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诸天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34章 不分胜负

第034章 不分胜负

        “师父,师母,我回来了!”

        这天中午,王勖从广州回到了佛山。

        “快过来让师母看看。”

        看到王勖的身影,张永成脸上顿时露出的欣喜的神情,对王勖招手说道。

        等王勖来到近前,张永成拉着王勖的手上下打量不停,不住说道:“壮了,比去广州之前壮了,不过也黑了。”

        叶问虽没说话,看到王勖之后,脸上也满是笑意。

        “师父,师母,这是我给你们买的礼物。”

        王勖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了他从广州带回来的物品。

        “这是雪花膏,给师母用的,虽然咱们佛山也有,但是这盒雪花膏是我从一个洋人手里买的纯正进口品……这是一件羊绒大衣,也是我从一家洋行买的,还有,这是……另外这是给我师父的……”

        王勖不断的从行李箱拿出各种物品。

        “你看看你,出去一趟也就是了,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张永成眼中带笑,口中却是不住责备:“你在广州生活不易,怎么不紧着钱给自己花,净知道买些没用的东西。”

        “师母不必担心我,”

        王勖笑道:“我在广州的时候利用业余时间也赚了些钱,生活上完全不打紧的。”

        “那也一样啊,有钱总要省着花的。”

        闻言,张永成放心不少,但依旧嘱咐道:“以后切不可再买这些东西了,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

        王勖口中不住应是。

        等到王勖和张永成寒暄过后,叶问这才起身说道:“走,王勖,让为师看看这半年你的功夫有没有落下。”

        “你说什么呢!”

        听到叶问的话,张永成顿时不乐意了:“王勖刚从广州一路劳顿回来,你这个做师父的让他先歇息几天不行吗?”

        “呃……咳咳,好吧,这件事倒也不急。”

        眼看妻子大发雌威,叶问不敢坚持,只得讪讪一笑,暂时熄了心思。

        ……

        说是让王勖歇息几天,但是次日一早,叶问便和王勖非常有默契地出现在了偏厅。

        看到彼此的身影,王勖和叶问均是相视一笑,随即轻手轻脚的来到了一个更远的偏厅。

        “你的入微领悟得如何了?”

        两人一边做着热身运动,叶问一边开口问道。

        “回师父,弟子的入微已经达到圆满境界了。”

        王勖开口答道。

        “什么!”

        听到王勖的话,叶问险些闪了腰,愕然道:“你说你已经练到了‘若即若离、不黏不断、绵绵不绝’的境界了?”

        “是。”

        王勖点头。

        饶是叶问之前早已经对王勖的天资做出了很高的估计,可是听到王勖竟然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将入微练至圆满后,还是不由一阵恍惚。

        要知道当年他从领悟入微到入微大圆满可是足足花了十余年的时间!

        而就是这个速度,也已经被誉为天才了。

        “王勖,你……”

        叶问张张嘴,想说些鼓励或者劝诫的话,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是用力在王勖的肩膀拍了拍。

        对于自己这个妖孽徒弟,叶问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等他回过神之后,脸上便露出了期待的神情,毕竟从他领悟入微大圆满以来,可还从来没有遇到令他全力以赴的对手。

        “来吧,王勖,全力出手!”

        热身完毕,叶问对王勖招手说道。

        “是,师父!”

        和叶问一样,王勖也非常想知道自己进入入微大圆满之后,和叶问的差距到底如何。

        刷!

        仿佛带着幻影,王勖的身形恍如一道闪电袭向叶问。

        “来得好!”

        看到王勖的速度,叶问眼中爆射出一阵精光,咏春摊手的动作摆出,和王勖便战到一处。

        砰、砰、砰、砰、砰!

        波、波、波、波、波!

        刹那之间,偏厅里便传出密密麻麻的拳脚相击之声。

        声音之密集,好似爆豆一般。

        一直十几分钟之后,搏斗之声才蓦然消失。

        “哈哈,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了!”

        叶问哈哈笑道。

        尽管刚才两人的战斗不分胜负,但是叶问依旧对这一战无比满意,不只在于时隔多年他又找到了一个难得的对手,更在于这个对手还是他的徒弟,他未来的衣钵传人!

        最开始收王勖为徒的时候,叶问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此时,他只觉得当初收下王勖,简直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王勖同样也是无比兴奋。

        从最初完全不是叶问的对手,到之后能在叶问手中撑过百招,再到如今的不分胜负,王勖对于自己的进步相当满意。

        “以我现在的实力,面对即将迎来的剧情也算有了初步的掌控之力。”

        王勖暗自想道。

        想要改变宫若梅的命运,王勖首先必须保证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否则一切都是白谈。

        ……

        得知王勖从广州回来,吴仲素武馆的师兄弟们全都找了过来,要给王勖摆一场接风宴。

        接风宴上,罗山好奇问道:“王师弟,那广州城的武者实力和咱们佛山比如何?”

        “差不多吧。”

        王勖想了想,道:“只不过咱们佛山毕竟地方小,门派要少一些,广州城则有许多全国各地的门派。”

        “那师弟你和他们切磋的结果呢?”

        罗山追问道。

        他们全都知道王勖之所以去广州,就是为了在两广国术馆和各门各派的高手进行切磋交流。

        “结果?”

        王勖淡淡一笑,一边吃菜一边说道:“和你们一样。”

        “和我们一样?”

        罗山先是一愣,随即惊愕道:“王师弟,你是说——你把两广国术馆的年青一代也给扫平了?”

        “年青一代?”

        想到被自己十招击败的那些武林前辈,王勖没有纠正罗山话里的错误,淡笑道:“差不多吧。”

        “卧槽!”

        “王师弟牛逼!”

        “想不到王师弟在广州城也是如此生猛啊。”

        “哈哈,这下子王师弟可以算是武林年青一代第一人了吧?”

        “没错,绝对的第一人!”

        听到王勖的肯定回答,武馆师兄弟们全都沸腾了。

        没有人怀疑王勖是在吹牛,毕竟王勖之前就已经能轻而易举将他们击败了,此时能够横扫广州年青一代的武者,也是理所应当。

        哗啦!

        就在众人围着王勖大声贺喜的时候,只听包厢大门猛地被人踹开,随即,一名留着小胡子,面相桀骜的男子走了进来。

        “马三?”

        看到进来之人的相貌,王勖眉毛不禁一扬:“他现在就已经到佛山了吗?”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宫宝森的大徒弟,以后投靠日本人的马三。

        “你是谁?”

        “谁让你进来的?”

        王勖认出了马三,武馆众师兄弟可没人认得他,看到他不请自来,纷纷出口喝骂。

        “我叫马三,本来只是一个过客。”

        马三声音淡漠,目光冰冷地扫视着众人,“不过刚才听到有人说他是什么年青一代武者第一人,所以特意进来见一见,开开眼。”

        听到马三的话,武馆众人不禁一阵沉默。

        严格说起来,这个‘年青一代武者第一人’的称号,可是非常得罪人的,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习武之人哪个愿意屈居人下?

        如果只是他们闭起门来胡乱开玩笑,自是没人追究,但是现在既然被别人听到了,事情就有些不好收场了。

        就在武馆师兄弟们犹豫着要怎么下台时,王勖起身微微一笑,抱拳问道:“阁下便是宫宝森前辈的大徒弟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