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72代价,咬死陆藏锋

972代价,咬死陆藏锋

        月宁安半点不避讳她把感情当作生意来谈,她落落大方地招呼完颜遗坐下,全然是一副生意人的口吻:“十六王爷,我丑话说在前头,我是商人,我把钱财看比命都重。十六王爷要跟我谈感情,怕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这就是你说的,谈感情?”    完颜遗走到月宁安面前,单手按在桌上,逼近月宁安。

        他定定地看着月宁安,双眼微红,死死地咬着唇,像是受到情伤的少年,强撑着最后一丝倔强。

        “要不,我们谈生意?”月宁安自认是个狠心,但少年红着眼睛受伤的模样,确实有那么几分可怜,她能怎么办?

        就算她这人冷血无情,不会因完颜遗长得好看,更不会完颜遗摆出一副喜欢她的样子,就对完颜遗心软,但是……

        人堂堂王爷,摆出一副好似被她抛弃的样子,她就是装,也要装出一副,被完颜遗打动的样子。

        毕竟,还要合作呢。

        她怎么着,也要给完颜遗一点面子。

        月宁安叹息一声,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月家行商百年,最是重信誉,我答应了大周朝廷的事,我一定要办到。那个刺客我是一定要带回大周的,只要跟这事不相关的生意,我们都可以谈。”

        “如果我非要那人死呢?”完颜遗姿容艳丽,美得凌厉锋芒,泛红的眸子是艳丽的锋芒与冷冽:“你要怎么做?”

        “那就,各凭本事!”月宁安没有往后躲,她坦然自若地直视完颜遗。

        两人离得很近,一人呼息,就能闻到彼此身上的气息,也能清楚地看到,彼此脸上最细微的情绪变化。

        完颜遗突然问道:“那个刺客,是陆藏锋?”

        “这一条,不在我跟大周朝廷合作的范围。只要十六王爷给的筹劳足够,我可以站出来,帮你们作证,证明刺杀金皇的人是陆藏锋!”    月宁安不假思索,从容而淡定,脸上没有一丝变化。

        “你要出卖陆藏锋?”完颜遗那双丹凤尾,微微上挑,显得心情极好。

        “做生意而已,怎么就是出卖了?刺客带着面具,没人知道他是谁,抓不到刺客,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没有证据,只凭一张嘴的事,怎么说不是说?谁说不是说?”    月宁安好笑地道:“说的好像没有我……你们就不会把刺杀金皇的罪名,栽到陆藏锋身上一样。”

        月宁安扭头,指了一眼郭虾,嘲讽地道:“郭将军得了大周朝廷的好处,还想着借金皇被刺杀一事,从大周身上撕下一块肉,我就不信十六王爷你不想。”

        只要抓不到人,金国说什么都没有用。

        金国的国力又不比大周强多少,还没有那个能耐,能空口白牙的凭一句话,就叫大周低头。

        “可是你跟陆藏锋,你们不是……”    完颜遗瞪大眼睛看着月宁安,似不解又似震惊

        月宁安错愕地反问:“十六王爷要我为了前夫,放弃到手的利益?”

        “我能相信你吗?”他收到的情报,月宁安为了陆藏锋,连尊严、脸面都不要,她会出卖陆藏锋?

        这跟他收到的情报,不相符。

        他发现,他看不懂月宁安。

        “十六王爷,你要相信月家人商誉!”月宁安一脸严肃地道:“月家人,从不拿自家的商誉开玩笑。”信她就没有必要,信她……就等着被她卖了吧。

        “你不是为了陆藏锋来金国的?”他此刻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该相信谁。

        月宁安的话,是真的吗?

        “十六王爷以为,没有陆藏锋,我会听朝廷的差遣?”她是为陆藏锋来的,这一点她可以坦然承认。

        完颜遗目光一凛,肯定地道:“所以,刺杀金皇的人那个蒙面人,就是陆藏锋!”

        “兜这么大的圈子,十六王爷还是想要赖掉筹劳。”月宁安冷下脸来:“十六王爷,生意不是这么谈的,感情也不是这么谈的。”

        月宁安放肆地上下打量着完颜遗,半点面子也不给完颜遗留:“十六王爷是自认魅力无边,能把我迷的晕头转向,为你不计较得失吗?”

        “你闭嘴!”完颜遗猛地直起身,恼怒地后退数步:“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承认,他确实是有拿自己的美色做诱饵,引诱月宁安的心思,但这种事……

        他可以做,但月宁安不能说!

        尤其是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月宁安单手放在扶手上,气势凌人:“十六王爷是什么意思?”

        “刺客是不是陆藏锋?”见不得光的心思被人拆穿,完颜遗也没法在月宁安装深情,他同样冷脸质问。

        “我说了!只要酬劳足够,我可以咬死刺客就是陆藏锋!酬劳不给,就想要我为你说话,十六王爷你的脸还真是大!”完颜遗也不想一想,她一是大周的人,二跟陆藏锋关系不一般,完颜遗哪来的自信,认为她会向着他?

        “你只有见到酬劳才说真话吗?”完颜遗眯着眼,眼中透着危险的光芒,看似盛怒,实则还不忘给月宁安挖坑。

        月宁安气笑了:“我是商人,你想要我帮你做事,不想给酬劳,十六王爷,你耍我玩呀?”

        要不是看在她还需要太后帮助的份上,月宁安真想跟完颜遗撕破脸。

        在她面前挖坑,不知道她是挖坑埋人的祖宗吗?

        月宁安懒得看完颜遗那种蠢脸,指着门口,冷声下令:“十六王爷,门在那里,我就不送你了!”

        她忍了很久,才没有说出滚字。

        “郭虾我要带走!”他等着,等月宁安开口求他!

        他不信,月宁安不在乎陆藏锋的生死!

        “带走!”月宁安冷笑。

        完颜遗咬牙切齿:“你就不怕,郭虾把他的下落告诉我吗?你就不怕,他落到我手上?”

        “我说了,各凭本事!”果然,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分不清场合的赌气。

        真以为人人都是他娘,得宠着他呢!

        真以为,她押了宝就是一辈子呢?

        完颜遗不知道,她随时可以收手吗?

        “好!月宁安,你不要后悔。”完颜遗甩袖离去,也不带郭虾,显然……

        他在等月宁安叫住他。

        然而,让完颜遗失望了,月宁安干脆利落地下令:“阿鲁罕,把郭将军送上十六王爷的马车!”

        跟她耍心眼?

        完颜遗还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