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75相亲,不能让她知道

775相亲,不能让她知道

        月宁安在汴京经营多年,手上不缺可用之人,要查徐叔与陆藏锋的动向虽然不是易事,但也不是办不到,顶天就是费时,然而……

        虐心的是,她现在明月山庄,在皇上的监视下。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皇上一向疑心病重,要用她又防备她,虽然在任命首相的事,皇上妥协了,按照她的心愿,任命了崔相为首相,但月宁安不会天真的以为,皇上相信了她,不会再怀疑她。

        皇上会妥协,不过是想要她,全心全意在青州为皇室卖命而已。

        甚至,皇上比从前更防备她。

        无他,只因……

        她先前为救崔轶,展现出来的实力,让皇上忌惮了。

        她去阎冥京鬼市做交易,用的是她月宁安的实力,完全没有动用月家留下来人的人脉与财富。

        虽然,月家先祖留下来的财福,早已被她挥霍一空,但皇上不会信。

        同样的事,旁人能做,她月宁安不可。

        出身即原罪。

        她姓月,出自青州月氏,只这一点皇上就永远不可能相信她,月宁安也不怕皇上猜疑她,但她怕皇上猜疑老头。

        老头再厉害,再能干,可他终究老了,她不想老头到老了,还要活得战战兢兢,有今天没有明天。

        是以,哪怕她再焦心,再想知道徐叔与陆藏锋干什么去了,月宁安也没有任何动作,只安静地等着……

        她相信,徐叔不告诉她,必然有他的原因,她只要相信徐叔就好了。

        月宁安强自耐心地等着,却没有想到,等到崔家雪个宴要召开了,也没有再收到陆藏锋与徐叔的消息。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想到数日前,陆藏锋送来的信,不由得笑了:“陆大将军果然言而有信,说没法陪我参加雪个宴,就真没法在雪个宴前赶到。好在,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你报希望。”

        雪个宴当天,月宁安一早就起来梳妆。

        月宁安挑了一件绯色长裙,不管是颜色还是裙子的样子都不出彩。

        雪个宴比春日宴的目标还要明确,雪个宴说白了,就是崔家为相看媳妇举办的一场宴会。

        往年,崔家的雪个宴,都只会邀请十几二十个,崔家看好的姑娘前去参加宴会。

        偶尔,有与崔家关系亲近的人家,想要借着雪个宴挑选媳妇,也会往雪个宴里面加塞几个人,但仍旧改变不了,这就是一个相亲宴的事实。

        就像今年,虽然因崔大学士升为首相,雪个宴的规模一再扩大,但受邀参加的宾客,仍旧是到了花期,准备嫁娶一事的年轻男女们,顶天再加上他们的父母。

        作为一个下堂妇,作为一个不打算再嫁的下堂妇,月宁安很有自知之明。

        她打扮的一点也不出彩,当然也不俭朴,只是尽力往平庸里装扮,努力做到丢在人群中,也不会被人发现。

        看着时辰差不多,月宁安就坐着马车前往洛园,随行的除了月家的护院外,还有养好了伤的小六子和公叔茂的徒弟小甲。

        小甲是公叔茂硬塞进来的,按公叔茂的意思,是让小甲跟着去见见世面。

        月宁安没有意见,也不敢有意见。

        她还指望公叔茂,日后多给她做一点保命的暗器。

        没办法,她这个人怕死不说,还不相信别人,她太需要保命的暗器了。

        一切准备妥当,月宁安带着护院、丫鬟,浩浩荡荡地前往洛园。

        一路上,月宁安一行人,遇到了不少去声势浩大,装扮华丽的马车,看他们走的方向也是去洛园。月家的马车混在其中,半点也不显。

        小六子今天当了一回车夫,看到前后左右骆驿不绝的马车,啧啧称奇:“我先前还以为月姐姐带的人太多了,这一看,就属咱们带的人最少,再看他们的马车,车轱辘上都贴了宝石,这多少银子呀了?”

        小六子只觉得,自己两只眼睛都看不过来了:“汴京的有钱人真多,我刚跟盟主到汴京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个穷逼,后来月姐姐给我发了月银和奖励银子,我还以为自己也算有钱人了,却发现我全家家底,连人家一个车轮都买不起。”

        小甲也坐在马车旁,听到小六子的话,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坐的这辆马车,就是全天下最贵的马车,你不羡慕自己,居然去羡慕别人,你也太好笑了。”

        “啊?月姐姐的马车很明贵?我怎么看不出来?明明很普通呀。”小六子左右看了看,越看越觉得普通。

        “普通那是看着普通,月姐姐这辆马车,可是我们天宫阁上百个匠人同时打造,耗费三年才完成的,前不久才送过来呢。”小甲比了一个数,而后又夸张的道:“你别看这辆马不起眼,就是这马车大小的黄金,也只能买到半辆马车。”

        “我天,我天,我天呀……那我不是坐在金山上?”小六子夸张的大叫。

        小甲重重地点头……

        小六子顿时坐立难安:“月姐姐,完了,完全,我不敢坐的,这样坐坏了,可怎么办?”

        “别听小甲瞎说,就是一辆马车罢了。”月宁安听着马车外,两人耍宝的声音,心情也好转了几分。

        小甲也跟着安抚小六子,一脸得意地道:“你放心坐,坐不坏的。不仅坐不坏,刀枪火烧都坏不了。”

        “那我就放心了。”小六子一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就在这时,一辆庄重大气却不失华丽,由四匹高大骏马拉着行驶的马车,行在月家的马车旁。

        驾车的车夫,鄙夷地看向小六子与小甲,刻意提高:“商户女就是商户女,只知道炫耀贵,花的银子多,果然是没见过市面,什么都拿银子衡量,真正是俗不可耐。”

        说完,对方嚣张地一扬鞭,由四匹骏马带动的马车跑得飞快,扬起一阵尘土,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将月家的马车甩在后面……

        “呸呸呸……”小六子与小甲没有防备,吃了一嘴的土。

        对方车夫嘲讽声不小,月宁安在马车内也听到了。

        月宁安让小六子把马车赶到一旁,先去把脸洗干净,漱个口,而后又派护院去打听,刚刚过去的那辆马车,是谁家的……

        在汴京这么久,她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嚣张的人。

        就连晴熙长公主与橙瑶公主,都没有这么张狂!

        祝大家小年快乐,今天要外出吃饭,先更一章,还有更新就在晚上十点,十点没有看到,大家可以第二天来看。嗯,在经历各种检查,中西药偏方各种吃后,我终于能睡着了。

        所以,活过来的彩彩,会补更的……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