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诸天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023章 震惊的叶问

第023章 震惊的叶问

        回到卧室,叶问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就如王勖所想,其实那第三个要求就是他临时添加的,目的就是为了逼迫王勖不拜自己为师。

        可他没想到的是,王勖对于拜自己为师的执念竟然这么重,哪怕自己提出那种不合理的要求他都敢答应。

        “这下该怎么办?”

        叶问背着手在卧室不断转圈。

        虽然叶问提出了第三个要求,可是他并没有想过真的去那么教授王勖武学——只传授不讲解,那可是误人子弟的做法。

        叶问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

        但问题是,叶问现在是真的不想费心费力的去教授王勖,这可怎么办?

        越想越烦躁,就在叶问不知道如何是好时,他的目光忽然一顿,看到了桌面上一本习武笔记。

        那是他的授业师兄吴仲素平时修炼咏春拳时的感想记录,里面的一些武学感想,对于叶问也颇有启发,因此叶问时不时都会拿起来看看。

        “对啊,我何不跟师兄学一学呢?”

        看着这本笔记,叶问眼睛一亮。

        当年叶问拜师的时候,他的师父也年事已高,因此一身的武术倒有多半是跟吴仲素学习的。

        而吴仲素平时经营着一个商铺,有时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专门教导他,为了不耽误叶问的修炼,便准备了这么一本习武笔记,让叶问多多阅读感悟。

        “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师兄这个法子呢!”

        看着桌上的书籍,叶问精神大振,脑海里顿时生出一个怎么偷懒……不,怎么锻炼王勖悟性的好方法。

        ……

        次日清晨。

        因为激动王勖早早便起了床来到偏厅等候。

        说实话,王勖现在的心情是有些忐忑的,毕竟昨天的拜师可以算得上是强人所难了,万一叶问心中有气而故意不好好传授的话,那王勖可就抓瞎了。

        就在王勖暗自猜测的时候,他只听外面传来一声轻咳。

        “师父!”

        王勖赶紧从椅子上做起来,一边对着叶问抱拳施礼,一边暗中观察叶问的表情。

        而这一看,王勖心中的疑惑更甚了。

        因为他发现叶问的脸上丝毫没有昨天的郁闷,反而倒是有种小孩子得到新玩具般的得意。

        “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叶问的表情,王勖百思不得其解。

        “嗯,你起来的这么早啊。”

        看着早早在偏厅等候的王勖,叶问眼中闪过一抹不忍,随即便又坚定下来。

        “是,因为想到今天就可以跟随师父学拳,所以就睡不着了,干脆早点起来。”

        王勖佯作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你这番向武之心倒也可嘉,不过也不要因此耽误了休息。”

        叶问态度和蔼地说道。

        “是,弟子晓得了。”

        听到叶问的关心,王勖心中的奇怪更甚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叶问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只能暗自猜测,或许叶问本就是这种君子的性格吧。

        “王勖,既然你想跟我学习咏春拳,那你对咏春拳的了解有多少?”

        叶问坐在椅子上,对王勖问道。

        “回师父,咏春拳据传乃是由当年……”

        对于咏春王勖自然也是做了一番了解的,当即便把咏春拳的来历历史讲述一遍。

        听着王勖的讲述,叶问欣慰地点点头:“你所讲的很全面,看来对咏春确实也下了功夫去了解。”

        要知道这个时候可不是后世那种想知道什么上网一搜就全都知道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信息流通还是很滞涩的,王勖能够说出咏春拳的来历,确实当得叶问的夸赞。

        “既然你对于咏春的了解已经不少,那今天我便把咏春拳传授与你!”

        又和王勖说了几句之后,叶问神色忽然一正说道。

        “啊?”

        听到叶问的话,王勖不禁一怔。

        他本以为由于昨天的事,叶问就算不会看自己不顺眼,也总要设置一些入门考核的,没想到竟然这么直接就要传授自己咏春拳。

        “怎么,你不愿学吗?”

        看到王勖愣住,叶问沉着脸问道。

        “不,弟子愿学,弟子一定努力修习!”

        王勖慌忙摇头。

        “既然想学,那就看好了!”

        叶问来到偏厅中央,摆出一个二字钳羊马的姿势,然后拳出如风,把一套咏春拳如行云流水般打了出来。

        王勖不敢怠慢,当即双目睁大,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叶问的动作,同时大脑全力发动,默默记忆着叶问的每一个动作,生怕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片刻之后,叶问动作戛然而止,收拳而立。

        “王勖,你可记住了为师刚才所打的拳法?”

        坐在椅子上,王勖端起茶杯笑着问道。

        话是这么问,但是实际上叶问已经做好了得到了否定答案的准备,而这,也恰恰就是他想要的!

        昨天晚上,他在看到师兄遗留的那本武学笔记之时,便突发奇想,既然师兄可以靠书籍传授自己武学,那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照猫画虎呢?

        让他也写一本武学笔记叶问自问没那时间,但是他可以选择先一次性把咏春拳都交给王勖啊!

