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876要战,那便战

876要战,那便战

        赵义薄没有见到傅三爷,因为月宁安先一步来见他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将赵启安等人安顿好,给母亲的棺椁上了一柱香,就马不停蹄的来守备府见赵义薄。

        月宁安与赵义薄隔空交手数次,今日却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赵义薄一身灰衣,背微弯,很是朴素,与寻常老人无异,满脸微笑地招呼月宁安坐下,还叫月宁安吃糖,然……

        月宁安却不敢小觑赵义薄,更不敢真把赵义薄当普通老人看待。

        青州赵氏三兄弟,真正当家做主的只有赵义薄一人。赵云天与赵气冲都是听赵义薄的,这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普通老者,才是青州真正的掌权人。

        当然,不小觑归不小觑,月宁安还不至于怕了赵义薄。

        月宁安没那个耐心,与赵义薄这只老狐狸打太极。见完礼,月宁安就道:“赵守备,我年纪小,不会说官面上的话,接下来我的话可能不太中听,还请赵守备多担待。”

        月宁安半点也不客气:“我月家世代从商,虽为皇室敛财,却不是皇室手中的狗。青州与朝廷之间的博弈,是朝堂上的事,月家不会插手。月家与范家的十年之争,是商场上的事,我也不希望看到赵守备的身影。”

        “动我母亲棺椁的事,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月宁安语气平淡,双眸却锐利锋芒:“我月家不淌浑水,但也不怕浑水。昨日,我在商会告诉赵伯爷,我不介意再嫁陆大将军一次。今日,我就再告诉赵守备,只要我是月宁安,没有陆大将军,也会有李大将军、周大将军,甚至完颜大将军、耶律大将军。我月宁安从不惧任何战斗,如若守备大人要战,那便战!”

        月宁安说完,起身给赵义薄作揖:“赵守备公务繁忙,我就不打扰您了,告辞了!”

        一礼闭,月宁安转身就走,完全不在乎赵义薄的反应,因为她知道……

        赵义薄一定会按她说的做,除非赵义薄要将她彻底推向朝廷。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走后,赵义薄扭头看向屏风后:“殿下,你确定……非此女不可吗?”

        “她很好,不是吗?”身着绣金黑袍的完颜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我想做她的完颜大将军!”

        赵义薄顿了片刻,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我明白了。”

        月宁安从守备府离开后,去了一趟范家,告诉范家主:“生意场上,各凭手段,西南的生意,我月家做定了。作为交换,月家会暂时从金国退出,日后与金国的生意大家各凭本事。”

        月宁安不看好金国,不肯继续与金国做生意,但范家却稀罕。

        金国的生意,比之西南大了不止多少倍。不管月宁安为了什么,把金国的生意让出来,对范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范家主不得不承认,月宁安这一颗甜枣,哪怕有毒他也舍不得吐。

        西南的生意,范家退了!

        范家在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赵守备,范家退了,就是赵守备退了!

        消息传出去,不仅整个青州商界的人懵了,就是傅三爷亦是一怔:“还想着给你撑腰,没想到……倒是我占你便宜了。”

        青州道上的人,更是一个个竖起大拇指夸赞:“月当家的仗义,从今天起,月当家就是我兄弟,今后这青州道上,谁为难月当家的,就是跟我们兄弟过不去!”

        在西南的杨土司、宋土司,带着族中的兵马驻扎在西南与青州交界处,做好了与青州守备军大战一场的准备,却不想……

        他们的刀还没有磨亮,月宁安就把事情解决了。

        杨土司不由得苦笑:“月当家这事办的……我们什么力气都没有出,都叫我们不好意思拿那成好处了。”

        “我还以为有一场恶战要打,难怪大将军连来都不来,合着是早就知道,打不起来。”宋土司也是哭笑不得。

        “这是好事!”杨土司很快就想开了。

        合作伙伴强势能干,对他们只有利没有害。

        青州商会的商人们,也纷纷道这是好事。

        他们推举了月宁安为青州商会的会长,月宁安强势又有本事,这对他们当然是好事。

        至少月宁安吃肉,他们这些跟着月宁安的人,肯定能喝到汤。

        而此刻,被众人夸赞的月宁安,却在月家大宅睡得天昏暗地,直到半夜才醒来,一醒来就看到床边坐了一个人。

        月宁安一个机灵,瞬间惊醒,几乎是刹那,月宁安抬手将手中的冰针射向人影。

        人影避了一下:“是我!”

        “陆藏锋?”月宁安呼了口气,躺了回去,惊魂未定地道:“你要吓死我!”

        陆藏锋没有吭声,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你被冰针射中了?”月宁安缓过那口气,坐了起来。

        “没有。”月宁安是不是对他的身手,有什么误会?

        “哦。”月宁安舔了舔唇:“我想喝水。”

        陆藏锋:“……”月宁安没看出来,他生气了吗?

        月宁安说完,见陆藏锋一动不动,便起身去倒水,刚下床就被陆藏锋挡住了:“我在生气!”

        “生气?”陆藏锋生什么气?

        是她刚醒,脑子不清醒吗?

        “对,生气!”要哄才能好的那种。

        “哦。”看样子是真生气了,但跟她有什么关系?

        月宁安嗓子干的厉害,绕开陆藏锋,继续往前走:“我口渴。”

        陆藏锋:“……等着!”

        陆藏锋咬牙切齿,走到屋中央,先将蜡烛点亮,而后又给月宁安倒了一杯水,粗暴地塞到月宁安手里。

        月宁安捧着杯子,坐在床边小口地喝着水,喝完才道:“我惹你生气了?”气到只花一天的功夫,就从西南跑回青州来找她算账。

        “嗯。”陆大将军惜字如金。

        “因为昨晚的事?”月宁安问道。

        “嗯。”陆藏锋在床边坐下,抱起月宁安,放在自己的腿上:“我打架比他们强,还不用花银子。”

        天知道,他收到暗卫的消息,知晓她在卧虎山跟人动手了,有多害怕……

        “哦。”月宁安应了一声,显然没有哄陆藏锋的意思。

        “月宁安,你认真一点!”不然,我真要生气了。

        “赵启安来了,不出意外,我很快就会离开青州。”她没法跟陆藏锋谈,她不相信陆藏锋不懂,她为何非要用道上的人。

        再说了,她昨晚能用陆藏锋和陆藏锋的人,等她离开了青州呢?

        难不成,日后她到哪,陆藏锋都能跟到哪?

        她遇到什么事,陆藏锋都能出面给她解决?

        别说不可能,就算可能……

        她也不会相信。

        比起依靠陆藏锋,    她还是相信,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