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本小说我做主在线阅读 - 16、舆论胜利,张伟的身份(角色求打赏~求推荐票鸭~)

16、舆论胜利,张伟的身份(角色求打赏~求推荐票鸭~)

        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事情,随着一群头顶警徽的警察叔叔入场,让事态又走向了未知方向。

        概因为,

        警察叔叔进来的时候,爆发的老实人张伟,正在给两地中海白人施加暴击中。

        “住手!”

        “住脚!”

        “警察!”

        “双手抱头蹲下!”

        ···

        一连串的呵斥响起,正处于怒头上的张伟看见警察叔叔,当场就懵逼了。

        老老实实一辈子,好不容易爆发一次,怎么排场这么大的吗?

        老实人性格重新占据理智,他乖乖双手抱头蹲下,眼神却是一个劲的向扁舟使眼色。

        张伟:“这事儿和你无关,我扛下了!”

        扁舟:“......你眼睛咋地了?”

        张伟:“放心!我没事!我可是502最有种的男人!”

        扁舟:“......要不去医院看看?”

        张伟:“都是兄弟,不用这么客气!帮我照顾好我老婆!”

        扁舟:“......”

        扁舟实在是无法领悟张伟眼神抽搐的含义,站起身道:“那个......警察叔叔你们看,这么多人躺着呢,要不先送医院?”

        为首的一个警长本来正盯着地上两白人皱眉,闻言抬头看了眼扁舟,回头让警员给张伟、扁舟上手铐,

        “等下!”扁舟自然是不愿意的:“为什么给我拷上?这个晕着的是我老婆,我是受害人!要拷你们拷他就好了。”

        被扁舟指着的张伟瞪大眼睛,虽然他说了他要一人扛下所有,可你这翻脸也太干脆了吧!

        准备铐他的警员见此,回头看了眼那警长。

        扁舟赶忙补了一句:“我也是网络公众人物!有粉丝群体的!”

        虽然昨天刚刚切了,但这并不妨碍他拿自己可爱的粉丝们狐假虎威。

        谁知道,

        这句暗含威胁的话一出,

        那警长审视目光刚扫过来呢,倒是身前的警员脸色一变,“啪嗒”一下就给扁舟拷上咯。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警员严厉警告道:“我们可是警察!一个公众人物就能威胁到我们?我们身上的警服不答应!”

        扁舟:“......”

        警长:“......”

        以扁舟的反应速度自然是能躲的,但考虑到“拘捕”的后果,还是选择站着不动。

        既然拷都拷上了,那他也就懒得多费口舌了。

        而这时,

        地板上的两个白人瞧见有警察到了,开始肆无忌惮的蹦跶起来,大喊着“我是厦盟大学教授”“我是XXX经理人”的头衔,一顿各种威胁。

        怎奈在场会英语的警察并不多,似乎只有拷扁舟的那个警员会,在简单的沟通无法安抚下两人后,干脆就板着脸不说话了。

        这警员似乎对耀武扬威的两白人颇为不满?

        由扁舟和张伟背上自家媳妇,两个黑人博士生搀扶自家导师和朋友,上了警车一路杀到最近的医院。

        那白人显然是要往大了闹的。

        检查、验伤、叫嚣,治疗方案只选贵的用,一点皮外伤楞是花了小几万块钱,还不满的贬低这家医院太低端,药品怎么那么低廉。

        那名懂英语的警员忍不住了,反驳道:“我们国家是有完善医保的,国家报销大多数医药费,所以药品老百姓都能用得起!”

        “嘿!你在和我们美利坚比福利?”白人导师一脸震惊的大吼道:“我们国家看病都是免费的!你们这还要自己交钱,实在是太落后了!”

        那警员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从何反驳。

        嗑了多个大师包的扁舟却是门儿清,怼过去一句:“免费医疗?多少人能享受到?我们国家医疗体系主要覆盖经济中下阶层,你们国家呢?多少人缴纳了医保?别忘了,这次疫情你们又是世界第一!感染、死亡人数是我们国家的22倍!”

        白人导师愣了下,被扁舟犀利话锋怼的不知道怎么回应。

        那警员不由向扁舟比了个大拇指。

        张伟就没那么多考虑了,双手海豹式鼓掌给扁舟助威,对于曾经予取予求的导师没有半分尊敬——他不配!

