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33回京,心眼用在她身上

933回京,心眼用在她身上

        月前,孙不死被招进了宫,至今未曾出宫,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不久后,徐叔也紧急赶回汴京,一回京徐叔就进宫了,同样至今也没有出宫,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秋水回到汴京后,被徐叔带进了宫,至今未曾出来,同样不曾有消息传出来。

        皇上数日前,罢了大朝会,且一连三天闭朝。

        赵启安紧急被召回,坐镇皇城司。

        水横天竭力用平静的、不带感情的话语,将汴京的情况如实告诉月宁安,以免月宁安激动,然……

        一点用处也没有用!

        “老……老头……他……”

        在水横天说出第一句话,月宁安的脸色就白了,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嘴唇直哆嗦,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不等水横天说完,月宁安转身就往外跑:“我……我……要回京,我要回京城!”

        老头他不行了!

        已经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从汴京传来了那么多消息,为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是她,是她……太不上心了。

        “宁安,你冷静一点。”水横天一把抓住月宁安:“他不想你回京!他也不想你知道。”不能也不会将消息封得死死的,一点信息也不透露给月宁安知晓。

        “那我也要回去。”月宁安一把推开水横天,跑了出去。

        “宁安……”水横天快步追了出去。

        凭他的武功,要追上月宁安很容易,然……

        想到月宁安那一瞬间,好似天崩了一样的神情,水横天终是不忍,只紧紧跟在月宁安身后。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老头有隐瞒月宁安的权利,月宁安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如若回汴京是月宁安想做的事,那他陪着月宁安……

        月宁安直奔马厩,随便抢过一匹马就冲了出去。

        水横天没有犹豫,跃上另一匹马,紧紧跟在月宁安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纵马朝城外奔……

        “出什么事了?刚刚那个跑过去的,好像是月会长?”利用休息时间,在月宁安住处附近来回巡视的未婚将士,被狂奔的马吓了一跳,连忙避到一旁。

        “月会长这速度……情况不对,你快去禀报守备,我带人追上去。”虽是休息的时间,但一众将士还是十分尽职,该上报的上报,该追人的追人。

        然,两条腿终是跑不过四条腿,一众将士很快就把人追丢了。

        好在,守城的官兵及时送来消息,带着兵马赶来的戚然才知,月宁安出城了,一路纵马狂奔,看着很着急,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这时候有什么急事?莫不是藏锋出事了?不可能呀……算算时间,他现在还没有到金……呸呸呸,我瞎说什么呢,赶紧的,跟我追上去。”戚然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连忙带人追了上去。

        在城外十里,戚然追上了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将脸埋在双膝里的月宁安。

        “月会长她没事吧?”戚然想要上前,却被水横天给挡住了:“宁安心情不好,请不要打扰她。”

        戚然不安地问道:“是发生什么事了?”莫不是他乌鸦嘴说中了,藏锋真出事了吧?

        水横天回头看了月宁安一眼,轻轻摇头:“只是心情不好罢了。”老头,不肯给宁安回去的机会。

        他陪着月宁安跑到城外十里,就遇到皇城司的人。

        不,不应该说遇到,应该说皇城司的人在等他们。

        皇城司的人早就知道,月宁安这个时候会出城,早早地在此处等他们。

        他比月宁安稍晚一步,没听到皇城司的人跟月宁安说了什么,只听到月宁安哭着说了一句:“你把你的算无遗策用到了我身上,你就不怕我伤心吗?”

        显然,老头早就料到了,水横天一到关城,他病重的消息就瞒不住了。

        是以,他先一步派人在城外等月宁安,拦住月宁安,不让月宁安回京。

        水横天不懂,月宁安与老头的感情有多深,但他知道月宁安此刻很伤心、很难过。

        这个曾被陆藏锋当众羞辱,都不曾当众落泪的姑娘,此刻却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不在乎旁人怎么看,崩溃的坐在地上,伤心哭泣。

        月宁安像是被人遗弃的小兽,将自己蜷成一团,一动不动……周身的悲伤,似要溢出来,饶是戚然再怎么大大咧咧,也不敢再多问。

        当然,他就是问了,也没有人回答他。

        “要我们在这里等她吗?”戚然一脸不自在地道。

        早知道月宁安只是心情不好,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哭一场,他就不该带人追出来的。

        小娘子都要面子,月宁安肯定是不想让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面,才特意跑出城来,结果他却带了一堆人来……

        这都是什么事!

        “不……”水横天正要拒绝,蜷成一团的月宁安就站了起来。

        她双眼通红,脸上还带着泪痕和无法掩饰的悲伤。

        然,就算如此,她仍旧强撑着给戚然等人道歉:“抱歉,我一时情绪失控,给戚守备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弟妹你没事就好。”戚然看月宁安强撑着给他们道歉,莫名的心里有些不自在。

        他要是没有记错,月宁安才十八岁吧?

        这个年纪的小娘子,脾气还娇着呢。

        自个伤心成这样,别说强撑着给人道歉,能不把火气撒别人身上就是好的。

        他想,他能明白藏锋,为什么会不惜放下身段,求他们帮忙多照看着月宁安了。

        月宁安她……

        太懂事了。

        如果没有人照看着,天塌下来,她都会自己扛,不会给人添麻烦。

        这样的小娘子,要是别人家的,他们会夸一句懂事,乖巧,善解人意,是个好娘子,但要是自家的人……

        他们只会心疼。

        穷人家的孩子,才需要早当家。

        京中那些被家里娇宠的小孩子,别说十八岁,就是到了二十八岁,也仍旧骄纵任性着,别说自己扛事,能不惹事就是好的。

        什么懂事、乖巧、善解人意……那不过都是没有人宠着,只能委屈自己去体贴别人罢了。

        像月宁安这样懂事又能顶事的,不用说也知,这都是吃尽苦头,摔打出来的。

        就像他、温兆和藏锋……

        真是太可怜了、

        戚然越看月宁安,越觉得心疼,只恨自家儿子年纪太小,没法把月宁发扒拉回去,给他做儿媳妇!

        明天见~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