        当然,叶问敢肯定的是,王勖第一时间肯定记不住这些拳路——一套咏春拳可是足足有一百多路呢,当年就连他都修炼了足足两年才完全熟练。

        “等会儿只要王勖说他没有记住,那么我就把这本书扔给他,让他先去练熟再说。”

        摸了摸怀里的咏春拳图解,叶问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这样,我就可以继续过我以前的生活了,咦,我还真是机智呢。

        叶问默默为自己喝彩一声。

        然而——

        就在叶问想着自己等会儿该先去茶馆喝茶,还是金楼听曲的时候,便听王勖抱拳说道:“回师父,弟子已经全部记下了!”

        “嗯,记下就好……嗯?”

        话说到一半,叶问猛然一怔,看着王勖问道:“你说什么,你……全都记下来了?”

        与此同时,叶问心中却是升起一抹不悦——他自然不认为王勖是真的全都记住了,只以为王勖是在故意逞强,明明没记住,却偏偏要说记住了,想要赢得自己的好感。

        “是的,弟子已经全部记住了师父刚才传授的拳法。”

        看着叶问的表情,王勖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还是点头说道。

        拜他几乎达到一千的智商所赐,叶问在第一次将拳法演示完毕的时候,王勖便已经将这套拳法全部记住。

        之后为了确保动作正确无误,王勖还特意开启了数十次的时间重启能力,换了多个位置去观察以及模仿叶问的所有动作。

        现在王勖完全可以拍着胸脯说,单就拳法演示而言,除了叶问自己,没人比他打得更好。

        当然,这些叶问是不知道的。

        听到王勖的回答,叶问对王勖的评价又降低许多,将茶杯重重放在桌子上,神色淡漠地说道:“好,既然你说你都记住了,那就打一趟吧。”

        说着,叶问心中已是做好了打算,只要王勖在演练过程中出错,那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打断,然后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在自己这里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

        想到这里,叶问冷哼一声,紧盯着王勖的动作,随时准备开口叫停。

        然而下一刻——

        当他看到王勖摆出二字钳羊马动作,神情便是一愣。

        因为——太标准了!

        要知道二字钳羊马的动作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却有着许多讲究的,双膝合拢的太紧不行,太松也不行,双拳收的太里不行,太外也不行。

        总而言之,不经过一番苦练,是不可能合格的。

        可王勖这个动作呢?

        叶问竟然挑不出任何瑕疵!

        “这怎么可能?”

        叶问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可接下来,随着王勖的动作演示,叶问便越来越震惊,眼睛也越睁越大……

        王勖的每一个动作都无比的标准,标准的就好像用游标卡尺测量过一般!

        “这……”

        看着王勖那几乎比自己还要标准的动作,叶问只好像在看鬼片一样。

        等到最后王勖收拳而立之时,叶问的心已经被震惊得麻木了。

        “师父,弟子演示的可还正确?”

        王勖对叶问问道。

        可还正确?

        这分明就是保准答案了好吗!

        叶问心中疯狂咆哮。

        当然,这些话叶问也就是心里想想而已。

        为了防止王勖骄傲,他勉强压制着内心的震惊,违心道:“嗯,还行吧,也就……还能入眼,嗯,入眼。”

        说完,他生怕王勖再问如何改进的话,赶紧转移话题道:“王勖,虽然你的动作很标……咳,还算标准,但是你知道修炼武学最忌讳的是什么吗?最忌讳的就是不知变通,面对不同的敌人不知道随机应变。”

        一边随口说着,叶问一边暗自叹息。

        王勖只看了一遍就将咏春拳全都记住,还修炼的那么标准,自己之前的计划可全都泡了汤。

        就在这时,叶问的目光忽然一顿,看到了偏厅角落里的木人桩。

        “等等,或许……还可以这样!”

        他轻咳一声,道:“至于如何练习随机应变,咱们门派的前辈也研究出了一个法子。”

        说着,叶问带着王勖来到木人桩前,道:“你看这木人桩,就好比是你的敌人,上面这根木头,就是敌人从上方打来的拳头,下面这根,是敌人踢来的腿脚,中间是……左边是……右边是……”

        把木人桩的种种意义讲述一遍,叶问神色一正,道:“王勖,你看好了,面对敌人不同的攻击我是如何应对的。”

        说罢,叶问身形转动,围着木人桩练习起来。

        “拳打!”

        “脚踢!”

        “格挡!”

        “卸力!”

        “肩撞!”

        “背击!”

        砰、砰、砰、砰……

        随着叶问的讲解,偏厅内传出阵阵撞击之声。

        半晌之后,叶问站到一旁,对王勖含笑问道:“刚才我的动作你可记住了?”

        问完,他心里暗自一笑,这回你总不能还记得住吧?

        要知道刚才他为了提高难度,可是把每一种应对方式全都做了演练,为的就是王勖不能全部记住。

        “等会儿我就跟师兄去要一本木人桩练习图解,然后交给王勖,让他自己照着练……”

        正想着,叶问便听王勖开口说道:“师父,弟子已经全部记住了!”

        叶问:“……”

        “你给我演示一遍!”

        好半晌,叶问这才收拾好表情,对王勖僵硬说道。

        他不相信王勖的记忆力真的这么好。

        可是,随着王勖在木人桩前不断演练,叶问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就是有人的记忆力真的这么好。

        王勖的动作依旧那么标准,依旧那么分毫不差。

        “师父,弟子练的怎么样?”

        一趟拳打完,王勖对叶问问道。

        “这个……”

        想着王勖那几乎和自己复制粘贴一般的动作,叶问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心底暗叹:“我到底是收了一个怎样的妖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