        但白人导师还是嘴硬道:“美利坚世界第一!”

        “呵。”扁舟嗤笑道:“我现在给你买一张回去的机票,你敢回去吗?”

        他敢回去吗?

        现在地球另一端可是疫情横行、最近又因为积怨已久的种族问题爆发大游行,可以预见疫情又将引来一波峰值。

        白人导师不要命了才敢回去哟!

        他哑口无言,干脆指着扁舟鼻子冲警员吼道:“你打了我,不想影响国际关系,你就等着坐牢吧!”

        “呵。”扁舟再次冷笑:“就你?还国际关系?还不及你家总统一根头发能搞事呢,有不靠谱总统在根本不用担心这种问题,没有的事情怎么影响?”

        白人导师:“......”

        他确认了,自己根本说不过这个华夏人。

        所以他扭头看向嘴角偷笑的警员,怒声咆哮道:“这个谋杀犯为什么还在这里?他应该被关进监狱!我要告他谋杀!我要让他牢底坐穿!”

        白人警员的叫嚣是有作用的,之前那名警长被吸引了进来,通过警员的翻译安抚了几句无果后,黑着脸往外走去。

        扁舟听到他们在门外的一段对话。

        警长意味深长道:“这件事麻烦了啊,那个白人是厦盟大学的外聘教授,还是带博士生的那种。另一个在艺术界的地位也很高,他们又是受伤的一方......难办啊!”

        “刘队,这不对吧?”那警员不满的抱怨道:“据我们接到的报警,明明是那两个老外试图对我国女公民不轨,这顶多算一个防卫过当吧?”

        “哎,小王,你不懂。”刘队感叹道:“涉及外国人,考虑国际影响我们必须要慎重处理,另一方既然没有什么背景......”

        “刘队!你在说什么!”王警员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我们是人民警察!不为了自己国家的人民着想,你对得起自己头上的警徽吗?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警服吗?”

        “你怎么说话的?”刘队也是恼怒的呵斥着:“这就是你对长官的态度?我是看你有潜力提携你,你怎么还不知道感恩呢?”

        “提携?还不是想讨好我爸?老子?的不稀罕!”王警员情绪激动异常:“你不敢管是吧?那我让我老子来管!”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中,王警员疾步离开了,而那名刘队在门口驻足抽了个根烟,也是离开了。

        一时间,

        房间里只剩下扁舟、张伟和那个白人导师,另一个白人在隔壁录口供中,两女则是在别的病房接受检查治疗。

        扁舟让系统确认了一遍,房间内没有任何监控在。

        这不是搞事的好机会吗?

        扁舟眼神眯起了一个危险弧度,刺得对面白人导师脖子一缩,但随即瞧见扁舟被拷在病床的铁杆上,又炫耀的抬起只有名表的双手。

        被铐住了吧?我可没有!

        扁舟:(▼へ▼メ)

        被铐住了?

        扁舟单手握住病床的铁杆,起身轻松的举着病床走到那白人导师面前放下,中间没有发出丁点的声音,保证不会惊扰到隔壁在做笔录的警察叔叔们。

        白人导师:(((?Д?)))

        扁舟却是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开口念出一段数据。

        “2012年10月1号,在厦盟思明XX街道XX号,你以博士毕业论文签名为由,强迫和女学生XXX发生关系,并拍照存在了千度网盘上,并以此要挟多次发生关系。”

        “2013年4月1号,该女学生不堪重负跳楼自杀,你发现了她的遗书,并将其烧毁。”

        “2014年12月8号,在厦盟思明XX街道XX号,你以工作应酬为由,携带男学生XXX与男性朋友聚会,强迫其和你的男性朋友发生关系,并拍照上传到美利坚同性网站上。”

        “2015年4月1号,该事情发酵爆发,该男学生家长因羞愧双双自杀,你害怕该男学生报复,就动用关系封杀他让他至今申冤无门。”

        ···

        一桩桩、一件件,扁舟比白人导师还要如数家珍,旁边张伟听得都是暗自心惊肉跳。

        和这些“学长”们相比,他的遭遇简直就是小意思啊!

