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38合作,捡便宜

938合作,捡便宜

        如月宁安所想,永乐坊的竞价十分激烈。

        五大商帮的加入,让地价直接飙升了一倍,参与竞价的人,喊起价来,就像银子不是银子一样。

        五块地中,最好的一块地,成价是一百六十万两,被江右商帮的人拍去了。

        最小的一块地,成价在也在七十万两以上,被关城当地的富商拍走了。

        除此之外,山西商帮也拍下了一块地,余下的两块地则被青州商团与汴京的商团拍走了。

        范家主虽做足了准备,但在喊价的时候怯了一下,而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让他看中的地被汴京商团抢走了。之后范家主还要再喊,但手中的银子已不够了,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放弃,只要范家主愿意,还是可以跟青州商团,或者汴京商团的人合作,甚至五大商帮的人合作。

        月宁安把那么大的地方划成五块地卖了,她是省事了,但买下地的人却不省心,肯定要找其他人一起合作。

        就像五大商帮,名面上是江右商帮与山西商帮,实则上另外三家也会参与其中。

        竞价结束,月宁安如约在玉山楼摆酒,宴请五大商帮的继承人,并郑重地向五人道谢。

        感谢五人亲自来关城,为她壮势。

        永乐坊的竞价,要是没有五大商帮的助威,叫不出这么高的价。

        她给五大商帮写信时,知道依五大商帮的敏锐,定然会派人过来考察,却没有想到,五大商帮会把继承人派来。

        五个继承人齐到关城,无形中就为关城的交易区抬了身价。

        那五块地能卖出高价,这五人功不可没。

        “月会长客气了,今后还要劳烦月会长多多照顾。”五大商帮是商场上的庞然巨物,其身家势力,都不是月宁安一个单打独斗的小商女能比的……

        身为商帮继承人,五人自是骄傲的,但在月宁安面前,五大商帮的继承人却十分客气,没有一丝骄矜之色。

        一顿饭吃下来,可谓是宾主尽欢,尤其是山西商帮的继承人,更是热情地邀请月宁安去山西见他父亲,两家商谈一下票号合作一事。

        山西商帮主营票号生意,但他们的票号多在商业发达的南方,北方以及一些边关城镇,里面的关系极为复杂,山西商帮的票号始终打不进去,许多商人拿着山西商帮的票号,到了北方和边关就没法兑换,十分不便。

        而正好,月宁安与朝廷的关系好,势力多在北方及边关城镇,如若两家互补,那么……

        整个大周的票号生意,就由他们说了算,旁的商会休想插足。

        票号有多赚钱,月宁安十分清楚,她也没有故作虚伪的拿侨,只是为难地道:“绍大哥,我很想现在就去山西见绍叔,将此事定下来。可关城这一摊事你也看到了,我短时间内无法离开关城。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绍叔来一趟关城?”

        “没问题,我给我父亲写封信。”山西商帮的继承人,绍衍之爽快地应下。

        “月会长,听说你想要入海运的生意,不知能否带上我们?”江左商帮的势力在江南一带,他们主要做盐的生意,还有丝绸、粮食、瓷器等。他们一直想要做海运的生意,却因商船的问题始终打入不进去。

        江左商帮知晓月家的底蕴,继承人周翌见月宁安这般爽快,也顺口提了一句他们想与月宁安一起做海上的生意。

        这一次,月宁安倒是没有急着应下,只说她不久后会去一趟江南,到时候亲自登门去谈。

        海上生意不比票号,海上的生意投入高、风险大,周翌也没有想过月宁安立刻就应下,月宁安没有拒绝,这生意就还能谈。

        江右、龙游与安徽商帮的继承人,倒是没有主动提起要与月宁安在旁的生意上合作,但他们也向月宁安释放出了善意,表示今后要有合适的生意,他们会邀请月宁安一起合作。

        同样,月宁安要是有合适他们的生意,他们也可以参一股。

        月宁安自是满口应下。

        江右商帮什么生意都做,没有哪行做得特别大,但凡赚钱的生意他们都做,路子极为广。

        龙游商帮则主要经营珠宝、粮食、木材、纸张、书本一类的生意,重要性不言而喻。

        安徽商帮做茶业生意居然多,他们大周的茶叶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在北辽等地都极受欢迎,完全不愁销路。

        能与五大商帮联手,她今后不管是做海外生意,还是做西域的生意,都不用愁货源了。

        月宁安与五人边吃边谈,虽没有当场应诺什么,但彼此心中都有数。

        然,饭局结束的当天晚上,月宁安却收到到江左商帮的周翌,与范家主私下见面,且相谈甚欢的消息。

        “知道了。”月宁安应了一声,并没有做任何应对。

        接下来的几天,月宁安一直在见各地商人,与一众商人和公叔茂,商定交易区的建造,好似不知道范家主与江左商帮搭上线的事。

        江左商帮的继承人周翌,初时与范家主见面学十分的小心,一直避着人,似不想让人知道。

        然,不出三天,周翌就毫不避讳地,与范家主在公开场合碰面,甚至还组了一个局,将范家主介绍给绍衍之等人。

        饭局结束的当天,绍衍之就上门了,委婉地提醒月宁安,先前他们六人在玉山楼约定的事,恐怕要生变数,提醒月宁安做好准备。

        这就是卖月宁安一个好了,月宁安自然承情,并适时向绍衍之透露,她欲打开西域商路。

        西域诸国盛产珠宝、香料、皮料,这些东西在大周随便都能卖出高价,一旦西域商路打开,这一进一出都是银子,其利润一点也不比海上生意少。

        “原来月会长早有应对之策,倒是我空担心一场。”    绍衍之双眼一亮,心中暗道他这次卖好,果然卖对了。

        绍衍之压下心中的激动,一脸郑重地道:“月会长,我与江右姚家关系匪浅,我可以出面去跟姚兄说,将周翌踢出交易区。”

        “绍大哥想要什么?”绍衍之直白吓人,月宁安也不卖关子,直接问道。

        “月会长,我父亲一个月内,必会抵达关城,还请月会长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山西有的可不仅仅是票号。”既然周翌短视,选择与范家合作,那就别怪他捡这个便宜了。

        生意人,从来不会嫌赚钱的门路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