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894不悔,宁可头破血流

894不悔,宁可头破血流

        “我们回家”这个愿望,终是不能实现。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傅三爷被陆藏锋气走了,月宁安虽没有责怪陆藏锋的意思,可陆藏锋也不能,真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在月宁安交待秋水留下来善后时,陆藏锋主动开口揽过此事,让秋水先护送月宁安回去处理手上的伤,巨熊岭的事交给他。

        月宁安点头同意了:“常天,你伤得太重,不宜骑马赶路,我回去后安排马车来接你,阿布,你……”

        “我跟你一起去,我没事!”阿布连忙站起来,还跳两步,以证明自己真得很好。

        月宁安默了一下,道:“那就一起走吧。”

        “记得给赵云冲止血,留他一口气,别让他那么容易死了。”月宁安翻身上马,轻扯缰绳,拉扯到了手臂上的伤,痛得她倒吸了口气。

        不等众人发现,她就将缰绳换到左手,策马离去……

        陆藏锋看到了,可不等他说话,月宁安就骑马走了。

        陆藏锋凝眉,略一犹豫,终是没有追上去。

        月宁安中了毒,赵云冲是换解药的希望。青州是赵义薄的地盘,他不能把赵云冲留在青州,必需尽快把人送走,不能让赵义薄有机会把人抢走……

        秋水与阿布紧随其后,三人打马离去,走出没有多远,就遇到了在路上等他们的傅三爷。

        傅三爷骑着白马,横在路中央,摆明了是在等月宁安。

        “三爷。”月宁安远远看到,就放缓了速度,驱马上前。

        傅三爷的目光,从她受伤的手臂扫过:“我送你回去。”

        这里只有马,没有马车,傅三爷说的送,显然是与月宁安共乘一骑。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想也不想,就拒绝:“多谢三爷的好意,我自己可以回去。”

        “确定了,就是他?”傅三爷眉头微蹙,显然极为不满。

        月宁安没有犹豫,轻轻点头:“嗯。”

        “为什么是他?”傅三爷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声音也透着一股冷意。

        傅三爷从来都是一个温和的人,除了当初为家人报仇外,傅三爷极少在人前表露情绪。此时毫不顾忌的情绪外露,显然是不快到了极点。

        但凡与傅三爷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此时绝不能逆着傅三爷,要顺着他,哄好他,等到傅三爷脾气消了再说。

        月宁安也知道,现在退让,先把傅三爷哄好,是最佳的处理办法,但月宁安没有这么做。

        她不想骗傅三爷,就像她不会骗老头一样。

        月宁安微笑地反问:“为什么不是他?”

        “他伤害过你。”傅三爷咬牙,握缰绳的手指泛着白,显然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怒火。

        “是我给了他,伤害我的机会,要怪也得怪我自己。”连那么疼她的老头,都不反对她再给陆藏锋一次机会,旁人更没有资格反对。

        唯一有资格反对的人,只有她月宁安自己。

        傅三爷冷着脸,威胁道:“如果我说……你要选择他,就会失去我的支持呢?”

        月宁安默了片刻,问道:“三爷是认真的?”

        傅三爷点头:“认真的!”

        “那就……”月宁安呼了口气,朝傅三爷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常流。三爷,我们有缘再见!”

        “你……简直顽固不化!”傅三爷指着月宁安,气恼不已,见月宁安死不回改,傅三爷收回手,策马离去:“希望你不要后悔!”

        月宁安高声大喊:“我永远不会后悔!”

        傅三爷没有停留,扬长而去。

        月宁安也没有追,她等到看不到傅三爷的身影,才策马前行。

        她月宁安自己选的路,就算一跌皆是刀剑风霜,就算一路她摔得头破血流,就算一路她撞得遍体鳞伤,她也会走下去!

        傅三爷的出现,没有影响月宁安的行程,月宁安带着秋水与阿布,继续赶路。

        不知是赵义薄对自己的儿子太自信了,还是太不把月宁安放在眼里,直到回到月家大宅,月宁安都没有遇到赵义薄的人,显然赵义薄直到现在,还不知自家儿子落到了月宁安手中。

        “看样子,赵氏三兄弟,也不像他们表现出现的那么团结。”昨晚的事,就是最好的说明。

        陆藏锋突然收到的消息,还有那个不顾赵云冲性命,执意要拦下她与陆藏锋的将领,以及那个趁乱夺权的副手……

        刚刚忘了问傅三爷,那副手是不是他的人。

        那位副手,虽然嘴里嚷着要救赵云冲,但给她和陆藏锋放水的痕迹太明显了。

        月宁安满脑子都是事,以至于沐浴的时候,一个不察,再次将受伤的手泡在水里,被秋火念叨了半天。

        “姑娘,你就算不心疼自己,也心疼心疼我们好不好。看到你手上的伤,我恨不得代你受了,你还不仔细,任由伤口泡在水里,你这是要剜我们的心呀。”秋水心疼的直落泪,手上的白布都按不下去了。

        整整一块肉被削了,她看着就疼,也就他们家大小姐像无事人一样,还能笑。

        “只是皮肉伤,无碍的。”很疼,疼的月宁安直吡牙,但看秋水哭个不停,月宁安只能忍着。

        自家的丫头,除了宠着,还能有什么办法?

        “什么叫无碍,这么大一块皮没了,肯定要留疤。还有……还有……那个毒,姑娘你怎么能说服就服下呢?常天都恨不得杀了自己,怪自己连累了你。”想到月宁安服下的血玉珠,秋水的眼泪就更止不住了,恨不能时间重来,她直接杀了常天,也比让他们家姑娘去服毒的好。

        “我知道那毒要不了我的命,我才服的。”赵云冲要想杀她,不过是抬手一刀子的事,完全没有必要浪费一颗毒药。

        要知道,见血封喉的毒药,其价格也是不菲的。至少,她能用一刀要人命的,就绝不会浪费银子去买毒药。

        “可是,那药……每个月都得要解药呀。要是哪个月没有解药,姑娘你可怎么办?”秋水越想越担心,眼泪掉得更凶,哭得太狠,都没法给月宁安上药了。

        “好秋水,别哭了,你家姑娘我不会有事的。”月宁安轻叹了口气,拿起一旁干净的白布,轻轻给秋水擦拭眼泪:“在听到阿布说圣毒……我就猜到了赵云冲给我备的毒药是血玉珠,而正巧,血玉珠的解药,月家有。”

        这世间,能控制人的毒药就那么多,在阿布说到圣、毒二家,她就隐有猜测。

        是以,赵云冲给她喂毒药的时候,她没有想办法拖延,也没有拒绝。而是趁赵云冲看到她服下毒药放松之际,反过来制住他……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