        白人导师同样是听得瞪大了眼睛!

        这些事情里有的他自己都快忘记了,怎么眼前的黄皮猴子比他还清楚?

        而就在他震惊的时候,

        扁舟忽然出手,“啪啪啪”一个巴掌连抽,频率之快、力度之大直接是抽肿了白人导师的脸不说,还顺带把他的假牙都给抽飞出来。

        门外跟着就响起了一阵急促脚步声,扁舟灵巧的举着病床回到原位,一名警员推门而入。

        他瞧见脸颊肿起的白人导师心中猛地一跳,有些为难的看了眼若无其事的扁舟和瞪大眼睛的张伟,握着门把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他心里是向着自己国家人的,可刘队的态度上似乎偏向外国人......

        就在这名警员进退两难时,

        扁舟开口给他解了围:“哦,刚才这位国际友人不小心摔了一跤,你说对吧?”

        白人导师在华夏呆了近十年,华夏语也是会的。

        闻言他气喘吁吁的怒视着扁舟,扁舟有恃无恐的比了个割喉的动作,白人导师的怒火跟着一滞——把柄还被抓在手上呢!

        “握妹嘶!”白人导师咬牙切齿道:“甩勒一脚!”

        既然白人导师不追究,

        那警员也就跟着松了一口气,提醒一句“小心地滑”,赶忙关门离开这个灾难漩涡。

        扁舟冲一脸震惊的张伟露出胜利的微笑,随后又朝白人导师笑着露出八颗牙齿,看白人一副无能狂怒的模样,心里很是愉悦。

        敢动我老婆?

        也就是你站在法治社会的华夏国土上,不然别说是穿越世界里了,就是在美利坚小爷都分分钟埋了你!

        “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责任,也可以让张毕业。”白人导师用英语说道:“只要你把那些东西销毁,怎么样?”

        怎么样?

        扁舟看向张伟,想要看看他是怎么想的。

        张伟面对近在咫尺的博士毕业证书,没有半分的犹豫道:“少了一个学位证书而已,大不了我跟你去写小说!”

        “别!写小说死路一条。”扁舟赶忙制止:“不过我倒是有其他的事情找你帮忙,放心,毕业证书会有的。”

        “你不用这样的。”张伟皱眉道:“我知道你对晓晴有多疼爱,就这么放过他的话......”

        “谁说要放过他?”扁舟理所当然道:“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是选择都要啦!”

        ···

        扁舟几人在医院期间,外头也是在贾维斯+钱遁的双重加持下,引来了一波网络狂欢!

        《外国人在华夏,难道就不应该遵守华夏的法律?》

        《白人导师无下限压榨华夏女博士生,致其怀孕后更是逼其跳楼!》

        《震惊!糖糖博士生月工资只有550元?》

        《博士导师:你们这些垃圾、白痴,有什么资格需要休息?》

        ···

        一个个挑动人大脑神经的标题、一行行激怒人疯狂喷涌肾上腺素的文字,并没有单独针对着某一个人,而是直接将整个华夏境内的,所有黑心导师都是爆料出来。

        但凡是排的上名的学校,别管是清北华大、还是联南京西,统统都是榜上有名的存在。

        只有有光的地方,难免就会滋生黑暗。

        这以往不为大众所知的丑陋,在贾维斯这一时代利器的全力开动下被挖掘出来,而后再由钱遁在极短时间内占据整个网络的风口浪尖。

        在简单的发酵了两个小时不到,已经是有不少以往忍气吞声的博士生们,纷纷发言勇于对抗“恶势力”!

        但实际上,

        不过也是被贾维斯用钱遁撑起的胆子罢了。

        这一个个大瓜砸下来,砸得吃瓜群众那叫一个大快朵颐,原来博士生也这么惨的吗?

        就在这一话题被彻底炒作起来后,

        贾维斯才是真正开始全面爆破白人导师,将他以往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小到中学时发表的种族主义、大到如何先后逼死三名博士生,那是把细节都抠出来大书特书。

        这一下子,

        网络上所有汇聚的负面情绪,瞬间是有了一个宣泄的渠道,铺天盖地的讨伐声将攻占了白人导师所在的厦盟大学。

        官网、贴吧、微博、论坛、知呼......

