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在线阅读 - 第1358章 里面的人是谁

第1358章 里面的人是谁

        房间里有人!                而且还是个女人!                这样的认知让沈蔓歌的脸迅速的沉了下来,刚才那着急心情顿时像被人泼了一头冷水,瞬间熄灭了。

        女人婴宁的声音越来越大,期间还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让沈蔓歌心头的怒火突然就窜了起来。

        叶南弦被人算计了?

        还是心甘情愿的做这种事情?

        是觉得她不会回来这么快,所以才见缝插针的吗?

        沈蔓歌可还记得叶南弦强烈的体力,这几天也没饿着他,就这么迫不及待?

        还是说家花始终不如野花香?

        沈蔓歌感觉自己的费都要气炸了。

        、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大的她整个人都要暴走了,她上前一步打算一脚踹开房门,胳膊却被人一把抓住了。

        “谁?”

        沈蔓歌下意识地进攻,却被对方给拦下了。

        “是我。”

        叶南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让沈蔓歌整个人楞了一下。

        “叶南弦?”

        “不然呢?

        你以为里面的人是我?”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诧异的样子,想到她刚才怒不可解的表情,顿时明白过来,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在你心里我是那种人吗?”

        沈蔓歌有些心虚,但是却气势很足的说:“谁知道你会不会被人算计。

        万一又是那个烂桃花对你心生爱慕呢?”

        叶南弦顿时被气笑了。

        “你这吃醋吃的都这么别扭,不累吗?”

        “还不都是因为你。”

        沈蔓歌郁闷的回了一嘴。

        她挺讨厌自己这个样子的,但是这个样子却由不得自己。

        叶南弦见沈蔓歌生气了,明明他被冤枉了,却见不得沈蔓歌心情不好,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错行了吧?”

        “本来就是你的错,谁让你长得那么帅了?

        到处招蜂引蝶的,这刚走一个青鸾,万一又来一个凤凰怎么办?”

        沈蔓歌的话顿时让叶南弦笑了起来。

        “凤凰不就是你吗?”

        “你才是凤凰。”

        沈蔓歌懒得和他贫嘴,皱了皱眉头问道:“既然里面的人不是你,那是谁啊?”

        “不知道。”

        “我知道。”

        青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把沈蔓歌吓了一跳。

        “卧槽,你走路没声音的?”

        沈蔓歌拍着自己的胸脯低声说道。

        青鸾的立场定了之后,沈蔓歌对她倒是随性了很多。

        青鸾看到沈蔓歌没用的样子,鄙视的说:“我是鬼的话,第一个抓你下去。”

        “切,那也得我老公允许啊,对吧老公?”

        沈蔓歌很是无耻的拽住了叶南弦的胳膊,把他拉入了战局。

        叶南弦有些想笑了。

        这个样子的沈蔓歌还真有点小人得志的样子。

        青鸾顿时被气得有些脸红。

        “沈蔓歌,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能啊,要不我当众亲我老公一口给你看看?”

        沈蔓歌愈发的没有底线了。

        青鸾看着叶南弦,委屈的说:“叶老大你管不管?

        “管不了,我气管炎。”

        叶南弦这话一出,青鸾顿时噎住了。

        这种话叶南弦居然说的乐滋滋的,这有什么可乐的?

        沈蔓歌见叶南弦这么说,这才心里熨帖了。

        不过她也没忘记刚才的事儿。

        “快说,里面的人是谁啊?”

        青鸾的眸子顿时沉了下来。

        “给叶老大下药的人,结果被我发现了,让她自食恶果了而已。”

        “什么意思?”

        沈蔓歌顿时紧张起来。

        他们在这里的消息并没有外泄,为什么会有人看上叶南弦?

        青鸾冷冷的说:“我宫里的侍女,跟着小崔见过一次叶老大,便喜欢上了,居然想要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宠幸。

        她以为这是在方正的后宫里吗?

        我的叶老大岂容她这样的女人玷污?”

        沈蔓歌听着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

        她的叶老大?

        不过她看了看叶南弦,免得他为难,只好没说话。

        “男的是谁?”

        “于峰手下的侍卫。”

        青鸾此话一出,顿时让沈蔓歌顿了一下。

        “你不是吧?居然去于峰那边抓个侍卫过来惩罚你自己宫里的侍女?

        你没毛病吧?”

        “你才有毛病!”

        青鸾直接给了沈蔓歌一个白眼,然后才说:“于峰的侍卫还用我去抓吗?

        外面随便找一个都是。”

        “什么意思?”

        沈蔓歌听明白了,但是又怕自己理解错了,;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外面都是于峰的人?”

        “从张宇送到我这里来的时候他就派人在外面盯着了,。

        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传令官过来带走了张宇的替身,于峰的人却没撤,说明他还在怀疑这什么,只有控制住了他的人,我才能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既然有现成的棋子送上门了,我干嘛要拒绝?”

