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56月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956月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月宁安带着阿鲁罕站在公主府外,自然不是为了看热闹,她是在……钓鱼!

        以身为饵,钓海珠公主那条鱼。

        就像海珠公主要让人拿她,也要往她身上栽赃一个罪名一样,她要收拾海珠公主,也需要一个像样的理由。

        而没有什么,比海珠公主因为她的拒绝,要杀她这个理由更有力度。

        她没跟海珠公主打过交道,但从海珠公主今天一大早,派人去赌场拿她,就知海珠公主为人跋扈,狂妄骄纵,自视甚高。

        她刻意在公主府门口,与郭虾说那些话,就是为了刺激海珠公主,让海珠公主派人出来拿她。

        只要海珠公主的人一出手,不需要她做什么,那些想要拉拢她的皇子们,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就能将海珠公主给撕了。

        然,月宁安把什么意外都算到了,唯独没有算到,她没有钓到海珠公主这条鱼,却钓到了一条更大的鱼……

        “高悬光?”

        看到高悬光从公主府跑出来,月宁安着实惊了一下。

        这算什么?

        大难临头各自飞?

        “月宁安!”高悬光的脸色惨白,脚步虚浮,月宁安惊讶,他比月宁安还要惊讶:“你怎么会在这?”

        月宁安这是走运,还是倒霉?

        这么巧,就落到了他手中。

        高悬光的目光,在月宁安与阿鲁罕身上来回打转,暗自琢磨他出手拿下月宁安的可能。

        月宁安同样也在想,她与阿鲁罕联手拿下高悬光的可能性。

        月宁安给阿鲁罕使了一个眼色,手持黑伞走到高悬光面前,浅笑盈盈:“高驸马这是要去哪?”

        “月宁安,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指不定哪一天,你就会落到我手上!”    月宁安主动上前,让高悬光看到了机会,说话间,高悬光就猛地扑向月宁安,然……

        “高驸马怕是看不到了。”月宁安手中的伞突然落下,黑色的伞面正对着高悬光,高悬光只觉得眼前一黑,下一秒就见无数银色长刃,从黑色伞面中飞出……

        “你这是什么鬼东西?”高悬光脸色骤变。

        月宁安:“伞骨呀?高驸马没见过吗?”

        “你……该死!”

        两人离得太近,银色利刃飞出伞面,不过瞬息,就直扑高悬光的面门。

        高悬光反应可谓极快,在月宁安动手刹那,他就猛地往后一仰,然银色利刃的攻势密集又迅速,他避得开一根两根,避不开所有……

        “噗嗤!”一连两根银色长刃,射中了高悬光。

        同一时刻,阿鲁罕扑向高悬光,以手为爪,攻向高悬光的左肩。

        嘶啦一声,阿鲁罕在高悬光的肩膀上,留下三道血淋淋的抓痕。

        “可恶!”高悬光整个人都暴怒了,他顾不得去抓月宁安,转而认真对付起阿鲁罕。

        “可惜了我的伞!”月宁安手中的黑伞,失去了伞骨的支撑,只余一根主伞骨和被伞骨扎成孔的伞面。

        她看了一眼,啧啧摇头,就丢了出去。

        高悬光被阿鲁罕打得节节败退,一转身就听到月宁安的话,气得差点没有吐血。

        这主仆二人,实在过分。

        “嘶啦……”

        就在高悬光闪神的刹那,阿鲁罕再次上前。这一次,他一把按住高悬光的伤口处,而后用力一抓,将高悬光被伞骨刺穿的伤口生生撕开。

        “啊……”高悬光身形一顿,发出凄厉的惨叫。

        阿鲁罕一个俯身,捡起被月宁安丢在地上的主伞骨,击向高悬光的双腿,只听到“啪”的一声,高悬光的腿骨应声而断,不受控制地跪在地上……

        “啊……”高悬光痛得参叫。

        阿鲁罕手中伞骨再次甩了出去,这一次甩在高悬光的胳膊上。

        “啪啪”两声,将高悬光两条胳膊全废了。

        高悬光怒极,狰狞地怒吼:“月宁安,你敢动我,你不知道我是……”

        月宁安笑着接话:“知道,北辽大将军申虎的儿子嘛。”

        “你……”高悬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月宁安。

        阿鲁罕反手挥出伞骨,这一次抽在高悬光的背上。

        “啪”的一声,主伞骨断成两截,高悬光也应声倒下,趴在月宁安脚下,惊恐万状:“你,你怎么……知道的?”月宁安不可能知道他的身世!

        就连大周的皇帝都不知道,月宁安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不可能!

        高悬光的身体,止不住的战栗。

        “我不仅知道你是申虎的儿子,我还知道你痛恨你的生母是大周人,痛恨你的生母出身不够高贵,才让你得不到申虎的承认。我甚至还知道,你嫉妒        跟你一样,留有一半大周血脉的耶律轩逸,嫉妒他能得到辽帝的认可,而你却被生父送去大周做探子。”她知道的要是不多,怎么敢来金国。

        只可惜,有关高悬光身世的消息与线索,都被人抹得干干净净,她手上没有任何实证,能证明高悬光是申虎的儿子,不然她把证据收集起来,呈给皇上看,皇上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世,没有!”高悬光用力往前爬,想要去抓月宁安。

        他不能让月宁安活着,只要杀了月宁安,他的身份就还是秘密。不会有人知道,他是北辽大将军申虎的儿子,他依旧能得到大周皇帝的信任,依旧可以得到北辽的暗中支持,依旧可以……

        以海珠公主为跳板,坐上那个位置。

        月宁安,必须死!

        “驸马爷,死心吧,属于你的时代结束了。”月宁安可不会让自己置于险地,他后退一步:“阿鲁罕,把人带走。”

        “把人放下!”海珠公主在侍卫的簇拥下,走了出来:“还有你月宁安,也别想走!”

        她身旁还站着郭虾。

        显然,在月宁安忙着捉高悬光的时候,海珠公主与郭虾握手言和了。

        “公主,公主……救我,救我!”绝望的高悬光看到了希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被阿鲁罕一脚踩了下去。

        “围住他们,不许他们离开!”海珠公主的目光,落在月宁安身上,咬牙切齿地道:“月氏!今天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