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73敛财,清清白白而活

773敛财,清清白白而活

        月宁安看庄郡王世子挣扎、纠结的样子,也不让庄郡王世子为难,主动道:“为难就不说,没事的。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也不是为难,就是九里坡的事,我爹不让我说,尤其是跟你说。”庄郡王世子别过头,不敢看月宁安,心虚地道:“我爹都不让我在你面前提起九里坡,我一时口快……那啥,你别告诉我爹。”

        “我不说,还有九里坡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不介意。”要说完全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但在她决定说出,她在九里坡的遭遇,她就做好了承受一切非议的准备。

        “你真不介意?”庄郡王世子一脸怀疑地看着月宁安:“地下斗兽场的事,你也不介意?”

        “看样子,你知道很多呀,去过?”月宁安脸上在笑,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作为一个弱小,还需要父亲保护的小崽子,庄郡王世子求生欲极强,连连摆手,极力保证:“没有,没有!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去过,我爹不许我去那种地方。”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假,庄郡王世子更是急切地补充:“我爹说了,我喜欢美人,家里可以为我开青楼,我喜欢赌,家里可以为我开赌坊,但我要去雕赃地方,他一定会打断我的腿。”

        月宁安嗤笑了一声:“行了,没去过就没有去过,不必如此紧张,我又不是皇城司的人,不审九里坡的案子。”

        陆藏锋在审七年前九里坡的案子了,最近城中也是风声鹤唳,不少纨绔子弟都吓得不敢出门,生怕被牵连了,庄郡王世子会怕,月宁安一定也不意外。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不过,庄郡王世子的话,倒是叫她觉得颇有意思。

        庄郡王,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人。

        庄郡王世子干笑了一声,指了指月宁安手中的名单:“我们继续商量,安排礼物的事?”

        “去书房,我需要查一些资料。”能收到崔家雪个宴的邀请,出身必然显贵,庄郡王世子拿来的名单,大半她都打过交道,也熟知他们的喜好,提笔就能拟出符合他们喜好的礼物,但也有小部分月宁安没怎么打过交道,需要去查一些资料。

        月宁安把庄郡王世子带到书房,又让管家去取近三年,他们收集到的京中各高官大族,购买珍品的登记册。

        “你手上,还有这种东西?”庄郡王世子惊呆了:“那是不是谁家花了钱,你都知道?”

        “这很奇怪吗?”月宁安轻笑:“你以为,我是怎么在短短的三年内,赚到百万两银子的?你以为,我为什么一接到陆藏锋的休书,就立刻把手中的铺子全出了?”

        月宁安温不经心地道:“近三年,京中所有名贵物件,无论是衣服首饰,还是珍品古玩、甚至名贵的药材,都是从我手上流出去的。就算不是在我的铺子买的,出货的源头也是我这里。每年的珍品就那么多,那些物件谁买了,最后落到了谁手里,我会知道,这不是正常的吗?”

        “那,那,那……”庄郡王世子那了半天,才神神秘秘地道:“那是不是谁家贪污了,谁家收了重礼,你都知道?”

        “还记得,有一年京中兰花盛行,人人送礼都送兰花吗?”账本没这么快拿来,左右闲着也是闲着,月宁安也不介意给庄郡王世子,说一点官场上的黑暗面。

        庄郡王世子连连点头:“我记得这事,我爹还收到了好几盆兰花,不过放了两天就不见了,我爹说养死了。”

        月宁安轻笑:“不是养死了,是拿去换了银子。”

        “换银子?”庄郡王世子不解地问道。

        “嗯。换银子!”月宁安轻应了一声,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掩去眼中的嘲讽,随口道:“凡是从一品兰斋卖出去的兰花,一品兰斋终生回收,且付现银。”

        “所以,那些兰花其实是银子?”庄郡王世子瞪大眼睛,一脸错愕地道。

        月宁安点了点头:“是的,那些兰花就是银子。为了方便每年年底地方官员进京述职,也为了方便那些富商上下打点。那几年,那一盆盆兰草,比银票还要好用。”

        “为什么要这么复杂,怎么送银子、银票不行吗?”庄郡王世子不解地问道。

        “小世子,你把人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要什么直接说,大方的承认自己爱财。这世家大半的人都是口是心非,心里想的是一套,面上表现得又是一套。”月宁安声音清亮,语气轻松,像是闲话家常一般:“再说了,直接送银子多俗,要是被人拒了,连个回旋地余地都没有,大家都尴尬。且,文官大都清高,嫌银子俗气,便是再喜欢,也不会轻易收银子,传出去坏名声。你想想,要是有人求你办事,直接抬一箱银子到你面前,你会怎么想?”

        庄郡王世子想都不想,就道:“我会觉得那人看不起我,居然拿银子砸本世子!”

        “你都不高兴,何况那些清高的文人。”月宁安打趣了一句,见庄郡王世子气鼓鼓的,似有不满,月宁安也不理会他,自顾自地道:“兰花就不同了,兰花长于幽谷,高尚、典雅、坚贞不渝,乃是君子之花,收兰花就显得可调高多了。至少,我看到那些富商、外地官员,给京中的官员送兰花,就没有人拒绝,而私下他们也喜欢互赠兰花,现在一品兰斋虽不回收兰花,但一直有往外卖兰花,时不时也有人买。早年卖出去的兰药,还有一些没来换银子,人家直接看上兰花了,白白让我赚了一大笔。”

        庄郡王世子愣了一想,反应过来,指着月宁安,大呼:“你们这些商人,太奸诈了!”

        “是呀,商人奸诈。”月宁安轻声应道,没有反驳,还自嘲地道:“为了利益,不择手段。遇事就拿银钱开道,破坏朝廷制定的规则,不被君王所喜,也实属正常。有时候我自己,都很讨厌我自己呢。可是,我们商人又有什么办法?”

        月宁安合上眼,掩去眼中的苦涩,故作轻松地道:“如果能清清白白的话着,谁愿意活得满身是刺,满心算计。如果我们不拿银钱开道,那些依靠高官权贵的豪商,能把我们生吞了。为了养家活口,为了养手下的人,我们也只能绞尽脑汁的去挣钱,去钻空子。”

        她也想,像庄郡王世子一样,有个什么都为她打算好的父亲。

        她曾经也有的,却被人……

        生生毁了!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