        听到青鸾这么说,沈蔓歌这才发现青鸾对她还是蛮仁慈的,不然自己现在能够安好的站在这里还说不定呢。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

        “我们进出于峰的人没发现吗?”

        “那倒没有,我都是提前让人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了,放心吧。”

        青鸾对着叶南弦笑了笑,沈蔓歌顿时站在了他们之间。

        “喂,不许对我老公笑的像个花痴似的。”

        “沈蔓歌,你……”                青鸾真的很想对沈蔓歌再打一架。

        沈蔓歌却对她伸了伸舌头,不满的说:“叶南弦,你赶紧找个男人把她给嫁了吧,不然整天肖想你,我会被醋淹死的,你忍心让你漂亮可爱的老婆英年早逝吗?”

        青鸾觉得自己快受不了了。

        “我的婚事你少插手。”

        “谁爱插手似的,只要你不喜欢我老公,你爱做一辈子老姑娘我都不管你。”

        沈蔓歌从来不觉得自己毒蛇,但是现在却发现了。

        叶南弦看着她们俩貌似吵架,却又多了一丝情谊的别扭样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那现在里面怎么收场?”

        “我已经安排了摄像头和摄像机,一切都记录下来了,自然会逼着那个侍卫乖乖就范,你们就换个别的房间住吧。”

        “也好。”

        叶南弦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沈蔓歌给拽住了。

        沈蔓歌看着青鸾,那眼神看得青鸾恨不自在。

        “你干嘛?”

        “你该不会早就在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想看我和南弦亲热吗?”

        沈蔓歌此话一出,青鸾顿时被自己的口水给抢到了,然后连声咳嗽起来。

        “你有病吧?

        我有那么变态吗?”

        “我怎么知道?”

        沈蔓歌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什么不妥。

        叶南弦觉得沈蔓歌在留下来,估计青鸾会吐血的,连忙揽住了沈蔓歌的柳腰说道:“你还没听够这声音么?

        不如回房咱俩探讨探讨?”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

        “闭嘴啦。”

        她终于被叶南弦给拽走了。

        青鸾也松了一口气,这个沈蔓歌还真的很讨厌呢。

        不过看着他们俩恩爱的样子,青鸾心里有些空牢牢的。

        她是不是也该找个人谈一场恋爱了呢?

        守着叶老大这么一个无望的人继续等下去等于荒废了自己一辈子,先前还觉得自己有那个可能上位,现在感觉沈蔓歌这个女人除了讨人厌一点以外,其他的还算可以,自己上位没可能了,她是不是该收回自己的心思,找个其他人缓冲一下呢?

        青鸾随即摇了摇头。

        人生的情感何其复杂,找不到自己相爱的人,那就一辈子这样单着吧。

        其实单着也挺好的,自在。

        青鸾如此安慰着自己。

        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接近尾声的时候,青鸾名人踹开了房门,一场捉奸的戏码就此展开。

        当侍女发现自己睡了的男人不是叶南弦,而是一个陌生男人的时候哭哭啼啼的,却被青鸾直接一声冷哼给镇住了。

        “怎么?

        现在倒想起来哭了?

        一开始算计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后果呢?

        我方颖之的贵客也是你可以肖想的?

        来人,把她给我带下去。”

        青鸾一声令下,侍女被强行带走了。

        侍卫看着青鸾,有些胆怯,却强撑着说:“五公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                “睡了我的人却告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于峰平时就这样教你们的?

        你对我侍女做了什么,这摄像头可都有记录呢,要不要我们倒于峰面前看个清楚?”

        青鸾的话一出,对方顿时看到了摄像头,不由得瘫了身子。

        “公主饶命。”

        “要我饶了你也可以,你知道我让你怎么做的。”

        侍卫有些为难。

        “或者你打算殉职,也是可以的。”

        青鸾此话一出,侍卫顿时说道:“于少让我监视公主有没有再和二少联系,并且国主那边逃跑了一个女犯人,于少怀疑和公主有关。”

        “放屁!”

        青鸾在外一直都是高冷高贵的形象,此时突然爆出粗口,不由得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看什么看?”

        青鸾今天很是暴躁。

        她母亲的忌日,一个个的都不安分,跳出来找事情,也别怪她发威了。

        所有人连忙低下头,感觉今天有些玄幻。

        青鸾冷冷的说:“你们家于少倒是把我想的神乎其神了。

        我如果真的窝藏了女犯人,刚才我父亲的传言官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进来禀告?

        或许趁机让我父亲下一道搜宫的命令,你们就可以完全明白了不是吗?”

        侍卫连忙说:“于少说五公主这些年能够偏安一隅,却相安无事,肯定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就算女犯人的事情和五公主没关系,五公主身后一定也有其他的势力帮衬着,于少就想知道五公主身后之人是谁。”

        ”于峰的野心还真不少。

        怎么?

        他该不会真的想要把整个f国都纳入手中了吧?”

        青鸾的眸子猛然一沉,那威严的样子顿时吓坏了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