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92离京,陛下来晚一步

792离京,陛下来晚一步

        这世间从不缺少浑水摸鱼、落井下石之辈。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流言传出来没有几天,就有不少猥琐的公子、富商站出来,细说月宁安的香艳韵事。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这些人还拿出陆大将军,未进城就先休妻,命族弟将月宁安丢出大将军府的事,来证明月宁安肯定不干净,不然陆大将军那般顶天立地男子汉,怎么会为难一个小女人?

        要知道,月宁安可是给陆老太君守过孝的。

        要不是月宁安自身不正,就凭她为陆老太君守过孝这一点,陆大将军就不能休她。月宁安完全可以拿着休书去衙门告陆大将军,让衙门判决休书无效,继续做她的大将军夫人。

        可是,月宁安什么也没有做,她被丢出陆家,拿着休书就走了,可见……

        问题必是出在月宁安身上!

        那些人说的有鼻子有眼,让人不相信都难。

        尤其是,那些人站出来,说自己与月宁安有过一段,却不见月宁安与大将军府的人出来解释,流言便越传越剧,且相信的人也越来越多。

        崔轶派出官差,将造谣的人抓了一批又一批,但并没有什么用处。

        流言这种东西,就是这般,你越禁传的人就越多,信人的也更多。

        当然,这些崔轶并没有告诉月宁安。

        他怕月宁安听到后,会伤心难过。

        月宁安从雪个宴回来后,就一直在明月山庄闭目不出,城内的消息月宁安知道的不多,但流言一事越传越剧,月宁安多少都听到了一些。

        要说不生气、不愤怒,那是骗人的,任谁被这般编排都受不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但月宁安更清楚,遇到这种事愤怒与生气无济于事,跟那群傻逼对质、解释更是愚蠢的行为。

        这世道对女子极度不公,对女子也尤为苛刻。当初,她以女儿之身闯入商界,类似的流言,她不知听了多少。

        但凡她谈成一笔生意,或置下一笔产业,就会有人在说她是靠牺牲色相和身体换来的,而最爱议论这些人的,是女子自己。

        初时,她还会解释,甚至会因流言而收手、退让,把到手的利益让出来,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后来……

        经历得多了,就明白了,那些传流言的人,根本不会听你的解释。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真相,他们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只听他们愿意听的。

        她不站出来反驳,传流言的人会说她是心虚了;她站出来反驳,传流言的又会说,她害怕了,怕真相被人发现。

        遇到这种恶心事,怎么做都是错的。

        面对流言,无视比解释更实用。

        当然,如果你实力足够,能碾压一切,那流言就不足为惧,但可惜的是……

        现在的她还不足已,拥有碾压一切的实力,面对京中那些恶意中伤的流言,她能做的就是无视

        然,月宁安不在乎,关心她的人却无法忍受她的名字,与那些香艳之事牵扯在一起。

        尤其是老头!

        在得知宫外的谣言后,老头毫不犹豫选择出手,亲自坐镇皇城司。

        老头的身体有多糟糕,月宁安比谁都清楚,听到徐叔的话,月宁安不由得懊恼万分:“早知道,我就该再制造一起大的流言,将这事盖过去,也免得老头为我操心。”

        “小宁安,你太小看老主子了。这么点小事,对老主子来说,不过是抬抬手就能解决的,不需要费多少心神。”徐叔无不自得地道:“你要知道,皇城司的凶名,可是老主子一手缔造的。老主子掌管皇城司的时候,只有老主子不想办的人,没有老主子办不倒的人。且,你想要什么罪名,老主子都能把证据做得完完整整,叫人百口莫辩。”

        “徐叔,这似乎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月宁安幽幽地道。

        徐叔摇头,坚定地疲道:“不,这是值得骄傲的事。你要明白,老主子当年就是高宗皇帝手里的刀,他要做得不好,就没法活到今天。他要做得不好,就不会有……天子特意为他建造的明月山庄!”

        月宁安张了张嘴,最终却只化为一声叹息。

        ……

        京中的事,其实没有什么事,是非月宁安留下来办不可的。

        她与耶律轩逸、苏含烟的交易,皇上都听到了。

        皇上没有斥责她,想来是默许了,只要顺其自然就好,不需要她插手做什么。

        她与苏家的官司,随着苏含烟求上门,官司也不用打了,她提的条件苏家都会应下。

        没办法,和钱财相比,苏相的命更重要。

        至于九里坡的案子?

        从来就与她无关,哪怕京中流言肆起,也跟她没有关系,而且……

        就像徐叔说的,老头接手后,抬抬手就能把事情办了,都不需要她操心。

        没啥可担心的月宁安,第二天天刚亮,就带着小六子走了。

        坐的是马车,她那辆花天价造的马车,由小六子驾车,暗中还有陆藏锋派来的暗卫保护,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明晃晃的一个活耙子。

        皇上一大早,得知月宁安与徐老的对话,气得脸都歪了!

        “月宁安这是故意跟朕抬扛,让朕难堪是吧?”

        “朕只是说她凉薄无心,没叫她孤身去边境!”

        “她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她不清楚吗?徐老不是跟她说了,她去边境就是给藏锋添乱,拖藏锋的后腿!”

        “她这个时候跑去边疆,是打算现在就认输,把隐商之位拱手让给范家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轻重?知不知道缓慢?现在从京中出发赶去青州,时间都很紧张。她居然在这个紧要关头跑去边疆,她疯了!”

        “月宁安这个疯女人!”

        “她简直是疯子!”

        “朕就没有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

        “外面的流言说的那么难听,她都能当作没有听到,朕就骂她两句,她还跟朕较上了!”

        皇上一脸铁青,在暖阁咒骂了半天,才气狠狠地下令:“李伴伴,立刻……传朕旨意,叫月宁安给朕滚进宫来!”

        “是,陛下!”李伴伴哭丧着一张脸,认命的领旨出宫,然……

        李伴伴一路马不停蹄赶到明月山庄,还是来迟了一步。

        月宁安,已经走了!

        为了像皇上表明,她很担心陆藏锋的生死,月宁安天一亮,就带着一个小六子,独身前往边疆,去找陆藏锋……

        今日,两更~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