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74失信,没法陪她前往

774失信,没法陪她前往

        庄郡王世子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他有心想要解释一句,可不等他开口,管事就拿着月宁安要的册子来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也没兴趣,继续跟庄郡王世子说下去,翻开管事送来的册了,对着名单仔细核查起来。

        庄郡王世子坐在月宁安对面,他知道月宁安手中的册了,是月宁安的商业机密,轻易不会让人外人知晓的存在。

        月宁安不避着他取出来,是信任他,他不能问更不能看,偏他又压不下心中的好奇,便自以为聪明的,以为月宁安看不到,时不时偷瞄两眼。

        见月宁安没有发现,庄郡王世子忍不住得意起来,胆子也就大了,开始探头探脑地偷看,却不知……

        他的小动作,月宁安全都看在眼里,只是懒得跟他计较罢了。

        左右庄郡王世子眼神再好,也看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倒不月宁安她在登记的时候,用了什么特殊手法,而是月宁安翻看册子的速度很快,庄郡王世子根本跟不上。

        月宁安手中的登记册,她常年翻阅,不说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但打开一页,看到上面的内容,月宁安就能记起这一页的内容。

        月宁安看登记册,真正是一页一页翻过去,别说庄郡王世子偷看,就是庄郡王世了站在她身后,也看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半个时辰,月宁安就将三年的登记册看完,而后又花了半个多时辰的时间,重新誊抄了一份宾客名单,并将每一位宾客的喜好写上。

        想到庄郡王世子只有执行能力,完全没有思考能力,月宁安想了一下,又在每位宾兵后面添上一行,填上她建议庄郡王世子备的礼物。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月宁安写完,就把厚厚的名单丢给庄郡王世子:“北辽的皇女一向不受重视,嫡出的皇女还好,这位五皇女的生母是谁我都不知道,也不清楚她的喜好。我没办法给出建议,你随便给她挑一份礼物,左右是个战败国的公主,不必放在眼里。”

        “这就行了?”庄郡王世子初时还不信,等他看到月宁安重新誊抄的宾客名单,顿时佩服不已:“你这也做的太齐全了,每个人的家庭情况,购买习惯、喜好,建议备的礼物都有,你这名单比我娘手上的还要全。我娘每年都要花上个月,给各府准备的贺礼,你这一个多时辰,就全做完了?”

        “个有所长罢了,我好歹当了三年大将军夫人,这点小事我怎么可能办不好。”月宁安蛮不在乎地道。

        嫁给陆藏锋的三年,她学到了很多。

        在陆家,她学到了如何当个权贵夫人,如何与权贵世家打交道,也得到了很多商户人家,得不到的消息。

        陆家是个很好的平台,她在陆家三年,增长了见识,拓宽了眼界,提升了格局。

        陆藏锋,不欠的。

        她与陆藏锋的婚姻是各取所需,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她不该贪心。

        “厉害!”庄郡王世子真心赞道:“跟你合作真好,我什么也不用操心,只要按你说的办就行了。”

        庄郡王世子得逞所愿,也没有再叨扰月宁安,他虽然对月宁安面前的登记册很好奇,但却识趣的没有多问,收了月宁安给的资料,就高高兴兴地走了,半点也不贪心。

        月宁安不由得笑了:“庄郡王,还真是会教孩子。”

        窥一斑而知全豹,就冲庄郡王世子这性子,月宁安也愿意跟庄郡王府保持友好的关系。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登记册,略一犹豫,还是把管事叫了进来,命他将登记册封存,送去给庄郡王。

        她短时间内不会再回京,等到她回来,京中还不知是个什么情况,这些信息放在她手上没有什么用,还不如卖个人情给庄郡王,指不定等到她再加京中,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处理好登记册,月宁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去找了徐老一趟。

        月宁安过来时,徐老正在擦他的刀。

        徐老的刀,是一把有些年头的陌刀。

        不是什么名贵的刀,就是军中常用的陌刀,甚至刀刃都有数道口子,但这把刀是徐老的父亲,唯一留给他的。

        徐老很宝贵这把刀,月宁安知道。

        看到徐老在擦刀,月宁安并没有打扰,而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直到徐老擦完刀,月宁安才在徐老对面坐下,并给徐老倒了一杯水:“徐叔。”

        “为陆藏锋的事来?”徐叔用白色的绷带,将刀缠了起来,放在身侧。

        “你没告诉我,陆藏锋在城门口,不仅仅废了耶律戎臻,还招惹了北辽五公主。”与在庄郡王世子面前的云淡风轻不同,在徐老面前,月宁安是抱怨的。

        “大将军招惹了北辽五公主?”徐叔愣了一下,随即肯定地道:“不可能,大将军恨北辽人之心,与你相似,他不可能招惹什么北辽五公主,这一点我还是可以保证的。”

        “原来,徐叔你也不知道呀。京中人人都知的消息,我们远在城外,却什么也不知道。”月宁安幽怨地看着徐叔:“徐叔,你这样不行。你这样……我们岂不是成不了睁眼瞎,京中的事我们半点不知,我们会很被动的。”

        徐叔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前段时间京中乱,赵王到处抓人,但凡可疑的探子全都下狱了。主子怕殃及池鱼,引皇上怀疑,让我把人都撤了。”

        “市井的消息,我们打听一二,无事吧?”月宁安知道,徐叔谨慎行事是对的。

        先前京中那种情况,要放任家里的探子在城中活动,只有死路一条。

        “这是徐叔的错,徐叔这就去安排。”    徐叔想到自己的失误,一刻也坐不住,立刻起身就要去安排。

        月宁安本想让徐叔不必如此着急,然……

        想到庄郡王世子,提起九里坡的事,月宁安又将阻止的话压了下去。

        还是去打听一下吧,掌握的消息多一些,遇到什么事,她也好应对。

        徐叔当即就进城了,然……

        不等徐叔打听消息回来,月宁安就先收到,陆藏锋让人传来的信。

        陆藏锋在信上告诉她,他有公务在身,他要失信了,没法陪她参加雪个宴。

        月宁安并不在意,陆藏锋的失信。

        她压根没有期盼过,但是……

        在收到陆藏锋的信件当天,徐叔也让人带话,说他要出城一趟,让她不用担心。

        陆藏锋与徐叔这一前一后传信,无法及时回来,这真是巧合?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