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43殉葬,我做了什么

943殉葬,我做了什么

        金国的人死后,权贵都以天葬为荣,只有普通百姓才会挖坑埋了,然……

        金国上一任皇帝,崇尚大周的文化,他生前就为自己修建了陵墓,死后也是按大周帝王之礼下葬。

        不仅如此,上一任金国皇帝,还将大周早已摒弃的漏习,生人殉葬保留了下来。

        上行下效,有了上任金皇轰动且高规格的丧礼后,除去个别老派的权贵,金国许多贵族都开始修建陵墓,死后入陵墓安葬。

        刚被刺杀的金国皇帝,上位后也给自己修建了陵墓,虽然陵墓还没有修建完,但显然也是要土葬的,且生殉这一条也不能少。

        不管金国皇帝是真死还是假死,当他的死迅传出来,哪怕他没死,为了取信于人,他的葬礼也要操办起来。

        各个部落,早在数日前,就收到了朝廷下达的命令,要求每个部落献上一名处子,为金皇殉葬。

        为了光明正大的进入金都,且能进入金国皇宫,月宁安就混在其中,成了草原一个偏远部落送来的殉葬少女。

        月宁安顶替的少女,是朵木克部落的一个小权贵的女儿,乳名小月亮。

        小月亮生母早逝,不得生父喜欢,出生没有多久,就被丢给老仆,任其自生自灭。

        草原上生存环境恶劣,刚出生的小孩,没有父母的精心照料很容易夭折。

        原本的小月亮,不满周岁就死了。月家商队意外发现,觉得这个身份可用,便用一个细作替换了老仆,又寻来一个女婴代替小月亮。

        小月亮离群而居,从出生起就不曾出过门,便是偶尔见人,也是灰头土脸,看不出本来面貌。

        月宁安要顶替她的身份并不是难事,尤其是在小月亮成为殉葬少女后,根本没有人怀疑过月宁安的身份。

        毕竟,谁会想到,会有人主动找死呢?

        成了殉葬的少女,月宁安很快就被朵木克部落,送到了金都驿站。

        驿站还有许多像月宁安一样,被部落送来的殉葬少女。

        朵木克部落离金都极远,月宁安算是到的晚得。她在驿站学了一天的宫廷礼仪,第二天就收到命令,让她们准备一下,明日一早进宫。

        都是十几岁的少女,虽然早就明白,她们此行是为了给金皇殉葬,早晚都是一个死字,但陡然听到明天就要进宫,各部落送来的少女还是吓坏了。

        有胆大的,哆嗦地开口:“我们……我们能不去吗?我们……”不想死。

        有胆小的,已经哭了出来:“我……我不想进宫,我害怕,我怕害……”

        “阿娘,阿娘……我想我阿娘……我不想死,不想死。”

        驿站一共有百名少女,除了少数几个吓得跌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的,其他的都在哭喊、哀求……

        月宁安不想成为独特的那个,就跟着装作吓坏了,跌坐在角落。

        有一个少女不知是吓坏了,还是胆大包天,她扑到来通知他们的老太监面前,哭着大喊:“我不是自愿来的,是族人逼我来的,求求你们……放我回去,我不想殉葬,求求你们……”

        “你说什么?不想殉葬?”老太监两条眉毛雪白的,一双吊梢眼,凶相毕露,看人的时候透着一股阴狠劲。

        少女重重点头,老太监脸色一沉,抬脚将少女踹开,阴沉着脸下令:“拖出去,赏你们了。”

        少女被拖到院外,很快就传来了衣帛被撕开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院内的少女吓坏了,哭声和求饶声齐齐停了下来。

        老太监阴恻恻地笑了一声,阴阳怪气地问道:“还有谁?不肯下去服侍陛下的?站出来!”

        少女们抱在一起,身子直颤,没有一个人敢开口,月宁安默默地藏在其中,绝不冒头。

        她就是借个机会混进宫的,她没有当英雄,拯救无辜少女的想法。

        老太监一扬手中的佛尘,尖声细嗓地道:“你们要记住!你们能被选出来服侍陛下,是你们的荣幸!都给我听好了,谁要再敢哭闹,外面那个就是你们的下场,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少女们哆嗦地开口,然老太监并不满意,他拉下脸厉呵:“一个个没吃饱吗?”

        “明白了!”少女们嘶哑着嗓子哭喊。

        “明白了,就给我把眼泪擦干净,都给我笑起来!宫里的贵人最讨厌人哭,你们能下去服侍陛下,那是陛下给你们的无尚隆恩,明天进宫谁要敢哭出来了,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老太监盛气凌人,目光阴森地扫向众少女:“笑起来!”

        “是。是。”少女们一个个露出僵硬的笑,月宁安混在其中不算显眼,至少没有惹人注意。

        老太监教训完少女们,就趾高气扬地离开了,但他带来的阴影,却仍旧笼罩在一众少女头顶。

        老太监走后许久,一众少女都不敢动,直到有一个实在崩不住,放声大哭,其他人像是被感染了一样,也跟着哭了出来……

        整个别院,全是少女们的哭声,月宁安叹气……

        哭能改变她们被殉葬的命运吗?

        不能!

        可是……

        这群少女除了哭,还能如何?

        她们根本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算她们当中有人侥幸逃出了,也会有其他人代她们牺牲。

        活人殉葬的风俗不改,就永远不缺,像这群殉葬少女一样悲哀的人。

        少女们哭了许久,驿站的人也没有管她们……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她们最后一次哭泣,等明日进了宫,她们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殉葬的少女哭了足足一个下午,眼见着还要哭下去,月宁安混在其中假哭也哭累了,见一众少女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不得不出声提醒她们:“明天就要进宫,再哭下去,把嗓子和眼睛哭肿了,明天进宫必会惹贵人不喜。”

        “可,我害怕……”少女们的哭声停了一下,换为小声低泣:“我害怕,我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也要控制住,除非你们……现在就想死。”月宁安站了起来,顺手把身边一个小姑娘给扶了起来:“我们被家族进来,就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回去吧,明天还要进宫。”

        “那我宁可现在就死了。”被月宁安搀扶起来的小姑娘,紧紧抱着月宁安的手,如同溺水的人抱着浮木,颤声道:“我听部落里的老人说,为了让殉葬少女的尸骨永不腐烂,他们……他们会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在我们的脑袋上开一个洞,然后将秘药浇下去,秘药进入我们的身体,我们会很痛苦,可短时间内却死不了。我,我不想那么死去,我害怕。”

        “在头上开洞?”

        “活活……活痛死?”少女们的低泣声,在这一刻也停了下来。

        她们瞪大眼睛,呆滞地看向月宁安,无助地哀求:“我们要怎么办?你……能救救我们吗?”

        月宁安:“……”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都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