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27心机,期待她的生辰礼

927心机,期待她的生辰礼

        修建交易区、打点各国关系,每一笔都不是小数目。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这笔银子不是普通商人能拿出来的,就算有商人能拿出来,无利可图的事,人家为何要去做?

        按说,在关城设立四国互市,最好是由朝廷出面与北辽、西夏、金国谈判,交易区也该由朝廷出资兴建。

        如此一来,整个交易区就能由朝廷说了算,然而……

        不需要问,温兆就知道,朝廷别说出资兴建交易区,有人出钱、出力,他们同不同意建,还是一个大问题。

        是以,月宁安所说的票号,势在必行。

        温兆心里明白,但嘴上还是想要挣扎一下:“票号一事非同小可,这事我做不了主,容我上道折子,向陛下请示。”

        “大人,您三思。”温兆的“垂死挣扎”让月宁安想笑:“折子快马加鞭送到汴京需要五天,陛下收到折子,立刻召集朝臣议事,依那群文臣的尿性,先不说结果能不能如愿,就此事他们绝对能争个十天半月不带重复的,便是陛下强势插手,三五天内能出结果,等到折子发回关城……细数一下,怎么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月宁安一条条细数,漫不经心地开口:“我是不着急,左右今年不能赚的钱,明年还是要落到我的荷包,但大人您呢?”

        月宁安笑的意味深长:“据我所知,大人在文臣中名声并不好,温家虽对您多有助力,但温家继承人是您大哥,所有的资源都会向您大哥倾斜。如若,消息传到汴京,大家都知道关城太守躺着就有政绩可拿,您说……这关城还会是朝堂上,人人避之不及的苦寒之地吗?”

        商人逐利,官员逐权。大家都是一样的人,谁也不比谁高贵。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一旦朝廷同意,在关城设立四国互市,就凭温兆与戚然这两个小可怜,还能坐稳关城太守与守备的职位吗?

        朝廷那些大佬要把他们两人调走,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说朝堂那些手握重权的官员,就是她上下打点一下,也能把这两人调离关城。

        温兆一脸黑沉:“票号印制权在你手上,你想印多少就印多少,这事风险太大了,要是出了事,我扛不起。”

        老底都被人揭穿了,这事肯定是陆藏锋办的!

        还说兄弟,这他娘的算哪门子兄弟。

        “那这样好了,我不需要大人支持,只需要大人默许就行了。”月宁安知道温兆松动了,很爽快地退了一步,并且给温兆出了一个主意:“至于交易区的事?大人可以上折了向陛下禀报,但不需要说的那么详细,也不需要把事情往大里说。大人只需要在折子上提一句,为了让百姓好过冬,将士们寻个荒僻的地方搭个商市,每月初一十五让边境百姓跟金国、西夏的百姓换点皮草一类。随同折子一起,多送一点西夏的药材、北辽的皮草、金国的马匹进京就好了。”

        为了打仗,皇帝的私库也空了,没人不喜欢银子。皇上看到有利可图,只要朝臣不吵,铁定会睁着眼、闭只眼。

        “这事我报给朝廷,朝廷要派人过来呢?”官场上的弯弯绕绕,月宁安懂得不比他少,温兆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

        他可不想把台子搭好了,却被人摘了桃子。

        月宁安等的就是这话了,当下就保证道:“大人放心,我在汴京有一些人脉,可以保证这封折子会被提起,但不会被多关注。至于大人在关城的任期,多我不敢保证,但再做一任关城太守肯定没有问题,届时……”

        月宁安轻笑:“想来有了更好的去处,大人也不愿意呆在这苦寒之地。”温兆只要在关城多呆一任,就能捞足政绩,回京必会高升。

        有高升的机会,能成为朝廷中枢大臣,除非温兆极度缺钱,不然绝不会选择留在关城。

        “你凭什么保证?崔家还是藏锋?”温兆略带嘲讽地开口。

        这两家的关系他都能走,何需月宁安卖他人情。

        月宁安摇头,半点不生气,反倒好脾气地道:“凭月家票号!大人能信了吗?”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非要在关城的交易区,使用月家票号交易的原因。

        握住了月家票号,就等于握住了交易区。

        四国互市一开始,就只能用月家票号交易,成百上千万两的月家票号发了出去,朝廷不想关城大乱,不想让月家票号变成废纸一张,朝廷不仅不能动她,还得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月家票号的地位。

        她喜欢有钱大家一起赚,但前提是她愿意。

        她要不愿意,谁敢抢她的生意,她剁了谁的手!

        温兆倒抽了口气,看月宁安的眼神,就像在看鬼怪一样:“你真的只有十八岁?”这什么脑子?

        月宁安把票号拿出来了,他都没有想到票号还能这么用,月宁安却在一开始就想到了。

        有这样的脑子,月宁安不做生意,便是做官,权倾朝野那也是早晚的事。

        “快十九了。”被温兆这么一提醒,她都开始期待,陆藏锋会在她十九岁生辰送她什么了。

        毕竟,前十八年的生辰礼,陆大将军送的可是声势浩大,别出心裁。

        “有差别吗?”温兆很想给月宁安一个白眼:“你有这脑子,怎么就没把藏锋套死?怎么就让藏锋休了你?”

        月宁安愣了一下,才道:“以前……没想过把心眼用在他身上。”

        她被陆藏锋休了这事,是过不去了!

        “现在呢?”温兆状似不经意的反意,实则放在桌子下的手都绷紧了。

        藏锋对月宁安用情之深,藏锋自己或许不明白,作为旁观者,他们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陆藏锋对月宁安的感情炙热、浓烈,而月宁安与之相反。

        月宁安冷静得吓人,冷静到……

        像是藏锋于她而言,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作为兄弟,他们自然希望藏锋能抱得美人归,但也不希望,他的感情皆在人的算计中。

        温兆仿佛是随意一问,不带半点深意与探究,月宁安看了他一眼,只当没看到他突然凌厉的眸子,平淡如初地反问:“需要吗?”

        温兆不知,但她清楚……

        她当初在陆藏锋身上,花的心思并不少。

        但感情这种事……

        用心机固然能得到,但她更喜欢,两情相悦。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