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诸天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38章 北上

第038章 北上

        原本,场中的局面是一动一静。

        王勖静,宫若梅动。

        可就在两人交手了百余招之后,本来一直选择防守的王勖忽然脚步一晃,竟然也开始游走起来。

        霎时间,场中身影猎猎,一袭蓝衣的王勖和一身黑衣的宫若梅仿佛化身成了一对蓝黑蝴蝶般翩翩起舞。

        开始时,众人只以为王勖是改变了应对策略,可是很快他们便发现了不对——

        “等等,王勖刚才施展的这招……”

        “这……这不是八卦掌吗!”

        “对,就是八卦掌!”

        “没错没错,刚才这招分明和宫二小姐施展的一模一样!”

        “可王勖怎么会八卦掌了?”

        “是啊,他分明是咏春门人,也没听人说他是带艺拜师啊。”

        “等等,诸位,难道说——刚才王勖一直防守,其实是为了偷学宫家六十四手八卦掌?”

        “这怎么可能!”

        “对啊,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可如果不可能,那王勖现在施展的八卦掌又如何解释?”

        看到王勖竟然和宫若梅一样施展出宫家六十四手,围观之人顿时一片哗然。

        如果说他们只是惊奇的话,那身为局中人的宫若梅,此时心里的震惊只能用翻江倒海来形容了。

        旁人或许还不确定王勖施展的到底是不是八卦掌,但是宫若梅此时已经确定了,王勖施展的正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宫家六十四手!

        “他……他竟然在和我对战的过程中就把我门的六十四手给学了过去?”

        意识到这一点,宫若梅的心神顿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因为王勖能做到一点,意味着她和王勖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了远超她想象的地步!

        又斗了三五招,宫若梅忽然身形一晃跳出战局,神色复杂地看向王勖。

        “你……你是从哪学的宫家六十四手?”

        哪怕心里早有了猜测,可宫若梅还是不敢置信。

        “宫小姐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王勖微微一笑:“只可惜,我看了两遍,宫小姐始终没有用出六十四手中的杀招——叶底藏花。”

        得到王勖的肯定,宫若梅脸色顿时一白,她嘴唇紧抿,道:“哼,想看叶底藏花,你还不……我偏不让你看!”

        她本想说你不配,但是想到王勖的实力,这话再也说不出口,只得临时改口。

        不过“我偏不让你看”这话一出口,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因为这语气显得有些撒娇的意味。

        好在王勖似乎根本没有察觉这些,只是不住摇头:“那太遗憾了,我久闻宫家‘叶底藏花’的大名,却不想宫小姐如此吝啬。”

        看到王勖那郁闷可惜的样子,宫若梅心中不禁生出一阵快意,不过随即她便醒悟过来,暗自警醒自己:宫若梅啊宫若梅,你怎么能仅仅因为王勖郁闷就开心呢,也未免太没出息了一些。

        反省一阵,宫若梅脸上重新恢复清冷,道:“王先生,你别得意的太早,我承认,今天这次比武,是我输了,我认。”

        “宫小姐过谦了,是我……”

        王勖正想说些客套话,就被宫若梅打断:“我话没说完,王先生,我想说的是,虽然这次比武是我输了,但是下次,我一定会连今天这次一起赢回来!”

        “……呃,咳咳,好吧。”

        看到宫若梅那倔强不认输的眼神,王勖心里忽然一动,道:“也罢,既然宫小姐如此说,那就请宫小姐你定个时间地点,在下随时奉陪。”

        “时间地点?”

        宫若梅低头微微沉思。

        这个时间不能太早,太早自己的实力必然还追不上王勖,同样也不能太晚,太晚容易被人说闲话。

        想了一会儿,宫若梅心里有了主意,抬起头道:“时间就定在明年腊八,至于地点,这次我在佛山,那明年你便去奉天找我,如何?”

        “明年腊八,奉天?”

        听到这个时间地点,在看到宫若梅眼中一闪而过的慧黠,王勖登时明白了她的意图,不过他丝毫不以为意,笑道:“好,一约既定,万山无阻,明年腊八,我必准时去奉天赴约!”

        啪!

        两人击掌为誓。

        ……

        时光飞逝。

        眨眼间两个月的时间过去。

        这两个月里,王勖每日除了打磨自身基础之外,便是收集各类武学书籍,想要从中找到通往更高武学境界的路。

        但是可惜,这个世界的信息传播途径实在太少,再加上许多门派对于自家秘籍全都敝帚自珍,即便王勖花费了大力气收集,也没有收集多少有用的东西。

        这天,吃罢早饭,王勖对叶问说道:“师父,弟子想去北方游历一段时间。”

        “去北方?”

        叶问还没说话,张永成便道:“怎么想着去北方了,现在世道这么乱,外面多危险啊。”

        “师母,外面乱是乱了一些,但弟子又不是去外面惹事的,遇到动乱只要老实躲在一旁,总归没问题的。”

        王勖笑着安慰。

        有着时间重启能力,王勖还真不担心遇到什么危险。

        “非去不可吗?”

        张永成皱眉道:“等到了太平年景再出去不行吗?”

        “太平年景?”

        王勖心里一笑,那要等二十多年了,嘴上却是解释道:“师母你也知道,南方武林各门派的功夫我基本都见过了,但北方各家武学我却所知甚少。这次出去我就是打算和北方各家门派进行切磋交流,增加一下自己的见识,免得坐井观天。”

        张永成还欲再劝,就被叶问制止,道:“永成,王勖说的也在理,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还年轻,想要出去闯荡一番也正常。”

        哪个男儿年轻时又没有一番闯荡世界的雄心壮志了?

        “唉!”

        看到叶问同意了王勖的请求,张永成不禁叹了一口气,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北边冷,我为你准备一些御寒的衣服。”

        “谢谢师母,我一周后离开吧。”

        王勖也需要时间跟佛山的朋友告个别,毕竟等到明年七七事变之后,王勖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顺利回来。

        七天后。

        佛山火车站。

        叶问、张永成以及王勖的一些朋友都来送他北上。

        “王勖,路上千万注意安全,这些钱你省着些花,在吃的方面也不要委屈了自己……”

        张永成好似老母亲一般不住的在王勖耳边念叨,不停嘱咐他一些琐碎的小事。

        听着张永成的殷勤嘱托,王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上大学时母亲的影子,他眼眶微红,不断点头应是。

        呜~~!

        随着火车汽笛拉响,王勖深吸一口气,迈步上了火车。

        “对了,师母,在我床底下有一个铁盒,里面有我给你们留下的一些礼物,等会儿你和师父回去千万收好。”

        火车即将发动之际,王勖忽然凑过来在张永成耳边说道。

        “礼物,什么礼物?”

        张永成正想询问,火车门却已经关闭,将她与王勖隔绝开来。

        隔着车窗,王勖对众人不断挥手再见。

        “怎么了,王勖刚才说什么了吗?”

        看到张永成似乎有话要问王勖,叶问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只说床底下有什么礼物……”

        张永成摇了摇头。

        等回到叶家大宅,叶问夫妻二人来到王勖的房间,从他床底下拉出了一个沉重的铁盒。

        “这是什么东西,还挺沉的?”

        叶问把铁盒放到床上。

        “我也不知道,王勖只说是给咱们的礼物,可能是一些……啊!”

        张永成正猜测着铁盒里面会是什么东西,就看到叶问将铁盒打开,露出了整整一箱子的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