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819回信,一醉不消愁

819回信,一醉不消愁

        陆藏锋的信,冷硬直接,完全是军人作风,条理清晰,简洁明了,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也没有多余的温情。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开篇,连一句问好也没有,只交待了一句,他已经到了边境,铁矿的事他交给了皇上的人去查。他正与北辽就弦报音公主回大周一事,进行私下谈判。

        交待完自己的近况,陆藏锋就开始告诉月宁安,青州那几个老东西这两年存了不少粮食,最近更是动作频频,若是把他们逼急了,他们肯定会动兵。

        说完后,就以命令的口吻写道:不可妄动,凡事以忍为主,待本将军去青州自会为你做主。

        在陆十二的“监督”下,月宁安一日十行,扫完陆藏锋的信。

        看完陆藏锋的信,月宁安只想笑……

        陆藏锋哪来自信,可以做的了她月宁安的主?

        再说了,陆藏锋凭什么要她忍?

        在汴京,那是别人的地盘,她一个小小的商女只能忍。到了青州,到了她家,到了她的地盘,她还要忍,传出去,旁人怎么看她月宁安?

        她月家还要不要在青州混了?

        陆藏锋的话,月宁安一个字都不会听,看完,随手就将信丢了。

        “别丢,别丢,月姐姐……千万不能丢呀,大将军要知道,得嫌我办事不力了。”陆十二猛地扑上前,在信纸堪堪落地前,将信纸接住了:“好险,好险,总算没有弄脏。”

        陆十二小心地托着手中的信,不顾身上的脏污,敏捷的爬了起来,笑得谄媚:“月姐姐,能给大将军回个信不?”

        “得寸进尺了哦。”月宁安斜了陆十二一眼。

        “月姐姐,我刚刚帮了你的忙呢。”陆十二腆着一张脸,露出洁白的牙,衬得他那张脸更黑了,也更可怜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盯着他看了两眼,叹了口气:“行吧,拿笔来。”

        陆十二刚刚那番话,确实帮了她不小的忙。

        有崔首相与陆大将军那两座靠山,想来青州的“灾情”会很快上报到朝廷。

        朝廷一直想要对青州的官员下手,她把机会送上去了,朝廷肯定不会手软。

        “月姐姐,你等着,我这就去拿。”陆十二高兴地跳了起来,差点把手中的信纸甩了出去,吓得一阵鬼叫。

        月宁安摇了摇头……

        她就不明白了,陆十二哪来这么旺盛的精力?

        陆十二很快带着纸笔来了,月宁安也没有为难他,提笔就在纸上写了五个字:已阅,月宁安。

        而后不等墨迹变干,就将信纸叠了起来。

        陆十二甚至看到了,墨迹粘成一团,字都糊了。

        陆十二瞪大眼睛,看着月宁安将糊成一团的纸塞进信封,落下封泥,惊得嘴巴都合不拢:“月姐姐,你认真的?”

        这也太敷衍了吧?

        大将军收到月姑娘的回信,会不会打死他?

        毕竟,大将军肯定舍不得打月姑娘。

        “要不要?”月宁安将装好的回信,递给陆十二。

        “月姐姐,帮人不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呀,你能不能……”陆十二指了指桌上的笔墨,比划了两下,可怜兮兮的看着月宁安,眼中蓄满泪水。

        这样的回信,送到大将军手里,大将军肯定要打死他。

        然而,一向宠溺陆十二的月宁安,这次却没有心软,而是直接把信收了回来:“不要就算了。”

        “要,要,我要……”陆十二慌了神,急忙去抢。

        陆二哥说了,一定要让月姐姐写回信。要是没看到月姐姐的回信,下次见面,一定会把他的头给拧下来。

        比起被陆二哥拧下头,他还是选择被大将军打死吧,至少死得没那么难看,还能留下个全尸。

        陆十二生怕月宁安反悔,抢到信就跑了。

        月宁安笑了一声,转身交待秋水、常天摆膳。

        月宁安留青州商会的人吃饭并不是客套,她选在中午见面,就是有意摆上一桌,好在饭桌上跟众人拉近交情,现在被陆十二破坏了,月宁安只能自己吃了。

        月宁安让人在月家大宅摆上五桌,也不分什么主仆,大家一起坐,当作是庆祝她回来了。

        月宁安、常天、秋水、熊叔、陆十二和月家几个管事坐一桌。刚开桌,大家就轮番像月宁安敬酒:“大小姐,我敬你!”

        “大小姐,你回来了,我们就有盼头。”

        “大小姐,我们一直在等你,我们就算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了。”

        “大小姐……”

        这一杯酒,有喜悦也有伤感。

        月宁安来者不拒,面带微笑,不管谁敬酒都一杯干。

        重新回来,她和在座的各位心情是一样的,甚至比他们还复杂一些。

        月家一草一木,皆是她熟悉的;在座的每一个人,也是她熟悉,她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可是……

        她熟悉的月家,没有她爹,没有她娘,没有她哥哥,也没有她梦中的温暖。

        这个月家,对她来说熟悉又陌生。

        她心里难受,可她不能哭出来,甚至都不能表现出一丝脆弱。

        现在的她,不仅仅是月家的大小姐,还是月家的当家人。

        她身上肩负者上万人的生死,她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自己,她必须坚强,她不能软弱,她必须为这些在月家人消失十年后,还在等她回来的月家老仆,撑起月家的天地。

        月宁安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她也不知自己喝了多少杯,也听不清身边的人在听说什么。

        她知道她醉了,清醒的知道自己喝酒了,可就是如此,她仍旧在喝,仍旧在笑。

        她最是看不起借酒消愁的人,因为……

        有外人在,她就算是醉了,也得笑,也得保持一丝清醒,不能叫人看出借酒试探她的深浅。

        月宁安一直在笑,一直喝,她也不知自己喝了多少杯,反正有人前来敬酒,她就喝,直到喝不下去了,这才停下来,由秋水扶着从宴席上退了下来,让大家继续喝……

        然,月宁安一走,众人也失了继续喝下去的心情。

        坐在位置上,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月家大宅。有几个年长的仆人,借着酒劲,忍不住哭了出来:“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然,真正等到了,他们却又开心不起来。

        “十年呀!一切都不一样了。”就算他们都回来了,一切也回不到十年前。

        院中,仆人大哭。

        月宁安听到了,但她没有回头,甚至上扬的嘴角都没有耷拉下一分。

        十年前,走出月家大宅的那一刻,她就知道……

        回不去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