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836尽力,以爱情为名的野心

836尽力,以爱情为名的野心

        月宁安不承认,她与完颜璟有婚约,甚至与金国皇室的婚约,月宁安也不承认。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当年的婚书我没有见过,我不知道具体写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父亲告诉过我,我嫁入金国皇室的前提,是我无法成为月家家主。我现在的情况,并不符合当年两家的约定,婚约根本不成立。如果完颜大哥是为了婚约而来,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以谈的。”

        月宁安面上笑脸不变,言辞却透着疏离与冷淡。

        完颜璟看着面前陌生又熟悉的月宁安,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

        眼前的月宁安,已不是当年那个,缠着他,嚷着要嫁给他的小姑娘了。

        她对他没有情义,甚至还深深地防备他。

        完颜璟勉强压下心中的失落,试图用理智说服月宁安:“宁安,你嫁给我。金国可以出兵助大周灭北辽,借此换月家所有人的自由。”

        “完颜大哥你找错人了,陆大将军的亲卫就在我府上,要我找他们过来跟你谈谈吗?”月宁安放在石桌下的双手,悄悄地握紧。

        灭北辽?

        完颜璟,不,应该说金国想要做什么?

        “你恨北辽,不是吗?”选择嫁给他,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宁安为什么要拒绝。

        “我还恨赵义薄三兄弟呢。”她恨的人那么多,灭得过来吗?

        再说了,她恨北辽人,当北辽人不恨她?

        “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们。”完颜璟与月宁安四目相对,眸中满是真诚。

        然,月宁安不为所动,再一次拒绝:“世间最贵的,就是你从别人那里占来的便宜。完颜大哥,我这个胆小又怕死,我图利但不占便宜,尤其是送上门的便宜。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完颜璟皱眉:“没有谈的可能吗?”是他表现得太急切了,吓到了宁安?

        “生意可以谈,婚事不谈。我月宁安的婚姻,不是生意。”月宁安起身,朝完颜璟福身:“完颜大哥,天色不早了,你酒醒了,我就不留你了。”

        完颜璟神色黯然,苦涩地道:“宁安,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是带着诚意来求娶你。我娶你只是遵从我的本心,无关利益,我说那些只是希望能打动你。”

        “我只知道,金国有六位成年的皇子。如果我真要嫁入金国皇室,我嫁给谁,谁就是金国下一任帝王。”完颜璟的诚意,她看不到。

        且,在层层利益下,就算完颜璟是真心的,那份真心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金国的皇子来说,她月宁安只是一个好用的工具。

        “但只有我没有娶大妃,只有我一直在等你。”在月家败落后,他的父皇与兄弟,都没有把那纸婚约当回事,只有他……

        一直记得,那个勾着他的手指,软甜甜地跟他说:“完颜大哥,宁安长大了要做最漂亮的新娘,你记得来娶宁安。”的姑娘。

        他一直记得,所以他来了。

        “完颜大哥,你是要说,你求娶我,不是为了金国的皇位?”月宁安用微笑,掩饰心中的嘲讽。

        “当然不是!”当初,他父皇会与月伯父定下那纸婚约时,月家还没有衰落,现在他父皇不一定会认那纸婚约。

        不然,他的那些弟弟们,也不会早早地娶了出身大族的大妃。

        “所以,你来求娶我,是因为喜欢我?”月宁安仍旧在笑,但那笑有一丝勉强与不自在。

        “是!”完颜璟毫不犹豫地点头。

        月宁安倒抽了口气:“我要是没有记错,完颜大哥你见我的时候,我只有六岁!”

        完颜璟直觉不对,却无又法反驳,只能点头:“是……”

        “所以,你……好幼女!”月宁安目光刀刃,声音冷酷。

        完颜璟:“我不是!”

        然,月宁安根本不听完颜璟的解释,她起身,后退一步,冷声道:“完颜大哥,我就不留你了。”

        完颜璟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月宁安耍了,不由得叹了口气:“宁安,你一定要这样吗?”

        月宁安点头:“我是大周人!”

        话落,月宁安朝完颜璟福身,而后转身离去……

        为她与大周联手灭辽?

        果然,男人都喜欢拿女人当挡箭牌,拿情爱来包裹自己不能对外人昭显的野心。

        月宁安轻哼了一声,眼中是嘲讽的笑。

        月宁安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看她,扭头,就看到陆十二飞快地往里缩。

        月宁安顿了一下,转身,朝陆十二走去……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别让月姐姐看到了。”陆十二着急不已,拿起麻袋,转身就要跑,见身后的人一动不动,不由得急了,用力推了对方一下。

        “我已经看到了。”月宁安

        “月姑娘!”被陆十二推的踉跄一步的护卫,生无可恋的叹了口气。

        “月,月姐姐?”陆十二僵了一下,立刻丢下手中的麻袋,飞速转身,一脸无辜。

        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不敢看月宁安。

        “你们这是要……”

        “装落叶。”

        “打枣子。”

        陆十二与作护卫打扮的将士,同时开口,而后两人齐齐瞪向对方,用眼神责怪对方坏事……

        月宁安好气又好笑,指着被他们丢在一旁的麻袋与木棍:“准备的这么周全,你们告诉我,你们这是要去装落叶,打枣子?”这明显是要去套人麻袋。

        “月姐姐,我们……”陆十二怂头耷脑,不敢看月宁安。

        月宁安轻叹了口气:“十二,他是大金的皇子,要是在我们家受了伤,我怎么也要给他一个交待。”

        “月姐姐,我错了。”陆十二认错非常快,月宁安的声音也缓和了下来:“要打他,也不能在我们的地盘,更不能这么仓促。”

        “月姐姐,你不怪我们想打他?”月姐姐这是一点也不喜欢,那什么大皇子吧?

        “动手打人可以,但一定要把事情做周全,要是让人查到你们头上,我扣你们银子!”月宁安警告地瞪了陆十二一眼。

        不用想,这事肯定是陆十二起得头。

        护卫立刻绷紧,郑重地保证道:“月姑娘放心,我会盯紧十二,不会让他乱来。”

        陆十二:“……”我委屈。

        “有你们在,我很放心。”月宁安点了点头,正欲离去,却又突然顿住,眉头紧锁……

        陆十二和护卫皆不敢动。

        月宁安微叹了口气,道:“给大将军写信的时候,提一句金国有意灭北辽。”

        她尽力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