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906落定,是天生一对璧人

906落定,是天生一对璧人

        陪同范家主来的,是现在一手抓青州天政权,一手抓青州的兵权的赵云天赵伯爷。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赵云天占据了左下首的位置,透着一股不可一世的傲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才是范家的家主,是今天拍板的当事人。

        月宁安淡漠地扫了一眼,给范家主打了一声招呼,就与陆藏锋在另一侧次座坐下,与范家主面对面。

        陆藏锋也没有抢月宁安的风头,半点也不讲究,在月宁安下首坐下。

        两人将右上首的位置空了出来。

        范家主见状,仿偌死了爹娘的脸色稍稍缓和几许,朝月宁安点了点头。

        月家这闺女,果真讲究。

        然,范家主满意了,赵云天却脸黑了。

        这是打脸!

        自打手握青州兵权后,赵云天就成了青州炙手可热的人物,走到哪都被人追捧着,不说整个人都飘了,但确实膨胀了许多。

        月宁安一进来,不说给他打招呼,还这么落她的脸,赵云天气得脸都歪了。

        “月当家的……”赵云天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声,突然感觉全身一寒,抬头望去,就看到陆藏锋冷漠的视线。

        他怎么忘了陆大将军在这!

        赵云天吓得一哆嗦,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谄媚地开口:“许久不见,月当家的光采依旧,与大将军走在一起,仿偌一对璧人。”

        然而,陆大将军仍旧没有给他好脸,而是很不客气地叱道:“不是仿偌!”

        “是,是,是,不是仿偌,是天生一对璧人。”怂包赵云天,在陆大将军杀人般的目光下,改口改的异常爽快。

        然,赵云天讨好了陆大将军,却惹怒了刚踏进来的赵启安赵王殿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赵启安阴沉的眸子,像是酝酿着噬人的风暴,他阴林森地扫向赵云天,暴戾地下令:“把那狗东西,给本王丢出去!”

        赵云天还没有反应过来,门外的护卫就冲了进来,将赵云天架起来,往外拖……

        赵云天吓得忘了反抗,只知道惊呼:“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今天可是……”

        “聒噪。”赵启安阴冷地开口,护卫立刻将赵云天的嘴堵上去,强行把人拖了出去。

        盛怒中的赵云天完全忘了,他曾凭武立身,凭他的武功一般护卫根本奈何不了他,然……

        养尊处优多年,面对危险,他早已失了反击之力。

        赵云天被拖了下去,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陆藏锋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也没有昭显自己的存在感,他虽然看赵启安不顺眼,但绝不会在正式场合给赵启安难堪。

        今天,他只是月宁安的陪衬,他陪好月宁安就行了。

        赵启安大马金刀地在上首坐下,阴沉冷漠地眸子扫向范家主:“本王把你的见证人丢了出去,为表公正,本王允许你再找个一个。”

        “赵王殿下言重了,草民相信赵王殿下。”赵云天被丢了出去,范家主一点也不慌。

        今天不是来谈月、范二家十年之急,今天是来表态的。他与月宁安要谈的条件,早在私下就谈好了。

        “去请欧大人来。”赵启安大手一挥,完全不接受范家主的拒绝。

        欧大人是朝廷的人,请他来……

        范家主苦笑一声,却没有说什么

        赵王明知他是赵义薄的人,却请朝廷的人来给他做见证人,赵王显然是在故意的,故意做给赵义薄等人看,告诉赵义薄等人,他为皇室办事,是皇室的人,有皇室为他撑腰。

        哪怕明知赵王殿下,是在故意膈应赵义薄,离间他与赵氏三兄弟,范家主也不得不说,赵王殿下这一手做得很漂亮,尤其是在他被赵义薄强按着低头后,赵王此举无疑很是暖心,然而……

        他注定,不可能背叛赵义薄。

        他们范家在某种程度上,与月家的情况是一样的。

        他们范家的根在青州,子子孙孙,祖祖辈辈都在青州,他要背叛了赵义薄,他就是范家全族的罪人。

        范家主一时间心绪如麻,放在膝盖上的手止不住的轻颤。

        月宁安扫了一眼,也只是暗自叹息了一声。

        月家与范家都是棋子,身为棋子,落在棋盘上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不由他们自己决定。

        “下官拜见王爷,拜见大将军。”欧大人脚步匆匆步入大厅,分别给两人行礼后,就自觉地在范家主下手落坐。

        落座后,欧大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这也算是跟陆大将军平起平坐了,一时间有些坐立不安,好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月、范二家十年之争的事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月、范二家的十年之争,其中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细节,虽有前例可寻,但前例都是月家自己人之争,此次改为两个家族之争,有些细节就要做出改变。

        就好比,月家人开始竞争家主之位,月家会为每个人提供一笔资金,好让他们有进入商界的资格,不用苦哈哈的积累原始资本。

        但现在,变成这两个家族之争,这一条显然不适用。

        赵启安要做的事,就是将旧例中不适用的条款,改为适合月、范二族之争的条款,并确保每一条规定公平、公正,不会偏向月家与范家。

        明面上,月、范二家争夺隐商之位,都是为皇室敛财,哪怕月宁安是皇室推出来的,皇室也不可能明显偏向月宁安。

        且,赵启安对月宁安有足够的自信。

        在他看来,公平、公正就是对月宁安最大的偏向,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动手脚,坏皇室的口碑,也坏月宁安的名声。

        契书第一条,就表明这是月、范二族之争,月、范二家皆可举全族之力,角逐皇室隐商之位。

        这一条后面,就跟着两族竞争的具体要求与细节。

        看到赵启安拿出来的契书条款,范家主能明显感觉到皇室的大气与公正,除去要他吐出月宁安给他的一成所得,再将范家十年所得一成给月宁安外,范家主挑不出任何毛病。

        然,就算是如此,双方也在议事厅讨论了一整天,直到天黑,双方才将未来十年之争所有的条款都确定下来。

        没办法,契书厚达半尺,便是随意看一遍都要数个时辰,更不用提月宁安与范家主,逐字逐句地看,一字一字的研究。

        能在天黑之前看完,已是万幸。

        契书一室三分,月宁安、范家主与赵启安分别落印,三人各执一份。

        交换好契书,赵启安终于恢复了正常,眉眼上挑,说了一句人话:“期待两位,未来十年的表现。”

        “定不负王爷所望。”月宁安与范家主同时开口,而后又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

        两人视线相交,很是平静,但只有一瞬,两人就各自移开眼。

        从今天起,他们是对手!

        一族兴一族灭的生死对手!

        第四更~九点半左右吧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