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52委屈,撞死在宫门前

752委屈,撞死在宫门前

        月宁安心里藏着事,再加上白天也睡了一觉,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天刚亮就醒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这个时候丫鬟还没有睡,起来也无事可做,月宁安想了想,又继续合眼,强迫自己再睡一会。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耳边突然响起鸟雀的鸣叫声……

        声音不算大,但杂乱得很,月宁安一下子就清醒了,彻底没法睡了。

        月宁安也不等丫鬟过来伺侯,就着夜里剩下的凉水,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出去。

        许是听到她的动静,睡在耳房的丫鬟一脸焦急地跑了过来:“姑娘恕罪,奴婢起晚了。”

        “不是你的事,是我起早了。你先去忙,让厨房把我的早膳送到西院,我跟崔大学士一起用膳。”月宁安摆了摆手,示意丫鬟退下,就朝院外走去。

        走出来,月宁安才发现,虽有鸟雀鸣叫声,但声音并不大,也不知她在屋内是怎么听到的。

        月宁安摇了摇头,也不急着回去,就沿着青石小路不紧不慢地走着……

        没走两步,就见身着银色常服的陆藏锋,大步从落院走出来,他身后跟着一脸冷色的陆一。

        月宁安看到了陆藏锋,陆藏锋自然也看到了她。

        陆藏锋跟身后的陆一说了一声,脚步一拐,就朝月宁安走来。

        月宁安自知走不了,没有动,站在原地……

        “还以为,今天见不到你了。”陆藏锋走得又快又急,不过一个闪神间,人就走到了月宁安面前。

        独属于陆藏锋的气息扑面而来,霸道又灼热,月宁安不由地后退一步:“大将军这是要回去了?”

        “出了……算了,直接告诉你吧。晋王妃昨晚被送回去后,皇上念在她爱子心切,被月三娘欺骗的份上,没有治她的罪,只让她回晋王府思过。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她赶在早朝前,拿着血书撞死在宫门口。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陆藏锋一脸冷色,眉眼间隐有一丝不耐烦。

        月宁安一脸错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人死了?”

        “死了!”陆藏锋点头。

        “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月宁安不敢置信地问道。

        陆藏锋再次点头,眸色微冷:“是的!”

        月宁安倒抽了口气:“她拿着血书,告谁?”

        月宁安心中已有猜测,但还是问了一句。

        “赵启安!”他不会说,他是在幸灾乐祸。

        “告赵王殿下,废了她儿子?”月宁安嘴角微抽,不太自然地问道。

        “是。”陆藏锋轻轻点头。

        “呃……赵王殿下,受委屈了。”    月宁安满头黑线,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

        “他活该,不值得你同情。”真要同情,月宁安也该同情他,他才是受委屈的那个!

        赵启安在休妻一事上,给他挖了一个巨坑,坑的他差点爬不起来,他这只是要了一点利息,并不算什么。

        “会有麻烦吗?”月宁安叹气,苦笑道:“废了那么多人,他们的父母必是不甘的。现在晋王妃冒了头,这事无法善了吧?”

        陆藏锋没有回答,默了片刻,才道:“你介意,重查七年前九里坡的案子吗?”

        介意吗?

        当然介意!

        当年的事,每翻出来一遍,每提一遍,她就要再一次承受,当初的无助与绝望。

        重查当年的事,不管是死去的人,还是活着的人,都要再受一次羞辱。

        但她知道,她介意也无用,她也不能因为介意,就让当年施爆的人逍遥法外。

        陆藏锋废了他们固然痛快,但……

        要是律法能再惩治他们一遍,也算是还了死去的人、还有活着的人,一个迟来的公道。

        月宁安悄悄地将手背在身后,握紧,朝陆藏锋笑着摇头:“不介意,真相……不该被掩盖。”

        “真相,也没有必要让人知道。这件事,我会亲自料理,你放心。”陆藏锋没有错过,月宁安一刹那紧绷的身体。

        他知道,月宁安不像她说的这般不在意。

        没有发现就算了,发现了……

        他自然要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月宁安。

        哪怕,月宁安不愿意。

        月宁安默了片刻,沉闷地道:“我不介意让人知道真相,如果案情有需要,我也可以出堂作证。”

        陆藏锋没有忍住,伸手揉了揉月宁安的头:“哪需要你动手,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本将军一根手指就能按死他们,你只管看戏就好了。”

        月宁安第一时间避开,瞪了陆藏锋一眼:“大将军,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我昨晚,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我也说了,你夫君不介意。”陆藏锋低声笑道。

        他的手心还残留着余温,被月宁安避开了他也不恼,他将手背到向身后,悄悄地握紧……

        月宁安给了陆藏锋一白眼,后退一步,朝陆藏锋作揖:“大将军,慢走,不送。”

        昨晚,陆藏锋送她回来,低声跟她解释:“下午……抱歉,第一次经验不足,让你受伤了,你还疼吗?”

        是的,陆藏锋就是这么跟她解释的,她当时差点没被陆藏锋给气死!

        这是解释?

        解释的话,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这么含含糊糊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下午做了什么!

        不仅如此,陆藏锋还怪她脚太嫩,轻轻一碰就红。

        还显摆地说,有了脱鞋袜的经验,给她脱外衣的时候,他就很小心地没有留下痕迹。

        还说,在给她脱鞋袜、衣服方面,他十分有天赋。只要让他多脱几次,他保证他的手法会越来越熟练,速度也会越来越快,哪怕是冬天也不会让她着凉。

        她昨晚,差点没有被陆藏锋的厚颜无耻给气死。

        人不要脸,真的天下无敌!

        陆藏锋见月宁安气鼓鼓的,见好就收,再加上他赶着回城,也着实没有时间再逗月宁安,只在离去前,趁月宁安没有防备,上前,紧紧地抱住她:“什么都不要去想,有本将军在,天塌下来也伤不着你。”

        说完,不等月宁安反应过来,陆藏锋就松开了她,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人,没有一丝迟疑。

        月宁安:“……”好气!

        正主还走了,她想生气都没有对象。

        月宁安憋着一肚子气,直到陆藏锋一行人离开了明月山庄,才感觉心里那口气散了。

        月宁安看着时间差不多,回房换了一件衣服,重新梳洗过,这才去找崔大学士一起用早膳。

        然而,到了西院,月宁安只看到崔轶,崔大学士天不亮就回城,赶着上早朝了。

        没办法,今天是大朝会,崔轶有理由请假,崔大学士没有,他得赶回去上早朝。

        “昨晚,你不应该让崔叔等我的。”月宁安一脸愧疚地道:“崔叔昨晚是不是一下也没有合眼?”

        “哪能呢,他先前就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你放心,我父亲一向重注养生,他不会委屈自己的。走吧,我们去用早膳。”崔轶贴心的为月宁安解释了一句,才带着月宁安朝花厅走去。

        回去了,早膳还是要用的……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