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12别问,问就是穷

912别问,问就是穷

        月宁安从始至终都从容淡定,说话时也是不紧不缓,就像是闲谈一般,并没有咄咄逼人的狂妄与傲慢,但是……

        不管是温兆还是戚然,都听出了月宁安言语中,无声的嘲讽与杀气。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温兆还好,能成为了执政一方朝中大臣,早已修炼的脸厚心黑。

        戚然就有些讪讪的,听到月宁安的话,没忍住问了一句,弱弱地问了一句:“要把你说的那个交易区建出来,大概要投多少银子进去?”

        他更想问,多久能赚钱?能赚多少?

        要是赚得多,砸锅卖铁也要投呀!

        月宁安就等着戚然问了。

        她歪着头,朝戚然一笑:“如果是你们的话……百八十万两投进去,估计能听到一个水花。”

        百八十万两?

        戚然捂着心口,一脸痛心:“戚、温两家百年攒下来的家产,也就百八十万两,大多数还是古董字画,一时半刻变不了现,也不能卖。”月宁安说得没有错,他们真投不起。

        最主要,这么多银子投进去,也就是听个水花,还不一定能办成。

        这生意,没月宁安真不行。

        温兆更实际,他问道:“那要是你呢?你要投多少银子进去,才能开始回银子?”

        “我没钱呀!”月宁安双手一摊,十分坦然。

        戚然倒吸了口气,好奇地问道:“你没钱,还敢做这么大的生意?你怎么做?”

        “说出来了,你们好踢了我,自己做?”月宁安调侃地说道。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戚然有些不好意思,温兆却神情如常,面带笑意:“你不是说,商场上点子最不值钱吗?同样的点子你能做,我们不一定能做到。”

        “我也说了,商场上最值钱的就是点子。再说了,就算不值钱,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难不成温太守以为,凭借你们与藏锋的关系,我就只能选择你们吗?”月宁安将温兆的话,如数还给温兆,连语气都不变一样。

        没办法,她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报不了就拿本子记下来,每天翻上一翻,提醒自己不要忘了。

        月宁安笑的意味不明:“温大人,拥有地域优势的,并不是只有一个关城。我还可以去辽城,说服辽城太守,开通大周与北辽两国互市。”

        话落,月宁安扭头,朝陆藏锋甜甜一笑:“大将军,我要去辽城做生意,你不会把我踢出局,一个人独吞吧?”

        辽城是陆藏锋的地盘,有陆藏锋罩着,没有什么生意做不了,但她却没有选择辽城,当然也不会选择辽城。

        大周与北辽的战事,就发生在辽城边境。两地百姓水火不融,互相仇视着对方,两军在边境也摩擦,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打起来,那地方并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

        “本将军不是某些人,放心。”陆藏锋鄙夷地扫了温兆与戚然一眼。

        哼,要不是月宁安在,他早就把两人拎出去切磋了。

        他说了不插手,月宁安与他们之间的生意,但并不表示,他会坐视这两人欺负月宁安!

        一口一个要把月宁安踢出去,哪怕他知道,温兆与戚然不是认真的,只在试探月宁安,他也很生气!

        他的人!

        需要温兆和戚然去试探?

        戚然心虚地笑了两声:“我们也就是说说,没想过真的吃独食。弟妹是咱们自己人,我们再怎么样也不会坑自己人不是。”

        温兆也笑眯眯地开口:“弟妹,抱歉。我与老戚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看你太信任人,怕你吃亏,才故意那么一说,好让你提高戒备,你别放在心上。”

        相比戚然的心虚,温兆就坦然从容得多了,也真诚的多了,至于是真是假?

        月宁安笑了笑,并不在意。

        先前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真的就好了。

        “温大人、戚大人言重了,我没有放在心上。我刚刚说话也有些尖锐,在这里给两位大人赔个不是,还请两位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月宁安起身,分别朝两人作揖行礼。

        温兆:“……”这礼他能受吗?藏锋会不会不要脸的,跟他一个文臣切磋?

        温兆一个闪神,月宁安就行完了礼,正在给戚然行礼道歉,戚然吓得直接跳了起来:“别,别,别……弟妹,都是自己人,千万别给我行礼,我不想跟你们家老陆切磋。”

        然,月宁安并不是玩虚的,戚然说话间,月宁安已行完礼。

        戚然哭了,可怜又委屈地看着陆藏锋:“藏锋,这……这真不能怪我。”

        “呵!”陆藏锋给了一个,戚然自行体会的眼神。

        戚然:“……”要完!

        月宁安垂眸掩去笑意,只当没有看到这三人的机锋。

        坐下后,月宁安神色如常,主动跟温兆聊起关城的风俗人情。

        当然,主要是温兆在说,月宁安在听。

        温兆说的差不多,月宁安又说了她进入关城后的见闻,赞戚然治军有方,引得戚然谈兴大发。

        酒宴过半,又不知怎么提起了,陆藏锋与温兆、戚然幼年相识的事。

        总之,前半场是月宁安在说,众人在听,但到了宴会后半场,却是月宁安在听,陆藏锋、温兆与戚然三人在说。

        月宁安很擅长引导话题,哪怕少言如陆藏锋,在月宁安的引导下,也会时不时地附和两句。

        然,月宁安虽是在引导话题,却从来不出风头,她把话题抛出来,就不再开口,只安静地听着,一点风头也不抢。

        见陆藏锋、温兆与戚然三人谈兴正浓,月宁安更是适时提出,她累了要先去休息,让三人慢慢喝。

        陆藏锋、温兆与戚然三人多年不见,自是有很多话要说。有些话,不好当着月宁安的面说,月宁安这一走,还真是正中他们下怀。

        月宁安一走,温兆与戚然就没了顾忌,说话更随意了。

        戚然端着酒,一手搭在陆藏锋的肩膀上,不敢置信地道:“藏锋,月会长这般风华无双的人物,怎么会瞎眼看上你?你这命,可真好。”

        陆藏锋:“……”

        而温兆就更不客气,他直接问:“藏锋,你当初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想休妻?你是不是被人下了蛊?”

        陆藏锋:“……”

        这事,过不去了!

        今天依旧三更,三点左右会有一更~

        明天要回乡祭扫,要努力提前写好明天的更新~

        晚点见。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