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65窃国,有此女足已

965窃国,有此女足已

        “反正高悬光人都死了,海珠公主怎么说都可以。”

        “那几个皇子,为了得到海珠公主背后势力的支持,肯定会为海珠公主说好话。”

        “海珠公主只要装成,为爱痴狂的傻白甜样,把所有的事都推给高悬光就成了。再哭两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事都是高悬光出面,她只是一个为情痴狂的女人就行了。”

        “没办法,这世道对女人很不公平,不停地压榨女人生存、存长的空间,让女人成为只能依附男人的弱者。但同样的……”

        “这世道在某些方面,对女人也很有利。世人皆认为,女子弱小且愚蠢,心中只有情情爱爱,没有一点儿眼见格局,只能依附男人而活。是以,弱小无辜可怜又为情所困的女人,总能得到大多数男人的同情与呵护。”

        “等着吧……海珠公主一定会开始装柔弱,装无辜,装深情。那三位殿下的人,也会积极的为海珠公主奔走,把罪名都推给高悬光。”

        “死人嘛,最适合用来背锅,不是吗?”

        月宁安压根不给乌林再问的机会,说完就起身,朝乌林拱手:“闲话聊完了,乌林大人,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月娘子,我们的生意还没有开始谈。”他话还没有问完,月宁安就走了,他怎么跟陛下交差。

        “我们的生意没有什么好谈的,诚意我已经奉上了,大人要是愿意与我合作,安排好商队前往关城交易区就行了,要是不愿意也没关系,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月宁安转身就要走。

        乌林急忙出声:“月娘子,你说的生意谈完了,我要跟你谈的生意,还没有开始谈。”

        月宁安停下脚步,目光落在桌上那两碗酒上面:“大人要跟我谈的,是这两碗酒的生意吗?”

        说话间,月宁安就拿起其中一碗酒,乌林还以为她喝,正犹豫要不要给月宁安一个暗示,就听到月宁安说:“古有掷杯为号,大人这两碗酒莫非……

        “别……”

        乌林急忙阻止,但晚了……

        “嘭”的一声,月宁安将酒碗摔了出去。

        几乎是同时,一群黑衣人飞速落下,冲入屋内,拔刀指向月宁安。

        “住手!”乌林急忙下令,生怕晚了,这些人就把月宁安给杀了。

        月宁安死了,他肯定也活不了。

        不,就像月宁安说的,月宁安要死在他这,月家追随者能把他九族杀干净。

        “还真是……信号呀。”月宁安见此景,不仅没有被吓到,还饶有兴致地走到窗口,往下看。

        吊脚楼下全是人,别说月宁安一个弱女子,就算水横天在这,也不一定能杀出去。

        月宁安啧啧摇头:“大人,你可真是看得起我,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排场。大人,你这是要跟我谈多大的生意?窃国吗?”

        “月娘子,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乌林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心中暗暗叫苦。

        谁能知道,稳住理智的月娘子,会有这么“熊”的一面。

        他可以肯定,月宁安是故意的!

        月宁安也无意为难乌林:“好吧,乌林大人……除了关城交易区的生意,旁的生意我都不谈。现在,我能走了吗?”

        “你真的不谈吗?你知道,我代表谁来跟你谈生意吗?”乌林意有所指地道。

        “月家现在只赚钱,除了赚钱的生意,旁的生意月家都不做。”月宁安拒绝的干脆利落。

        乌林一脸怀疑:“你确定”

        “当然!”她跟完颜遗的约定,也是为了赚钱,她没骗人哦。

        “希望,月娘子你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乌林一脸严肃地,朝月宁安拱了拱手。

        “放心。我月家人,从不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我月宁安的命,是我父母、兄长三条命换来的,我惜命!”月宁安周身的气息为之一变,她冷漠地看了乌林一眼,转身离去。

        “嚓……”守住四面八方的黑衣人,举刀上前。

        乌林下令:“让她走!”

        月宁安头也不回的走出吊脚楼……

        吊脚楼下,同样站着一排排手持大刀黑衣人,这些人站在那里,气息微弱到像是不存在一样,目光冰冷,没有一丝情绪。

        这是死士!

        月宁安面上不变地,从这些人身旁经过,心中却忍不住再次惋惜。

        身边随时带着这么多人,想要再次刺杀金皇,几乎没有可能。

        当然,月宁安也只是惋惜一下。

        机会这种东西,这次没了,还有下次,实在不行,她还能制造机会。

        不着急,也着不来!

        月宁安从容不迫地走出破烂的小酒屋,全然没有把小酒楼的危机四伏放在眼里。

        目赌这一切的金皇忍不住感慨:“月家有这一女,足已。”

        “陛下,就这么放她走吗?”乌林步入吊脚楼密室,恭敬地朝躺在床上的金皇行了一个礼,试探地问道。

        金皇闭上眼,有气无力地道:“杀她容易的,后患无穷。”

        陆藏锋那一剑,虽没有让金皇当场毙命,但却给金皇的身体,带来了致命且不可逆的伤害。他现在别说说话,就是喘气稍稍用重了力,都会疼。

        但在臣子面前,金皇绝不会表现出来。

        金皇强撑着淡然下令:“转移吧,把这地方烧了。”

        “是,陛下。”乌林垂首应是,弓身退下。

        他不想多想,然,月宁安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却让他无法不多想。

        “月家人,从不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跟头!”

        月宁安知道,他要跟她谈的生意是什么,刻意提这一句,是在告诉他……

        她父兄的死,与金皇有关。

        金皇能杀了一手将他扶上皇位的月家父子,自然也会对他起疑。

        今天的局……

        不是金皇为月宁安摆的,而是为他摆的。

        金皇不信他,在试探他!

        乌林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失望有之,愤怒有之,更多的却是……

        平静!

        陛下没有做错,他确实不值得信任。

        乌林满腹心事走出吊脚楼。

        在他离开后,吊脚楼突然起了一场大火。

        月宁安似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吊脚楼的方向。

        笑了……

        她相信,不需要多久,她和金皇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