遭了灾,特别叮嘱本将,如果你们贡不出金精,也无妨,休养生息才是关键。”

        侠崇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已经做好把所有祖产全部上缴的准备,结果马奔将军仅仅要走几根钳肢遗骸,看上去竟然还特别愉快,心想那位马天师可真是爱民如子啊!

        等他交完贡品,把马奔送走,喜哄哄返回山顶,给袁河汇报了此事,不停称赞马天师的慈悲。

        结果袁河这么对他说:“这与慈悲没有关系,马天师应该是为了周全那位梅婠娘娘的面皮,毕竟是王宫贵妖,他现在把栖侠洞的贡品全部要走,让梅婠娘娘上任后收什么?你等着瞧吧,如果梅婠娘娘渡劫失败,他肯定还会再派贡官过来,该收的贡品绝对不会减少。”

        侠崇文想不通这其中门道,只说:“既然人贼已经被打走,无论上缴多少贡品,我都心甘情愿!人贼这一走,以后就能安安稳稳的生活了!”

        安稳?袁河暗自摇头,青黎长河就是一座黑暗森林,厮杀不会停止,也永远不存在太平,危险随时都会降临到栖侠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