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相声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孤凰在线阅读 - 750心疼,触碰不到的柔软

750心疼,触碰不到的柔软

        月宁安回到明月山庄已是半夜,要说不累那是骗人的,但她还是强打起精,去药房看望崔轶。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陆藏锋自然是跟着一起去。

        连理由都是现成的,崔轶服下解药后,他也没有去看崔轶,他也很担心崔轶。

        月宁安没法拒绝,脚长在陆藏锋身上,她还能不让陆藏锋去不成。

        快到药房,月宁安提前捏了捏脸,让自己看上去气色好一些,又深吸了好几口,而后扬起灿烂的笑,整个人看上去鲜活明亮,充满了活力,半点不见先前疲倦与劳累。

        但陆藏锋知道,月宁安她很累,甚至累到走路都能睡。

        他想起,他每次看到月宁安,月宁安的脸上扬着自信从容的笑,是不是……

        月宁安见他之前也是这样?

        把所有的伤心与无力,都掩在她明媚灿烂的笑容下,将所有的压力都压在心底,独自承受?

        月宁安察觉到陆藏锋在看她,扭头朝他笑了笑:“大将军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让崔叔担心。”

        月宁安的声音清亮、允快,不复先前的嘶哑与疲累。

        “嗯。”陆藏锋闷闷地应了一声,看着月宁安笑容满面,眉眼弯弯的样子,总感觉有什么压在心口,让他很不舒服。

        他想起,在大街上初见,月宁安狼狈不堪,却宁可低下头,也不肯在他面前落泪。

        他想起,在月家再见,月宁安毫无戒备地坐在焰皇叔脚边,完全不顾形象,嚎啕大哭,伤心的就像一个小孩。

        他想起,月宁安在他面前落泪,眼泪一颗颗从眼眶溢出,滑下脸颊……

        那么悲伤,却又那么自持,与在焰皇叔面前,毫无形象的大哭完全不同。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他之前没有多想,只当月宁安性子倔,要强。

        然,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除了在焰皇叔面前外,月宁安在其他人面前身上都穿着一层铠甲。

        她的悲伤、无助;她的慌乱、脆弱;她的胆怯、懦弱,以及她伤心的眼泪、无助的绝望、她铠甲下的柔软,都只会让焰皇叔看到,而他……

        很不幸,也是其他人!

        他看到的也是那个身穿铠甲,将所有的软肋都藏起,自信从容、内心强大,心有谋算,遇到任何事都能不慌不乱的月宁安。

        看着月宁安灿烂的笑容,明亮清脆的声音,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针扎似的疼,也明白为什么焰皇叔、崔大学士、徐老,甚至坏脾气的孙不死都那么喜欢月宁安。

        月宁安把所有的压力与阴暗都留给了自己,给别人的永远是温暖与阳光。

        焰皇叔他们一个个都是人精,哪能不明白月宁安的贴心,而正是明白,他们才会那么喜欢月宁安,那么心疼月宁安。

        就像他此刻的心情……

        他很想告诉月宁安,不想笑的时候不用笑;累了就睡了;厌烦了就撒手不管;害怕了就告诉他,伤心了就哭,生气了就说……

        但他知道,没用!

        他就是说了,月宁安也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当真。

        就算当真了,月宁安也不会照做。

        月宁安她早就把自己当成顶立门户的家主,她早就习惯了给身边的人遮风挡雨。

        在同龄的小姑娘,还在为一件衣服、一件首饰闹脾气的时候,他的宁安已经独自支撑起门户,像个战士一样在商场厮杀。

        在别的小姑娘,为未来的丈夫人选忧愁,为父母的偏心委屈,为父母给的不够而伤心的时候,他的宁安已经长成一颗大树,将亲近的人护在她的羽翼下。

        他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别人有的,他的宁安都要有;别人没有的,他的宁安也要有。

        然而,他来的太晚了。

        就像前十八年的生辰礼一样,他只能补上,而无法陪月宁安一起度过。

        在陆藏锋思绪万千,为月宁安心疼时,月宁安已步入药房,语气欢快地与屋内的说话:“崔叔,子都,你们都没睡?是在等我吗?”

        “小宁安回来了。”崔大学士的声音,是掩不住的喜欢。

        “当然不是!是我和父亲白天睡的太多了,晚上睡不着,便借了孙神医的药房摆了一局。”崔轶一如既往的贴心。

        陆藏锋走进去,就看到崔轶起身,为月宁安拉开椅子,好方便月宁安坐下,甚至还贴心地给月宁安放了一个靠枕。

        “大将军!”

        “大将军来了!”

        陆藏锋走进去,屋内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好在不管是崔大学士还是崔轶,都不是普通人,并不受陆大将军的气场影响,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常,并招呼陆藏锋一起坐下。

        “大学士。”陆藏锋给崔大学士打了一声招呼,在月宁安对面坐下,他没有看月宁安,而是扭头跟崔轶说话:“你恢复得不错。”

        “是孙神医的医术好,还有宁安寻来的药材极全。”崔轶看了一眼情绪不高的陆藏锋,又看了月宁安一眼,眸中闪过一抹了然。

        情绪低落的只有陆大将军,看来不是与月宁安发生了冲突,而是陆大将军生闷气,想要引起某人的注意,想要某人哄了。

        真够闷骚,别扭的。

        崔轶摇了摇头,要不是他父亲与月宁安都在,他真的很想问一句:陆藏锋,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月宁安现在还愿意哄着你,还愿意纵着你的小性子?

        崔大学士与陆藏锋并不熟,平时在朝堂上见面,陆藏锋就是一副冷漠不理人的样子,此时也不觉得陆藏锋什么不对。

        与陆藏锋打了一声招呼,崔大学士就只跟月宁安说话:“小宁安,我刚刚还在跟子都说,幸亏你及时带着药材回来,不然你就见不到你崔叔了。你这次不仅救了子都的命,也救了你崔叔我的命。”

        “崔叔,是出什么事了吗?”月宁安一脸紧张地问道。

        “别担心,已经没事了。”崔大学士一派云淡风轻,半点没有险些丧命的惊慌,不紧不缓地道:“是我计划要去的一户农家,据说那户农家与西域走商打过交道,家里有西域的药材,我便想去碰碰运气。我白天正要去的时候,收到了子都送来的信,说你找到了药材,我便放弃原计划,直接回城了。下午想起此事,就让人代我跑一趟,给那户人家送一份谢礼,没想到……”

        “是陷阱!”

        “是的,是陷阱!”崔大学士苦笑一声:“我果然老了,我要寻西域的药材,正好就遇到一农户与西域走商打过交道,你说这么明显的问题,我当时居然没有注意到?”

        月宁安柔声安慰道:“崔叔您这是关心则乱,您注意到了,心里也猜到了这十有八九是陷阱。但您为了子都,还是选择冒险一试,不肯放过一丝希望。”

        崔大学士的心情,她懂。

        就像明知阎冥京鬼市很危险,能找到药全的可能只有一成,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去了。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不会放弃……

        晚上十点,掉落两更~

        还在找"孤凰"免费小说?

        :    ""    !

        (    =    )