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76不配,今天不想见血

776不配,今天不想见血

        每家的马车都会有独属于自己的标志,护院骑马追上前面的马车,看到马车上的标志就折了回来。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熟悉京城各大家的族徽,是每个人护院的基本功,以免在外冲撞了不该冲撞的人。

        护院只看一眼,就立刻折了回去,小心地道:“姑娘,马车上的徽标,是有一门三公之称的许国公家族徽。”

        “许国公?”月宁安仔细回忆起,庄郡王世子给她的名单,她可以确定,崔家并没有许国公府的娘子。

        那这位,是不请自来?

        月宁安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让护院归队。

        吃了一嘴灰的小六子与小甲,听到护院的话,不安地拧着衣角:“月姐姐,我们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想什么呢?当然没有!”月宁安仔细打量两人,见两人还是灰仆仆的样子,担心地道:“你们两个还好吗?有没有被灰尘呛住?”

        小六子与小甲忙道没事,他们就是没有防备,被灰尘给呛住了,漱了口就好了,不用担心他们,为了让月宁安放心,两人还故作开心的打闹。

        月宁安心里颇为不是滋味:“抱歉,委屈你们了。”

        “不,不,不,月姐姐,我们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真的!”小六子举手保证。

        小甲也一脸真诚地道:“就是,是我们自己要赶马车的,我们没给月当家你惹祸就好了。”

        “当然没有!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俩既然没事,我们继续走吧。我好歹是洛园的主人,我要到晚了,终归不好。”月宁安唇角轻扬,眸子闪过一抹冷光。

        她这个人,记仇!

        欺辱她,她可以忍,但欺辱她身边的人,那就不行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姐姐,你,你没事吧?”小六子与小甲莫名感觉不对,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两人相视一眼,皆是一脸懵。

        难不成,他们刚刚眨眼的那一下,实则上是一眼万年?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那样子说不出来的呆,月宁安看着两人的呆眼,不由得头轻笑……

        然而,月宁安没有跟两人解释的意思,只轻笑道:“好了,走吧。”

        “好好好,走……走,走……”小六子与小甲呆呆地应下,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坐在了赶车的位置上。

        “老老实实的赶车,不要再给月姐姐惹麻烦。”

        两人握着马鞭,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以眼神警告对方,而后又同时扭开头。

        接下来的路,两人不再说话,只老老实实的赶车,比马夫还要老实。

        月宁安坐在马车内,轻叹了一声……

        她虽然希望两人能成熟一些,懂事一些,别乱嚷嚷的惹祸,但当这两人真安安静静地什么都不说,她又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年少不轻狂,何时才轻狂?

        少年人,就该有少年的人模样,年纪轻轻却像她一样暮气沉沉,没有一丝鲜活劲,那活着多没趣味。

        许国公府的马车?

        车夫出声羞辱她月家,又故意扬起灰尘呛小六子与小甲,显然不是个人行为,而是马车里的主人默许的。

        对方针对的是她!

        只是不知,许国公府的马车里,坐着哪位闺秀?

        看样子,今天的雪个宴,她没法混过去了,得打起精神了!

        ……

        月宁安掐算好了时间,到的不早也不晚,混在一群闺秀中并不显眼。崔家的女眷也没有见过月宁安,她们正忙着招呼一众贵女,一时也没有注意到月宁安,就让月宁安低调的步入洛园。

        然,月宁安想要低调,却架不住有人不想她低调。

        崔家的雪个宴,所有女眷都是分两列而坐,每一个席位可以坐两人。

        月宁安本想随便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而她刚步入摆宴席的花园,就有一黄衣小丫鬟上前给她行礼,笑着说她们家夫人想见月宁安,不知月宁安可否随她前去。

        今日出现在洛园的下人,全是崔家安排过来的。小丫鬟没说她家夫人是谁,月宁安自动默认是崔夫人。

        想到崔轶的事,月宁安也不认为崔夫人想见她有什么奇怪,点了点头就随小丫鬟上前。

        她叫崔大学士一声崔叔,算来也要叫崔夫人一句崔婶,作晚辈的去拜见长辈,这没有毛病。

        月宁安随着黄衣小丫鬟穿过人群,缓缓上前,很快就来到上首。

        然,就在此时,给她带路的小丫鬟突然跪了下来,哭着大喊:“月娘子,这个位置你真的不能坐呀!奴婢求求您了,求您不要为难奴婢。奴婢就一个下人,真的不敢擅自作主,您的位置真得不在这里。”

        小丫鬟这一喊,整个花园瞬间安静了下来,已经入座的闺秀、还未入座的闺秀,甚至刚刚进来的闺秀,齐齐看向月宁安……

        片刻后,园中就响起一阵阵议论声:“什么情况?”

        “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抢位置?”

        “不是吧,什么人这么不要脸?”

        “月娘子?不会是月宁安那个商女吧?她想做首位?她照过镜子没有?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呀?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哪轮到她坐上首。”

        “还真是不要脸了。”

        “月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你们不要胡说。”

        “别说了,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现在还不知道呢。”

        月宁安:“……”果然,就不能让她安生参加完雪个宴。

        月宁安摇了摇头,此刻她无比庆幸她脸皮厚,骄傲惯了,也习惯了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面对众人或不好意思,或担心的打量,月宁安表示……

        毫无压力!

        月宁安看都没有看跪在地上的丫鬟一眼,淡漠地走到一个呆滞的小丫鬟面前:“带路。”

        “啊?”小丫鬟怔了一下,连忙低下头:“奴婢失仪,请月娘子恕罪。”

        月宁安不在乎的摇了摇头:“无事,给我安排一个坐位。”

        好歹是崔家的宴会,她得给崔家面子,能不闹事就不能闹事。

        至于解释?

        解释什么?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她解释了,想要往她身上泼脏水的人一样会泼。

        再说了,她现在又不是陆家当家夫人,更不打算嫁人,名声什么的……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