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877血仇,你会嫁给我吗

877血仇,你会嫁给我吗

        赵启安当日伤得不轻,但多数是外伤,月家旁的没有,上好的外伤药却是不缺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为了方便照顾赵启安,也为了方便朝廷的人在青州办事,月宁安当天就把赵启安一行人,送入城内的月家大宅。

        送赵启安一行人进城,走的是傅三爷的路子,等到赵义薄知道的时候,赵启安一行人已平安入城,赵义薄便是想动手也没有机会。

        在下人精心照料下,不过两日,赵启安就醒了。

        赵启安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月宁安来见她。

        西南的事刚商定好,但内里还有千头万续等着月宁安安排。月宁安忙得晕头转向,自那日狠睡了一天,之后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每日都在外奔波。

        正要出府,听到下来报,赵启安要见她,月宁安不得不停下脚步,命府中的下人去了一趟商会,让商会众人散去,改日再议。

        赵启安暂住月家东院,在青州这地,赵启安也不怕让人看到他的长相,便没有带面具。

        重伤初醒的他脸色苍白,身形消瘦,整个人透着一股病态,但一双眼睛却有神极了。

        他披了一件长衫,坐在院子外的,手肘支在桌面,以手抵颌,摆弄着桌上的棋局,端的潇洒姿意,闲适慵懒,然……

        月宁安走进来,乍见风姿过人,亲和平易的赵启安,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闪过,陆藏锋凯旋而归的那日,她被赵启安逼的无路可走的画面,顿时心中警铃大震,不敢有半分松懈。

        “见过大人。”月宁安作揖行礼,微微垂首,暗自调整呼吸。

        赵启安此人喜怒不定,阴晴难辨,纵使心中戒备此人,月宁安亦不敢表现得太明显。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坐!”赵启安稍稍坐正,手指轻敲桌面。

        “多谢大人。”月宁安在赵启安对面坐下。

        赵启安不紧不慢地,收拾桌上的棋子,将黑子推到月宁安面前:“陪我下一局。”

        赵大人如此“和蔼”地下令,月宁安除了陪赵启安下棋,还能如何?

        月宁安的棋艺乃是老头亲授,然,与老头走一步,算百步,缜密细致不同,月宁安的棋路大开大合,横冲直撞,杀气腾腾,少了几分算计,多了几分直爽。

        这是月宁安性格的一部分,但更多的是,老头刻意培养的结果。

        老头曾言,这世间总有一群聪明人,好以棋品来论人品。

        如若是文人,心思缜密,算无遗策,世人只会赞他机敏,稳重,能当大任。可若是商人之子擅于算计,世人便会言其沉府深,心思狡诈,不宜为友。

        这世间聪明人多,且越是聪明人的人,越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看法。既无法改变聪明人的想法,能做的就是迎合这群聪明人。

        是以,老头在教导月宁安的时候,便屏弃自己擅长的棋风,只教月宁安该会的棋风。

        作为商人之女,月宁安骨子里自是擅于算计,但同样她也务实。

        琴棋书画于她而言皆是小道,她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要学自然是学对自己有益的。

        在棋局一道,月宁安无争胜负之心,落子干脆利落,几乎不假思索,连带的赵启安也加快的落子的速度,不过两刻钟,一局便结束了。

        没有意外,赵启安大胜,不由得大乐:“与宁安下棋,果然痛快。”

        然,乐极生悲,刚笑两声,就咳了起来,连带着扯到伤口,一阵猛咳,久久不停,饶是赵启安再能忍,也痛得蜷起身子。

        “大人,喝茶。”月宁安给赵启安倒了一杯水,略一犹豫,又取出一瓶药递给赵启安:“大人,这是孙神医备的益体丸。”

        “咳咳……”赵启安接过茶盏喝了两口缓了过来,抬过月宁安手中的药瓶,笑了一声:“难得你会给我送药,我以为,你恨不得我立刻死了。”

        “大人说笑了。”如果赵启安不是她的顶头上司,不是皇上的弟弟,月宁安真的想暴揍赵启安一顿。

        什么叫,她恨不得他立刻死了?

        这种话心里了明白就行了,说出来了……

        行吧,她脸皮厚,说出来了,她也不会当回事。

        好在,赵启安没有向以往那般咄咄逼人,就着温水服了两粒药,赵启安脸色稍缓。

        月宁安知道,赵启安该说正事了,她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等着赵启安开口,却听到赵启安说:“十年前,来青州的不是陆藏锋一个人,我也来过青州。”

        月宁安看了赵启安一眼,没有说话……

        赵大人伤的是脑子吗?

        月宁安的沉默,并没有让赵启安停下,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月宁安:“十年前,你见到的人是我……你会嫁给我吗?”

        月宁安知道,她必须回答,同样月宁安也知道,赵大人果然伤到了脑子。

        不然,怎么会问出这么蠢的问题。

        “大人……”作为一个商人,不得罪任何人,是她的行事准则。按说,她该给一个莫棱两口,能安抚住赵启安的答案,然……

        话到嘴边,月宁安却突然改了主意:“大人,您姓赵!赵氏皇族的赵!”

        月家的悲剧,皆是赵姓皇族一手造成,她怎么可能嫁给自己的仇人?

        赵启安疯了,她没有疯。

        “是月家,背信弃义在先。”    赵启安抿着唇,满脸不快,一向阴沉看不出情绪的眸子,似酝酿着无尽的风暴。

        月宁安红唇轻启,不以为然地道:“大人要觉得月家对帝王不忠,诛月家九族便是。”赵启安莫不是认为,月家人该对皇室感恩戴德?

        赵氏皇族从来没有信任过月家,月家于赵氏皇族而言,从来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件好用的、趁手的工具。

        赵氏为君,月家为民。月家当年背信,赵氏皇族也没有对月家心慈手软,更没有高抬贵手。

        月家能传承至她这一代,凭的不是赵氏一族的怜悯与宽容,而是用数以万万计的钱财,和月家上千人性命换来的。

        她月家人是凭自己的本事,从赵氏皇族手中挣得一丝生机。月宁安不认为,她月家该对赵氏皇族感恩戴德,死心踏地,为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赵氏皇族,于月家没有恩。

        赵氏皇族也不是月家的伯乐。

        甚至,赵氏皇族与月家,有血海深仇……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