        统统沦陷!

        如此浩大的声势,堪称是有成为全国公敌的趋势,并且这还只是刚刚发酵的结果,如果公关不做好的话,只怕因此要连累到不计其数人的职位。

        这时候哪里还有人敢跳出来保白人导师?

        革职!开除!立案调查!势要还我国公民一个公道!

        厦盟大学、厦盟警方、乃至是厦盟市领导,纷纷是发文表态,坚决打击诸如白人导师这种负面案例,为此将如何如何努力云云。

        于是,

        医院中白人导师还在威逼利诱扁舟和解呢,忽然闯进来一群警察,为首的胸前编号更是夸张的000002——这么靠前,该是多大的职位?

        而在这位身后,就是刚才那个王警员,他冲扁舟压压手示意稍安勿躁,这件事交给他来解决。

        殊不知,

        大势早已经是在扁舟这边,哪里需要他搬救兵。

        白人导师还不知道自己末日降临,兀自端着架子道:“这个......我们已经决定和解了,就没有你们什么事......”

        “和解?谁说的?”扁舟一脸“愤怒”道:“你灌醉我老婆还想要睡她,谁?要和你和解呢!这事儿我们不死不休!”

        为首那位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冰冷的盯着白人导师,决定不追究他那脸上伤势的问题,挥手示意手下动手。

        王警员直接上手,一对银手镯给白人导师戴上,另外两名警官直接拽着他就往外头拖,对于他的吼叫没有丝毫反应。

        老小子,这次你死定了!

        为首的那位拍了怕扁舟的肩膀,和蔼道:“是我们这人民公仆做的不好,我们会给自家公民一个交代,有任何要求可以放心的提。”

        说完,

        他大步流星离开,只留下王警员笑眯眯的给两人接了手铐。

        “你们真是撞大运了啊!”王警员感叹道:“正好赶上这次舆论风波的掀起,不然就算你们占理,可再怎么一个防卫过当的罪名是逃不掉的,那老外的鼻梁骨都断了。”

        张伟好奇的和王警员聊了起来,看模样还挺志趣相投的。

        扁舟就没这兴趣了,他一手搞的事情,他还能不清楚?

        走到外头问过护士,来到王晓晴和卢成所在的病房,两人就是喝醉了也没啥大事儿,只给打了点葡萄糖。

        扁舟摸着王晓晴的小脸,也是服了这个小丫头的粗心大意。

        要是今天喊他一起过去,至于闹这么多事情吗?

        想到这,

        他不由轻轻拍了下小家伙的脸,结果她竟然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捂着脸一脸迷茫。

        “谁打我了?”她迷糊道:“是不是你打我脸了?”

        “没有的事儿。”扁舟一脸正经道:“肯定是你做噩梦了,让你喝那么多酒,难受了吧?来,躺下继续睡。”

        王晓晴闻言,迷迷糊糊的又躺下了,抱着扁舟的胳膊很快就呼吸均匀的进入梦乡。

        扁舟从她怀里抽出手,对A有点硌得慌。

        轻手轻脚的又查看了下卢成的状态,羡慕的看了眼她那王晓晴没有的硕大,就退出病房了。

        迎面正好是碰见了赶来的张伟。

        “她们都没事儿吧?”张伟问道。

        “没事儿,都睡着了。”扁舟道。

        “今天的事情抱歉啊,我本来是......”张伟一脸后悔:“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还好没出事,不然我......”

        “好了,你也是想帮晓晴办画展,我理解。”扁舟安慰。

        “你知道?晓晴和你说的?”

        “嗯嗯。”扁舟含糊敷衍过去。

        “对了。”张伟没有追问,话锋一转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事要让我帮忙吗,是什么事情呢?”

        ···

        ···

        ···

        A:张伟是金融管理博士,让他建立一个天使投资公司,管理他的一万亿;

        B:张伟是物理能源博士,让他收购一个物理研究所,实现清洁能源项目;

        C:张伟是影视导演博士,让他帮忙整理一份时下最热影视清单,为以后穿越充电;

        D:其他,畅所欲言不限票数;

        ···

        PS:脑洞楼、意见楼、讨论楼,1账号采纳5次,加更1章。

        PS:差3100+推荐票就加更了,加油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