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50收礼,她全要

950收礼,她全要

        月宁安近乎不留情面地拒绝,让高悬光再也维持不了表面的风度,他面露狰狞,咬牙切齿地道:“你就不怕我说出去?你该知道,要是让金国上下都知道,杀死金国皇帝的人是陆藏锋,会是什么后果?”

        “有什么后果,关我什么事?”高悬光把陆藏锋的事说出去,陆藏锋会有什么后果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大周的皇帝一定会撕了高悬光。

        “你不在乎陆藏锋的死活?”这和他收到的情报不一样,不是说月宁安很在意陆藏锋的吗?

        “驸马爷,”月宁安气笑了:“我月宁安看着,像是会为了美色就昏头的人?”

        威胁她之前,也不想想自己屁股底下干不干净。

        高悬光这几年是不是过得太顺了?便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聪明,别人都是傻蛋,都要围着他转了?

        这种人也能让皇上、辽帝和金国哄得团团转,真是……

        好吧!

        月宁安不想承认,她酸了!

        她再怎么样,也比这高悬光对大周忠诚,对大周的贡献大吧?

        可皇上就是不信任她,就是防着她,简直能让人吐血!

        高悬光倒是能屈能伸,见月宁安不高兴了,当即收起怒容,歉意地道:“倒是我误会月当家的了。我在这给月当家道个歉,还请月当家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驸马爷客气了,若没事……”月宁安连端茶送客的暗示都不给,直接开口:“我就不送驸马爷了。”

        “月……”高悬光手握成拳,猛地砸向桌面,可就在这时,赌场的人来报:“大小姐,二殿下的人到了。”

        “噗!”高悬光的拳头,在桌面上方顿了一息,而后轻轻放下,飞快地道:“月当家的,抱歉了,这两天输多了,心浮气躁,脑子不甚清醒。你看,我们改日再谈,如何?”

        他怎么忘了,他能知道月宁安来了金国,会想到拉拢月宁安,其他几位皇子也可以。

        和那几位皇子相比,他家公主并没有任何优势,月宁安并非只有他一个选择,他什么好处都没有许出来,只画了一个大饼,依月宁安的精明怎么可能会应?

        幸亏他也只是言语威胁,没有太过分。

        不然,得罪月宁安是小,把月宁安逼的去帮其他几位皇子,那才叫损失惨重。

        “好呀!”月宁安满口应下:“希望到时候,能见到驸马爷家的公主。”她不跟高悬光谈,她只跟正主谈。

        “我家公主甚是佩服月当家的,一直希望能见月当家的一面,月当家肯赏脸一见,那是再好不过了。”高悬光将姿态摆得极低,好似在月宁安面前,金国公主的身份还不如她一样。

        堂堂一国公主,要见她月宁安,还要她月宁安赏脸……

        金国公主要是知晓这话,能高兴得起来吗?

        很显然,高悬光这是在给她挖坑,当然也是在试探她,试探她看不看好金国公主。

        果然是做探子的人,就是会说话。

        月宁安心下冷笑,面上却是神色不变地道:“公主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驸马爷,你说是吧?”

        她连金国大皇子的面子都不给,一个公主,很了不起吗?

        高悬光脸色微凝,语气透着几分冷硬:“告辞!”很显然,月宁安没把金国公主放在眼里,也可以说月宁安不看好金国公主。

        月宁安连起身送一下都没有,她就那么坐着,任由高悬光离去。

        高悬光气得险些吐血……

        好多年,不曾有人敢这么怠慢他了,月宁安区区一个商女,倒是好大的架子!

        高悬光甩袖离去,出去时将门甩得嘭嘭作响……

        赌场的人见状,小声地道:“大小姐,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听说那位公主,对高驸马言听计从,十分喜爱这位高驸马。”

        “去请二皇子的人进来吧。”有什么不好的?

        高悬光还敢杀了她不成。

        就算金国公主本事大,最后真成了金国的女皇又如何?

        她又不靠金国皇帝吃饭,她怕什么?

        “是,大小姐。”    赌场的人不敢多话,当即就退了出去。

        代表二皇子,前来拉拢月宁安的人,是二皇子的小舅子鲁可光。他的姐姐是二皇子的大妃,他即是代表二皇子,也是代表二皇子大妃身后的部落。

        与高悬光的傲慢、张狂不同,鲁可光的姿态拿捏的恰到好处,即恭维了月宁安,也显示出了二皇子的实力。

        甚至不等月宁安开口,鲁可光就将他们能给月宁安的好处,一一说了出来:“月当家的放心,只要我家殿下能坐下那个位置,我家殿下能保证,月家在金国的生意以往是什么,以后也是什么样。我姐姐,也就是二殿下的大妃,也让我给月当家您带个话,她许不出什么后位,但只要月当家的愿意,我那小外甥的大妃,必定姓月!”

        说完这些,鲁可光又拿出一张契约,递给月宁安:“我家殿下听闻,月家在边境那座铁矿已经挖空了,我家殿下手上正好一座铁矿,还请月当家笑纳。”

        铁矿是诚意,月宁安收下了,就算不会帮二皇子,也不会帮别人对付二皇子。

        月宁安想也没有想,就收下了:“替我谢谢二皇子,也请鲁大人转告二皇子,我是生意人,什么生意都做,只要二皇子出得起价,想要买什么,我都能给二皇子寻来。”皇位也可以买,价高者得!

        “月当家的话,我定会转告给我家殿下。”月宁安虽没有应下,但也没有拒绝,甚至向二皇子释放出了善意。

        鲁可光甚是满意,满面红光的离去……

        他走后没有多久,三皇子,四皇子,甚至几个王爷也派人来见了月宁安,每个人都还带着厚礼。

        显然,月家当年跟金皇做的那笔生意,刺激到了他们,也让他们看到了月家的实力。

        哪怕得不到月家的支持,他们也不想得罪月家,把月家推到对手的阵营。

        月宁安当天晚上见了五批人,除去高悬光外,每个人的礼物她都收了,每个人……

        她都释放出了善意。

        没办法,金国的皇子、王爷们太会送礼了,每份礼都她都喜欢。

        作为一个成年人,她自然是……

        全都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