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70挑衅,不想死

970挑衅,不想死

        “不,不是的!”

        “不是我!”

        “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想的……”

        言语可以杀人!

        在月宁安言语的攻击下,郭虾的心防被一点点击碎,他无法再自欺欺人,他就像是一只可怜虫,蜷成一团,缩在地上,看上去无助至极,凄惨至极,然……

        月宁安却没有就此收手,她冷冷地道:“你不是问我,我在其中扮演了什么吗?我告诉你,是我……是我暗示十六王爷,只要除掉海珠公主与完颜璟,他就可以接手海珠公主与完颜璟手上的势力,成为最有利的皇位争夺者。”

        但愿那道身影是完颜遗的,不然……

        就白费了她这么多话。

        月宁安说话间,将手腕上的镯子取了下来,握在手上:“你不是想知道,完颜璟死在谁手上吗?下手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死在他的野心上!死在你的贪婪上!”

        “郭虾!承认吧,是你!是你害死了完颜璟,是你毁了自己的未来,是你……”

        “闭嘴!”郭虾突然大叫一声,他猛地抬头,双眸凶狠暴戾:“是你!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月宁安面无表情地承认:“是我!你又能奈我何?”

        “贱人!”郭虾猛地暴起,扑向月宁安:“你去死!”

        月宁安早有防备,侧身避开,同时手中的镯子甩了出去,:“想要我的命?你没有机会了!”

        “啪!”

        一道银光,狠狠地抽在郭虾脸上:“你们甥舅二人还真是有意思,我没惹你们,你们却一个个都撞到我手上了,看我一个孤女好欺负是吧?”

        “啊!”郭虾身形一顿,双手捂脸,痛叫一声。

        “咚!”阿鲁罕上前,一脸踹向郭虾。

        此时的郭虾,就如同到了末路的英雄,精气神全消失,在阿鲁罕面前,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他痛叫一声,像死狗一样,摔在地上。

        月宁安连个眼神也不给他,扭头看向门外:“十六王爷看够了吗?人证、物证……甚至你亲眼看到,郭将军意图谋害我,这个证据够砍他的头吗?”

        最主要,郭虾已经知道,设计海珠公主与完颜璟的人是完颜遗,完颜遗要是不把人处理干净,后患无穷。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来了的?”完颜遗推门而入,他精致绝美的脸,在烛光下雌雄莫辨,半张脸隐在阴暗里,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神秘莫测,充满了危险。

        “我身边的人,是武林盟主!你说呢?”完颜遗的脚步很轻,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月宁安不知道完颜遗什么时候到的,但她知道,水横天没有发现完颜遗的到来。

        这一点,从水横天看到完颜遗进来时,脸上震惊的表情就能明白了。

        “什么狗屁武林盟主。”完颜遗斜了水横天眼,嫌弃至极:“一个废物罢了。”

        水横天气怒:“你……”

        “怎么?不服?”完颜遗半点不惧,挑衅地道:“你要不是废物,月宁安又怎么会受伤?废物!你这个废物!没用的废物!”

        水横天抬手就要砸向完颜遗,却被月宁安给拦住了:“十六王爷只是气话,水大哥别放在心上。”

        “哼……我不跟小孩计较。”水横天放下手,退了一步。

        月宁安松了口气,然……

        完颜遗却不干了,他黑着脸,气狠狠地道:“月宁安,我说的不是气话,我也不是小孩子!我知道,你一早就发现了我的存在。我也知道你,你后面是故意跟郭虾说那些话,故意把我点出来,就是要借我的手杀了郭虾!月宁安,你听清楚,你做什么我都知道,我不是小孩子!”

        他就比月宁安小一岁半,怎么到了这两人的嘴里,他说的话就成了气话,他就是小孩子了?

        他承认,他刚刚挑衅水横天的举动,是很孩子气,可那还不是水横天的错!

        要不是水横天没用,害月宁安受伤,他会像个小孩一样,用言语激怒水横天,让水横天率先动手吗?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请十六王爷恕罪。”月宁安认错认的非常爽快,面上还十分真诚。

        跟个小孩子,较什么真?

        完颜遗说他不是小孩子,可他不是小孩子,是什么?

        但凡他成熟一点,都不会用那么幼稚的言语,却挑衅一个武林高手。

        当然,被完颜遗三言两语激怒的水大哥,也没有大到哪里去。

        唉,此时此刻,她有点想陆藏锋了。

        好吧,不是有一点,诚实一点,她很想陆藏锋。

        陆藏锋不需要做什么,他在那里,就能给她安全感,让她不用战战兢兢,不用担心受怕。

        然而……

        她到金国快大半个月,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月宁安不过是闪了一下神,就被完颜遗抓了个正着,他往前一步,站到月宁安面前,咄咄逼人地问道:“你在想谁?”

        他在月宁安的脸上,看到了思念还有担忧……

        “我在想……”月宁安差一点,就把陆藏锋的名字给说出来了,她猛地回过神,顿了一下,借机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我没有想谁,我在想……你拿下海珠公主与大皇子手中的势力后,会不会引起他的……忌惮。”

        这个“他”是指谁,旁人不懂,完颜遗自是明白。

        他默了片刻,问道“今天下午,城北那场火与他有关?”他就是为了那场火来的,他的人查到,月宁安在那里呆了半个时辰。

        月宁安前脚离开,后脚酒屋后方的吊脚楼就火了:

        “我没见到,但……是他。”月宁安肯定地道。

        “可惜了。”完颜遗叹息了一声。

        “不可惜。”月宁安下午也觉得遗憾,但在完颜遗面前,她绝不会这么说,她高深莫测地道:“出现就有痕迹,活人……还怕一个死人?”

        完颜遗突然笑了:“你说得对!活人,还怕一个死人!月宁安,你等着……我一定会赢。”

        水横天与阿鲁罕,见两人说着,只有他们二人能懂的话,心里不免生出一种,他们被排挤在外的感觉,但下一秒,他们就高兴了。

        只见,月宁安后退一步,给完颜遗作揖:“祝王爷,得逞所愿。”

        月宁安这一步退得自然又合理,完颜遗没有发现,月宁安刻意拉开距离的举动。他听到月宁安的话满脸欢喜,他指着郭虾:“这个人交给我了。放心,我一定会处理干净,不会让他给你添麻烦。”

        这个处理,不仅仅是将郭虾处理干净,还要将郭虾的心腹、家人,全部处理干净。

        只有这样,才不会给月宁安再添麻烦。

        完颜遗话中的深意,月宁安听懂,郭虾也听懂了。

        而此刻,郭虾终于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